中式英雄诞生法

此文原名是:做英雄的“机遇”

转自07年2月(上)半月的《杂文月刊》:http://www.qikan.com.cn/Article/zwyk/zwyk200702/zwyk20070232.html


讲两个小故事:某派出所辖区内区有户人家母女吵架,已经到点了快要点煤气包的地步,俩管段民警受命前往处理。几乎是在警察一前一后的推门进去的刹那间,煤气包炸了。走在前面的警察身手敏捷,在气浪推过来的一瞬间就势一蹲,走在后面的警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煤气爆炸的火球烧着了,脸上被燎起大水疱,头发眉毛也烧了大半。


在处理这起事件中,应该说俩警察表现都不错,因为他们能及时赶到危险的地方出警。但是评功评奖的时候差别就大了,提薪提职作英模报告当劳模都是走在后面的人,前面的人只成了与英雄一起出警的“同事”。有人跟他开玩笑:你冲在前面有啥用,身手敏捷躲开的可是巨大的名和利呀!


我当兵的时候,长江爆发了“百年一遇”洪灾,我所在的连队奉命守堤,某天晚上江堤决口了。似乎是在一眨眼间浑浊的泥水就灌满了堤内的圩子,许多民居即刻淹没在洪水中,我们连任务由守堤变为到村子里救人。一户一户人家被我们连拖带拽送到了地势高点的山坡上。天色渐渐亮了,人疲马乏的弟兄们腿发软,大都有些连滚带爬的狼狈。这时候,连里一个姓杨老班长被看似平静的圩子里洪水的漩涡卷了下去。跟杨班长走在一起的新兵李军急忙援救,但没有效果,还亏他水性好才避免了重蹈灭顶之灾。


杨班长没了,遗体是三天以后才打捞上来的。连队领导吓坏了,以为出了安全事故,“事故”报道团里,初定为烈士,报到师里已经成为英雄,后来全国性大报、军报都报道了杨班长的英雄事迹,我们部队很快掀起了学习英雄的热潮。


抢救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牺牲了是英雄,这是毫无疑义的,事迹也已经够感动人的了,可是上面的笔杆子在总结他的英雄事迹时,不知头脑中那根筋搭乱了,妙笔道:大家与洪水搏斗了一夜已经精疲力竭,新战士李军眼看就要被突然打来的巨浪吞噬,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杨班长飞身扑去……战友得救了,杨班长却牺牲了。


后来的调子就这样定下来了,杨班长的英雄事迹因为舍身救战友更加锦上添花了,形象升华了。只是苦了李军,有人来采访就要说一遍被救的经历和被救后的感动,到后来任谁来问,打死他也不肯开口了,他又变得“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后来参加抗洪的人都立功受奖,最不济的如我者也得了“嘉奖”,惟独李军啥也没有得到。是呀,命都是人救的,你知足吧!


这两件事一为发生在最近离我也不远的地方,一件事是自己亲身经历的。写出来并不是对两位英雄有什么看法,恰恰相反,我对他们充满了尊敬。尤其对杨班长,在他牺牲的那个日子,我们几个战友经常还会到他的墓地和纪念碑亭去看看。


时势造英雄,只是不知道认定“英雄”的到底有客观标准?冲锋在前的算不算英雄,至少不能因为没有受伤而得到的待遇如此悬殊。否则,难免让人觉得,成为英雄纯粹是一种“机遇”而非行为的本身。更加不能因为要增加英雄事迹的感染力,就把无辜者拉来做“素材”。当然,张冠李戴把他人事迹硬拿来增加份量,而使也许同样是英雄的人成了“受害者”,会伤许多人的心——包括英雄自己。



相关文章:一位遭遇中国式教育的美国母亲……


此文原标题为:遭遇中国式作文

转自《了望·东方周刊》,此文在网络版、电子版《了望·东方周刊》上的具体地址是:http://www.lwdf.cn/oriental/culture/2010020314342929.htm

文:崔米娜Mina Choi)(美国


为了写出一篇完美的文章,可以抄袭别人或者胡乱造吗


儿子现在是个五年级小学生,每到他准备期末考试的时候,我都心惊胆战。


他每次都要把一篇450字的范文一字不差地背下来,一个标点符号甚至一个笔画都不能错,考试时还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把这篇非常严肃的文章写出来——一想到这个,我就很晕。


我总是告诉我的朋友,特别是外国朋友:“你们如果看到那篇范文,一定会倒吸凉气,它对于小学五年级学生实在是太深了。在美国,没有一个10岁的孩子会那样子写文章。”


我记得自己在美国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才刚刚开始学习怎么写主题句,还写不出一个完整的段落。所以,这几年在辅导儿子学习的过程中,我实在对中国小学教育的能耐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最近,我已经不再指导儿子写作文了——这个任务已经移交给了他的家庭教师。这位女老师会教她如何谋篇布局、修改提高。这部分是因为我的中文水平已经渐渐不足以辅导他了,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儿子自己觉得我的参与只能增加他的烦恼。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学校作文课的要求从本质上来说跟我对写文章的理解完全不同。几年前,当他刚刚开始有作文家庭作业的时候,我都会辅导他完成。比如说,如果是写《我学到的教训》,我就会让他回想一下成长经历,从中找出对他有重要意义的事情来写。


但很快,儿子就对这种方法不屑一顾了。他告诉我:“你的方法不对。我只要把别人写的范文背下来,然后改成一篇类似的题材就可以了。你讲的那些不对路子。”


还有一次,他从学校带回来一篇得了很高分数的作文。读完之后,我满脸通红,几乎想撕掉这篇作文。“你在撒谎!里面没有一件事是真的,全是你编出来的!你怎么能这样呢?”儿子回答我说:“可是它看上去很好啊,老师很喜欢。这才是老师想要的文章——你看看我得了多少分!”(尤其是写以助人为乐为主题的作文时,老师会叫学生造假,叫学生美化、拔高自己,而不让学生写出当时遇到某个需要帮助的人时学生接下来真正是怎么“处理”这个遭遇的,一定要学生把结尾写成是升出了援手,帮助了那个需要帮助的人,有时甚至要写成动手帮人前想到了雷锋或其它某个先进人物、典型人物,这种教育方式就是引导孩子们去说谎的一种教育方式。另外一方面,美化、拔高先进人物,塑造一个高、大、全的典型人物形象,不允许新社会中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有任何缺点,不许提新时代、红色新道德、红色新风尚下涌现出来的先进人物的缺点。同理,在对待媒体方面要求媒体尽量能不提社会的阴暗面就不提,要求媒体多提光明面、多提“主流”。——楼主批注)


这件事后来升级到我和先生也吵了一架。先生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听到我的抱怨后,他却不无高兴地说:“几个世纪以来,中国文化一直是以这样的方式传承的:一遍遍地背诵范文和临摹名画,直到掌握其中的奥妙,在此基础上你才能发展出自己的个性和风格。”


听到这话,我怒了:“你是说,原创性不重要吗?创造力不重要吗?诚实不重要吗?”


气愤之下,我抓住几个中国朋友,问他们:“这种写作文的方法难道真的是中国特有的吗?你们难道也认为,为了写出一篇完美的文章,可以抄袭别人或者胡编乱造?”


结果是意见并不统一,有些人说可以,有些人说不应该。但一致的意见是:如果孩子得了高分的话,何必较这个真呢?毕竟,让老师满意不是件好事吗?孩子在学校也会开心的。


气平之后,我坐下来认真读了几篇范文。不得不承认,这些文章写的确实很好,结构严谨,无可挑剔。但只是,它们都不能让我信服——因为没有真情实感,也完全不像一个10岁孩子写出来的。这些“完美的”作文像是出自一个严重依赖家长和老师的“好学生”之手,在背了一遍又一遍范文后,仅仅加入了一些切合题目具体要求的细节而已。


现在,每当儿子临近重要考试,他都会重复同样的过程:写一篇作文,让老师和家庭教师反复修改,然后一字不差地背下来,背到一字、一画、一个标点都不差分毫,最后在考试时默写出来。


我也放弃了干涉他,因为对这种方式我始终不能理解。我坚持认为,这些花在背别人文章上的时间,应当是留给自己写作的,即使一开始的时候很青涩、很业余,充满谬误。而我的儿子也不再在写作方面寻求我的帮助了——他知道,我只会拉低他的分数。

■崔米娜剧作家,现随家人居住上海

作者不愿入乡随俗,作者没迷上新中国博大精深的“教育文化”而是对这种“红色教育模式”始终未能加以认同,不知网友您是支持还是反对这个美国娘们的立场?——楼主评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