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关东山 第一部分 抗战前的贼事儿 第二十六章 矛盾生成

北满墨 收藏 3 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size][/URL] 太阳睡了一晚上,精神焕发的跃出地平线,把温暖的光芒撒向了关东大地! 风箱岭上,“松江白”的寨子,聚义厅内。 “老梁,你说这贼帮真行啊,一点儿动静没有。就算是为了咱自己,他也得走走形式来拜谢拜谢咱吧?”“松江白”对于帮助贼帮对付保安队,而贼帮兵没有来拜谢自己,心中甚是不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


太阳睡了一晚上,精神焕发的跃出地平线,把温暖的光芒撒向了关东大地!

风箱岭上,“松江白”的寨子,聚义厅内。

“老梁,你说这贼帮真行啊,一点儿动静没有。就算是为了咱自己,他也得走走形式来拜谢拜谢咱吧?”“松江白”对于帮助贼帮对付保安队,而贼帮兵没有来拜谢自己,心中甚是不爽,嘲讽道,“看来,这‘六只手’杨老爷子也不咋地啊,白眼儿狼一个!等逮着机会我非得和他说道说道……”

梁一眼也点头道:“都说这杨老爷子深明大义,办事讲究,这件事儿确实是办的不咋地……过去一天了,连个人都不来!白爷,要不整整贼帮?让他长长记性?”

“呵呵,贼帮就是咱的房客!有房客欺负房东的么?反了他了!张慕秋管事儿的时候对我是处处恭敬,这杨老爷子管事儿了就不屌咱了?名气大咋了?名气再大也是个毛贼!”“松江白”微怒的说,“他今儿要是再不来人,他就是不把我‘松江白’放在眼里,以后走着瞧!”

说到这,突然一喽啰来报:“白爷,贼帮的四当家的来了,旁边还有个老头儿,在寨子外候着呢!”

“松江白”看了梁一眼一眼,嘴角冷笑了一下,说:“哼,这人啊,是真不扛念道,说着说着就来了。”

梁一眼问道:“咋办?”

“咋办?请吧!”“松江白”冷哼道,“我今儿要摸摸他的脉,撒洒他的气儿……”

喽啰把杨震和唐玉弓领进了寨子,来到聚义厅。

“四当家的真是空闲,有失远迎,见谅见谅啊!”“松江白”佯装热情,嘲讽道,“快快,给贼帮的二位贵客看座!”

杨震与唐玉弓看出了“松江白”的傲慢,心中虽不爽,但坐了下来再说。

“唐四当家的,身边这位莫非就是关东地面儿上名声响当当的贼王‘六只手’杨老爷子?”“松江白”看了一眼杨震,心中有数,知道这定时杨老爷子,但是还是佯装问道。

“白爷,真是慧眼,正是!“唐玉弓点点头铿锵有力的说道。

杨震微笑着向“松江白“点点头问候了一下。

“杨老爷子,白某有礼了!”“松江白”微笑着向杨震抱拳道。

“呵呵,传闻‘松江白’英姿神武,一表人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杨震也是客套的对“松江白”称颂了一番。

“见笑见笑。”“松江白”笑道,话锋一转,“杨老爷子此次亲来鄙寨……”

“老夫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贵寨却有要事。”杨震说明来意,“另外,老夫亲来感谢白当家的那日相助,略表心意,笑纳……”

接着,唐玉弓把手里拎着的一包东西放到了桌子上,并且慢慢的打开,展现出一副画轴来。画轴一侧赫然书有金色的瘦金体“塞外秋光图”几个大字,“松江白”眼睛豁然一亮,认出了这是北宋徽宗所作。此画的创作时间为徽宗被金人囚禁时所作,由于当时环境所限,此期之作实为无上珍品!

“呵呵,这都是屋里屋外的事儿,何足挂齿呢?”“松江白”说道,“杨老爷子的东西实在是太贵重了,白某真是不好意思……”

“白当家的只管拿着,俗话说的好,礼多人不怪。白当家的莫推辞啊。”杨震示意“松江白”收下。

“松江白”早就心仪了这件宝贝,示意左右收下包好,微笑道,“那白某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松江白”本来是想好好损损贼帮的,可是没想到贼帮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自是不好再说什么。

“白爷,有件事还需问一下。”唐玉弓切入主题。

“但说无妨……”“松江白”嘴角一笑,说道。

“昨天鄙帮的三当家的等四人来贵寨携礼拜谢,至今未归,不知白当家的能否给个解释?”杨震说道,

“三当家的?你是说吴松冈?昨天来过我这儿?!”“松江白”一怔,瞪大双眼说道,“真能扯个鸟蛋!”

“你……”唐玉弓听“松江白”出言不逊,暗自偷乐,但是还是要发发火气的。

“唐老四!”杨震叫住了唐玉弓,唐玉弓看了杨震一眼,强忍真火气坐了下来。

“看白当家的意思,是否认吴老三等人来过贵寨了?”杨震问道。

“我说杨老爷子,这人说话要靠谱,而且还要讲良心,恩将仇报不是您这么德高望重的前辈所为吧?”“松江白”怒火渐旺,讽刺道,“我白某说没来过就是没来过,用不着做啥解释!”

唐玉弓心中欢喜不已,最关键的时候就要看自己了,把双方的火气燃到最高点。

“‘松江白’!你放屁可要注意分寸,别把别人熏得够呛,再闪到自己的舌头!”唐玉弓暴怒而起,“我看三哥他们就是让你们给扣了,说不上已经遇害了!”

“唐玉弓,说这话的时候,你要先知道这是在谁的地盘儿上!”“松江白”怒火中烧,“不过现在说也行,多说也行。不过话多无益,别把老子惹急了,让你他娘的话都说不出来!”

唐玉弓见“松江白”的火气已经燃烧的差不多了,在过分的给双方制造紧张氛围,对自己会有危险,于是干脆把眼神转向杨震,看杨震的态度。

杨震沉寂了好一会儿,这时冷哼道:“白当家的,我看你是根本没把老夫放在眼里。算是老夫问的冒昧,也不用这个态度吧?”

“杨老爷子,这面子不是靠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赚的!自己没赚到面子,就别说别人不给他面子!要是看不惯我白某的做派,那贼帮就别屈居于风箱岭了,您这么大的面子找个山头儿还不容易么?”“松江白”本来就受了冤枉,再加上唐玉弓的言语刺激,更是火上加火,也不管他杨老爷子是谁了,就算是皇上,也不让他寸步。

“呵呵,白当家的又不交人,又要逐客,做得够绝啊!”杨震心中大是不爽,但是很沉静,“这是你的地界儿,你有权下逐客令,但是!你得把我们的人交给我们!”

“交人?交啥人?根本就没来,拿啥交?!”“松江白”觉得自己冤枉不清,而对方又死死认定自己扣了吴松冈等人,心中恼火不已,“别说没来我这儿,就是真来了我这儿,就这态度,我也得扣下,吊他三天!”

“啪”的一声,杨震狠狠的摔碎了桌上的茶碗,强压这怒火。

登时,寨子外的喽啰一齐进来五六个,俱举枪冲着杨震与唐玉弓二人!

杨震轻瞟了举枪的几个喽啰,冷笑了一声。唐玉弓一见到五六个枪口冲着自己,心里疯狂的乱跳,双腿微颤,暗叫不妙,自己不是就命断于此了吧?

“松江白”一挥手,五六个喽啰退了出去。杨震面无表情,依旧稳坐,唐玉弓缓缓的吁了口气,狂跳的心平稳了许多。

“送客!!”“松江白”大喝了一声,声音大得出奇,着实把在一旁的梁一眼吓了一了激灵。

唐玉弓愤愤的起座,双眉冷对,恶狠狠的看着“松江白”。杨震缓缓起身,扑了扑身子,淡定的说:“玩火可以,别烧着自己……”

“哼,白某没怵过啥,多大的火都敢玩儿,玩儿的起!”“松江白”冷声道,面带不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