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书生论政误苍生

民间乃至官方的“飘飘然”


中国社科院发布2010年《国际形势黄皮书》,称中国军力已排名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无独有偶,最近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所长刘明福在其《中国梦》一书中,强调中国要在新世纪跃居世界头等强国。他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他在书中表达的个人观点在中国军政界“具有一定广泛性”。


笔者浏览了《中国梦》,倒没有发现若干人抨击该书时说的“作者在书中声称中国为了实现这个目的不惜同美国打一场战争”之类的语句。不过,在该书第259、260页中,作者表示认同“地球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和平崛起”,同时又指出“中国的和平崛起并不排斥一种可能,那就是在反遏制战争中崛起”,还强调“没有军事崛起的经济崛起是危险的崛起”,加之在不少章节中也流露出大国沙文主义的情绪(譬如第80页说“中国有做世界领导者的优秀文化基因”),则此书留给外国战略家的印象,同“不惜同美国打一场战争”的说法也相去不远了。


该书文字流畅,举例详尽,有可读性。根据笔者长期从事战略研究的经验,对此书的评断是“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用现代文字评断则为“在战术上正确而在战略上谬误”。


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凭借举世独步的超级大国的地位,设定的国家目标是“领导整个世界”,决不允许出现向其“全球领导地位”提出挑战的国家或国家集团。这早已成为美国的国策之一。显然,这条政策尤其适用于踏上“老二”征途的或明或隐的敌对国家。然则,上述风格的著作和讲话陆续在中国面世,自然引起美国战略家深思。在战略层面,美国由此提出的有关中国深层次意图的问题,总体说来,不外乎下列数点:


其一,诚如刘明福所言,其个人观点在中国军政界“具有一定广泛性”。利害攸关的是,这“广泛性”今后在中国战略导向上究竟会产生什么作用?对美国国家安全究竟又意味着什么呢?


其二,始自2009年下半年,此类著作和讲话络绎不绝地问世,在中国民间和网络上获得狂热的支持;相反,持稳健态度的学者发表不同意见,即动辄被贴上不堪入目的标签。这种现象在几年前甚至一年前都是无法想象的,为什么会在时下出现?


其三,如果上述两点成立,可能迅即引导美国战略家进入第三个问题:趁时犹未晚,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如何因应这一趋势?眼下又应做些什么?


可以设想一下:假如美国决策层得出结论,《中国梦》揭示的日后中国必然要把美国从龙头老大的席位上拉下马的观点,确实在中国军政界少壮派中“具有一定广泛性”并逐渐体系化。诚然如此,西方世界迟早会结成“统一战线”,倾力对中国实行全面围堵。对此前景,中国智库和学者不妨换位思考一下。


前苏联在全球范围内同美国进行全方位抗衡,终至一朝崩溃,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而今日中国处在相对恶劣的国际环境中,周边也缺乏对中国持友善态度的邻国,一旦西方世界领头发难,周边国家也很可能群起而攻之,对中国提出诸如领土、主权的强硬要求。同前苏联比较一下,当年苏联有社会主义阵营之支撑,还有散布全球各个角落的国际共运成员之声应气求,当前中国身处的国际环境较之前苏联更为险恶。


上述中国学界、军界人士对中国国力及战略企图的评估,留给外界的印象自然是经由官方口径,印证了首倡或者笃信“中国威胁论”的西方战略家确实是先知先觉,在客观上为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添砖加瓦罢了。凡此种种,无非说明近年一个“飘”字,从中国民间飘逸而及官场,由表层浸润而至内核,实在为患不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