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建设要感谢日本吗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2 2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空军建设要感谢日本吗


2010-03-02 信力建


我在《林彪入关与吴三桂出关》一文中曾指出:当时林彪入关只带了10万人马,其中许多是地方干部,正式的部队,少之又少。被重庆拒绝借用的满洲伪军就象多年满洲八旗一样,如数为林彪所用:他们全部投靠中共,加入了“东北民主联军”。这些伪满军队,绝大多数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年龄大都在18岁到25岁之间,他们不愿意在家种地,当然是要千方百计地找一个“用武之地”。 据《陈诚传》介绍:日军投降后,苏军将关东军六十万人的装备交给了林彪,除此之外,林彪又收编了四十万伪军及保安团队,组成四十个师。而杜聿明当时只有五个军十五个师,军事力量十分悬殊。事实上,林彪部所“借”的军队,除了伪军外,还有日本人。


我们不妨先来看这样一个故事: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到沈阳附近的奉集堡机场,驻扎在那里的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飞行大队的300余人急躁不安,他们慌忙起程向南逃跑,大约走了20多天,这股日军被我军包围。在搞清这些日本人的身份后,东北民主联军总部(简称"东总")马上派出五人谈判小组向他们宣传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指出只要放下武器,可保证其生命安全。经过努力,这个日本航空大队在大队长林弥一郎带领下,于1945年9月底向东北民主联军投降。10月中旬,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伍修权按上级指示,在"东总"司令部接见了林弥一郎及其部队主要军官,开诚布公地表示准备留他们协助我军创办航空学校,待条件成熟后再送他们回国。谈话过程中,林弥一郎始终盯着伍修权腰间佩带的一支小手枪,他的这一举动引起了警卫员的高度警惕。谈话结束时,林弥一郎突然提出:"伍将军,您是否能把您带的这支手枪送给我作个纪念?"这支勃朗宁手枪伍修权的心爱之物,伴随他经历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出生入死久经考验。在一般人看来,将这支手枪送给刚刚放下武器的敌人,似乎不太可能。但伍修权考虑到,林弥一郎之所以提出索要这支手枪,意在试探我方对他们的信任程度。于是,伍修权毫不犹豫地从腰间解下手枪,递到林弥一郎手中。这一举动使在场的日本军官又惊又喜、十分感动。他们一致表示,愿意留下来为建设中国人民空军而贡献自己的力量。后来,林弥一郎回忆说,他刚开始工作是"为了吃饭,为了活下去,为了安全回国";看到共产党人真诚地对待他,他认为只有想方设法完成培养飞行员和其他航空技术人员的任务,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战史》第三章第五节“加强军队后勤建设”记载了四野初进东北时后勤系统留用日籍工人、日籍职员、日籍医生、护士的情况。东北光复后,在东北的日军大部分被遣送回国,但还有一部分留在东北解放区。据当时东北9省14个市的调查统计,共计有31030人到33000人被分配到卫生部、军工部、军需部等部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卫生工作史》记载说,当时卫生部门表彰的立功者有四分之一是日本人。据辽宁省档案馆馆藏的有关资料记载,到1949年,东总军工部留用的技术人员186人中,日本人就有103人,超过50%。 四野日籍官兵中功勋显着者,无疑是原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的林弥一郎部,这支关东军的王牌集体加入东北民主联军时,计有飞行员20名、机械师24名、机械员72名以及其他各类地面保障人员近200人。以这些日籍官兵为骨干组成的东北老航校成为中国空军的摇篮。这里共培养出飞行员160人,其中23人参加过开国大典阅兵。当年的空军司令员王海、空军副司令员林虎、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刘玉堤,以及曾经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张积慧等人都是从这里走出的。


这一段历史原来都是保密的,日本人大批遣返是在1946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1953年又遣返一批日本人回国,其中大部分是我们共产党用的日本人,掩护身份让他们回国。回国的时候让他们把军装都脱下来,把档案都销毁,每个人得的奖章全部都收回。到了90年代,这些日本老兵陆续地回老部队探亲,总政治部下命令,重新做模子,给他们这些四野的日本老战士每个人发东北解放纪念章、平津战役纪念章、渡江战役纪念章,还要加一枚1955年授衔的时候发给营以上干部的解放奖章,重新发给他们。


事实上,共产党进入东北后,被吸收进来的日本侨民并非全部从军追随四野一路征战,还有一部分技术人员因解放区建设急需被分散到中国各地,规模最大的一支是1950年秋,800名日本铁路技术人员及其家属被送抵甘肃天水,负责修建兰州到天水的铁路。1951年春,天兰线正式开始建设,1952年10月1日,在建国3周年时,天兰线提前8个月通车。抵达天水的这批日籍铁路技术人员,除了修建天兰线外,还有部分人员被抽调修建兰新铁路和山西铁路修建改造的工程中。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1956年6月27日在接见日本代表团时,曾有这样的说法:“我们很感激一部分日本人,他们在解放战争时期,作为医生、护士、技术员参加了解放战争,这些更增强了我们与日本人民缔结友好关系的信心。日本的军国主义确实是残酷的,但协助我们的日本人民有很多。”这段讲话虽然很长时间几乎不见诸国内报端,然而,却也揭示出解放军中有大量日本战俘这一历史事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