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画记录征服南非历史 荷兰人南非感受“第二家乡”

城管执法9队 收藏 2 2447
导读:壁画记录征服南非历史 荷兰人南非感受“第二家乡” 2010年07月03日13:45 海峡都市报 欢迎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N特派记者王敏   本报约翰内斯堡专电 南非世界杯32强队伍中,谁来到南非这块土地最有特殊感受,不是富有的英国人,也不是强悍的德国人,而是橙色的荷兰人。100多年前,一部分荷兰人乘船来到南非好望角,开始了对这块土地的征服。南非的大地,留下无数荷兰人与南非本土民族战争与融合的故事,有人把荷兰队在南非的比赛,直接形容为“在第二家乡作战”。至今,南非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壁画记录征服南非历史 荷兰人南非感受“第二家乡”


2010年07月03日13:45 海峡都市报 欢迎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N特派记者王敏


本报约翰内斯堡专电 南非世界杯32强队伍中,谁来到南非这块土地最有特殊感受,不是富有的英国人,也不是强悍的德国人,而是橙色的荷兰人。100多年前,一部分荷兰人乘船来到南非好望角,开始了对这块土地的征服。南非的大地,留下无数荷兰人与南非本土民族战争与融合的故事,有人把荷兰队在南非的比赛,直接形容为“在第二家乡作战”。至今,南非国旗上代表荷兰的颜色仍然醒目。


开普敦 荷兰球迷像在家一样


6月24日晚,开普敦,荷兰队对阵喀麦隆队。这时南非队已确定无缘16强。作为非洲球队,喀麦隆按理会赢得很多东道主的加油,让这场比赛变成自己的主场。但是,开普敦的街头和绿点体育场全变成了橙色的海洋。在长街上,荷兰球迷几乎把整条街都霸占了。


在长街路口的一家肯德基快餐店里,很多打扮夸张的荷兰球迷吃着东西,等待比赛开始。一名老头,穿着橙色短裤、短袖,他的短裤上还有一条尾巴,脸上画着猫胡子,头上戴着橙色的帽子,活生生一个荷兰橙色猫。记者问他,来到开普敦是什么样的特别感受?他耸着肩说:“这儿很好,我在这里很轻松,很自在!这里是荷兰人的骄傲。”后来才了解到,虽然历史上是荷兰人首先到达开普敦,但因为当时武器不及英国人的先进,他们把这块漂亮的土地让给了英国人,自己继续北上,他们的足迹竟然穿越了整个南非内陆。


先民纪念馆壁画 记录了荷兰人征服南非的历史


要想了解荷兰人征服南非的历史,最好的选择地就是行政首都比勒陀尼亚周边的荷兰先民纪念馆。先民纪念馆的壁画向人们记录这样一个荷兰人征服南非的故事。


17世纪中期,荷兰人乘船在大西洋上漂浮,突然他们发现了一个岛屿,就在这里靠了岸,上岸后发现这是个漂亮的地方,就安顿了下来。他们靠岸的地方就是好望角,居住的地方就是开普敦。不久,日不落帝国的船只也来到这里,发现已被荷兰人占领,双方展开枪战。当时的英国强大得无人能敌,荷兰人只好把开普敦留给英国人,他们沿着印度洋北上,重新找一个漂亮富饶的地方。


不久,荷兰人发现了一个好地方,漂亮的程度不亚于开普敦,便决定留了下来,这里便是今天的南非知名港口之一———德班。但英国人的胃口并不满足,跟着荷兰人沿印度洋北上,也来到德班。荷兰人同样又打不过,再次主动放弃。荷兰人决定放弃港口,而开进南非内陆。为了安全起见,首领派出了117人先遣队,探测前方的情况。


先遣队深入内陆后选择北上,他们碰到了食人族。荷兰人的枪炮征服了用刀用矛的食人族。经过谈判达成协议,食人族准许这些荷兰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和耕种,而荷兰人则把枪炮的知识传授给食人族,两家结成友好。


先遣队继续深入,这次他们碰到了更厉害的角色,祖鲁人当时的头领———丁刚。祖鲁人当时在这块土地上算是人多力量大。


两边打了不久,祖鲁人还是败了下来,两边开始谈判。丁刚安排了“鸿门宴”,筵席上丁刚指示手下动手,荷兰人一个活口没留下。这天是1838年2月6日。


几个月后,大部队得到了先遣队遇害的消息。首领决定,一定要为先遣队报仇,终于在西北的一个地方,也就是今天的比勒陀尼亚先民纪念馆建造的地方,发现了丁刚的踪迹,双方在这里大战三天两夜。最终不到千人的荷兰人依靠先进武器战胜了1万多祖鲁人,丁刚被当场击毙。


每年12月16日 荷兰人都要来纪念馆庆祝


先民纪念馆外面的四周雕刻这些领导人的石像,而最大的石像就是那场血战的荷兰人首领雄比勒陀乌斯,后来他的儿子建造了这个城市。比勒陀尼亚,就是为纪念他们父子而命名。


先民纪念馆的台阶设为117级就是纪念当年的先驱者们。现在看来,当年的荷兰先驱在战胜了南非原住民后得到了生存的地盘,但是双方在战争和杀戮中所建立的仇恨,也导致了后来荷兰人后裔的种族歧视政策。


先民纪念馆建立的时间是1949年,那时南非种族隔离制度没有废除。令人回味的是,曼德拉1994年上台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时至今天,荷兰人建立的先民纪念馆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害。每年的12月16日,当阳光从纪念馆顶上的圆孔中直射到最底层的衣冢棺时,荷兰人都要来这里举行庆祝和纪念活动。


在世界杯期间,纪念馆门口会有穿着荷兰传统服装的女性站着欢迎游客的到来。而荷兰人征服南非的历史,就在这个现在被黑人掌管的国家而任游客参观,虽然里面没有黑人在工作,但下面的停车场有黑人在负责。游客们为这样的事感到不可思议。


不得不说,这样的场面算是南非的一个奇迹,也可以说这是曼德拉“彩虹之国”(允许任何人种在南非居住)策略的伟大之处。


对当年征服成功的荷兰人来说,他们让这块土地染上了鲜艳的橙色,给今天到来的荷兰人带来“第二家乡”的感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