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十三章潜入敌占区

犍为李聚 收藏 1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当我离悬崖顶上还有三、四丈之远时,我的双手丢开小鬼子在悬崖绝壁上的绳子,马上攀抓着悬崖壁上的树藤和岩石上的裂缝朝横着的方向攀登,虽然此时是浑身巨痛,手臂酸麻,我都不敢呼出声音来,就连大气也不敢舒舒服服地吸上一口,我怕惊动了悬崖上的川信佐夫……!我只有咬紧牙关,在半空中的悬壁上横攀了二、三十丈之远,我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顺着树藤抓爬了上去,爬上悬崖后,我此时也累得是精疲力竭,远处不停地传来川信佐夫的怒吼声,敌人在侧,岂容我安睡,岂容我休息片刻,虽然我此时的心头很想把身体停下来躺一躺,休息一下,但要面对穷心极恶的侵略者,我是不敢停滞不前和就地休息片刻,于是我强忍着身体的痛苦,强忍着身体的疲倦,马上辨别方向,身体是磕磕跄跄、东倒西歪地向泊罗江边奔去。

风在吼,雨在倾,强盗在追,人饥寒,身伤痛,茫茫慌林路在何方……!

敌人在小青山和泊罗江一线是部署下了“天罗地网”,部署了好几万的精兵强将,强盗还封锁了通往外界的每一条道路,从小青山方向再逃回中国九战区是不可能的事,简直可以说难于登青天。看现在的情形只有潜伏到泊罗江的对岸,潜伏到敌占区,再看事情局势的发展变化,再寻找机会,也许还能脱离敌人的魔掌吧。

这时我听到身后面传来一群日军的吆喝声,再看现在身前除了一条湍急刺骨的泊罗江,我是无路可寻了,看见一群群的小日本鬼子是越来越近。我只有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泊罗江,向对岸游去,冰冷刺骨的河水冻得我全身发抖,脸色是苍白无血,牙齿冻得是直打“哆嗦”,腿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流着血。

当我筋疲力尽的快游到对岸的江边时,又听见河岸上传来日军穿着的大头皮鞋踩着石头上,“刹”“刹”的声音,看来这一股敌人的人数还真不少呢,起码也有将近两百名之多,现在我的情况就是一名三岁的孩童也能打羸我。更不说这些兵强马壮的小日本鬼子。我是赶紧强忍着身上巨痛,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攀抓着河边上的一块礁石,扶抓着石头的棱角沉入江底,我在水里是大气也不敢出,身体也不敢乱动。冰冷的河水,浸泡着身体上的伤口是巨痛难忍,我用嘴巴紧紧地咬着一块石头,我才没有痛苦地叫唤出声音来。小日本鬼子在岸上的追捕,是害的我在水里一手捂着流血的伤口,一手紧紧抓着礁石。

敌人沿着江边是仔细地搜索,他们对岸边上的草丛、树木、石缝他们都一一的不放过,他们还不时向水中和远处的山林之中施放冷枪,“大家给我仔细搜查,如果今天我们发现了李聚,那我们大家就发财了,今天我们千万不要放过一点蛛丝蚂迹,抓到李聚为止。”敌人在岸边上的说话,我躲在江底也听的清清楚楚。

“报告队长,我在水里发现了一块布,好象是国民党的军服料子”。一个日本兵在泊罗江边的石缝里捡到一块布条报道。我怎么如此不小心,掉了一块布条也不知道,小鬼子立刻在我头顶上的岸边上是来回不停的搜索,因为他们害怕放过了这一次发大财的黄金机会。“传令下去,一定要给我角角落落地仔细搜查,李聚藏匿的地方肯定离我们不远。”听到小鬼子的声音,我在水里是更不敢动,但有好几次,敌人的刺刀是贴着我的皮肤擦过。

“他娘的小日本鬼子,你们没有发现人,就给老子赶快离开吧,你们龟儿子些想把老子闭死在泊罗江里不成,如果说我现在还有力气,我早也冲出水面,杀了这些狗日的小鬼子啦!“束手待毙”可不是我李聚的作风。

“没有发现李聚……没有发现……!”

“你们怔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往泊罗江的下游去搜索”,小日本鬼子的队长愤骂道。

“好险”如果他们再迟一秒钟离开,非得把我闭死在泊罗江里,我等他们慢慢地一走远,我才敢顺着礁石慢慢爬上了河岸,这时一阵河风吹来,加上身体浸泡在冰冷的河水里太久,我全身是仿佛掉进了冰窟窿,身体冷冻的颤抖个不停。我猛然吸了几口气,跌跌磕磕向岸边上的崇山树林、草丛中窜去。

身上的巨痛阵阵涌来,伤口也不停地流着血,加上身上的寒冷,只能用饥寒交迫和“病婆婆”来形容我此时的惨景,我现在就是一个深受重伤,并且是饥寒交迫的病人。身上披着寒冬的恶劣天气,我这时也不敢生火来取暖,我只敢找到一个避风的树丛,躺在树丛里休息,想到我自从汶川大地震来到抗日战争时期的年代,在与敌人的艰苦斗争中,早也经过了许多的生离死别,也会懂得怎么保护自已。我赶紧把中华武侠小说里的疗伤内功心法用来调气治伤。体内杂乱的真气在我的调集下,是慢慢地向丹田聚集,然后再从丹田慢慢地向全身扩展,身上的巨痛才慢慢的减缓,可是肚子是越来越不争气,是越来越饿,“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心头就饿的慌。”此话一点也没有说错。我马上在地上寻找能吃的草根,费了我的九牛二虎之力,我才刨到一小把草根,这时饥饿我也顾不上草根还有泥土,我是把草根一把就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的咽哽……。

想不到我这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还过着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时吃树皮、吃草根这样的艰苦生活,因为自从我来到这一九四零年的抗日战争年代,就变成了一个世纪超人,众人对我是“追星捧月”的簇拥,我过的是神仙一般的生活,但现在我的情形也变得“英雄末路”的悲惨绝境。但我看到身上的伤,就想起小日本鬼子对中华民族的贱踏和淋辱,我的心中又充满了强大的斗志精神。小日本在二十一世纪还继续阻挡中华民族的统一大业,阻止台湾回归中国的统一,为台独份子阿扁、小英之流撑腰打气,抢占我国的东海钓鱼宝岛,小日本是贼心不死把我们中国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成为美国在亚洲的反华桥头兵。小日本总有一天你们要为你们的狂妄侵略野心付出沉重的代价,中华民族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想到现在我处的这一个地方离泊罗江的岸边不远,这个地带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区域,如果说敌人在沿河没有发现我的踪影,他们很快就会搜索到这里来,于是我在一个地方,是不敢停留的太久,只要身体能挪动,我是马上又重新换一个地方疗伤。还有狗日的小日本鬼子欺负老子“病泱泱”的,派出他们的飞机在泊罗江的两岸是不停地来回巡逻。害得我在树林中是不敢白天行走,要走都只敢在夜里摸着行走。身上的伤痛在我的慢慢调息下也有好转,但身体离康复也差之六、七……。

川信佐夫拿着从我身上掉下的布条化验报告单,就知道这是我的“少将”衣服上的布料,他也知道我没有死,虽然气得他龟儿子是暴跳如雷,他为了减轻他身上的一点责任,川信佐夫只好向冈村宁次和华中司令部请求支援。冈村宁次和烟俊六一接到川信佐夫的求援电报后,对川信佐夫这一个猛将的失利是痛心不已。

“冈村兄,如果说让川信佐夫继续负责这一次对李聚的抓捕行动,他注定要失败,我们是不是重新派一个人去负责这一次的抓捕行动。”烟俊六一面对派遣军司令部的沉重压力,他对川信佐夫也失去了信心和耐心,而这一次长沙会战的失败和对李聚的军事围剿失败,日军上下也需要一个替死鬼,而川信佐夫是目前的最佳人选。

“司令官阁下,这一次长沙会战的失利,主要是由李聚和中国十七旅引起的,只有消灭了李聚,帝国才能挽回目前不利的局势。”虽然冈村宁次这样说道,其实是替川信佐夫开罪,想说帝国勇士在这一次的长沙会战中已经尽力啦!冈村宁次想说这一次是南京派遣军司令部的战略出错,如果说不是他们下令川信师团和铃林师团停止进攻长沙,那我们大日本皇军早就拿下中国九战区的指挥中心的长沙城。一个小小李聚也翻不起这么大的浪子,与其说帝国十一军的将领在前线出错,不如说是派遣军司令部的头头们的脑袋瓜子发热。战略失败推给身在前线的勇士,这样只会令将士们寒心……!因为冈村宁次也是心存私心,如果说这一次要惩罚川信佐夫,他也没有面子,更重要也对冈村宁次的仕途有一定的打击。

华中方面军司令长官烟俊六一看到冈村宁次愤怒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心里不平,他对于南京派遣军司令部的越级瞎指挥,他也深怀不满,但在这一个等级深严的军队里,他虽然心中充满愤怒不满,但也敢怒不敢言说,有怒气只有发在部下的身上:“冈村兄,虽然说这一次是帝国司令部的战略出错,但李聚只有一百多人的情况下,在川信师团两万多人的包围下,还能成功逃走。这难道说不是帝国军队的奇耻大辱,难道说我们不应该拿来川信佐夫来重树帝国的军威吗。”烟俊六一是拍着桌子,对冈村宁次是破口大骂道。

“司令官阁下,末将不是这一个意思,属下的意思是,如果说我们重罚川信佐夫,我们华中方面军也没有人能胜任这一次对李聚的军事追捕,我们还不如让川信佐夫戴罪立功!”冈村宁次看到烟俊六一发出真怒,马上晃恐的向烟俊六一解释说道。

“这一件事用不着我们操心了,今天早晨我才与南京派遣军司令部通了电话,他们认为要抓捕李聚这样一个狡猾之人,不仅需要军队勇猛,也需要精通于抓捕这一方面的特工人员,更重要的是需要一个熟悉李聚的人来指挥负责这一次的抓捕行动。”

“犍为李聚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难道说帝国军队里还有知道李聚来历的人。”冈村宁次是惊奇地问道,因为虽然他也早也听说过李聚的大名,但他一个精通中国军事情报头子的人,都不知道李聚的来历,更不说其他人。

“冈村兄,你不要这样自负,在帝国特工部队里,就有一个人对李聚非常了解,她就是我们的帝国之花川岛芳子小姐,川岛芳子在成都市的时候,他们在成都市就也交手多次,虽然川岛芳子是每一次的落败,但要说李聚的对手,目前只有川岛芳子最合适。”烟俊六一说道。

冈村宁次听到帝国派遣军司令部这一次是派出川岛芳子前来捉拿李聚,他是苦笑不已,他想说“帝国无良将,芳子作先锋。”但他心里也祝愿川岛芳子能够成功,对于李聚这一个仕途拦路虎,有人能消灭是好的。

日本南京派遣军司令部这一次派出李聚的“老对手”川岛芳子前往华中督战,捉拿李聚。虽然在成都市川岛芳子对李聚是屡战屡败,必竟她对李聚的情况是非常之熟悉,知道我的一些情况,因为李聚就差一点就成了川岛芳子的裙子之臣。小日本侵略者也想从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的计策中破解李聚,捉拿李聚,除去李聚这一个心腹大患。

小日本鬼子把在泊罗江两岸的五十公里范围之内,列为这一次重点搜索的地区和对象,并用飞机向沿江两岸的村镇发下了印有李聚头像的通缉令,告示宣称:对凡是窝藏李聚的,协助李聚逃跑的,将被血洗全村。敌人在两岸还设下重兵围堵,来回地毯式的搜查,敌人的举动也令我草木皆兵……。

我被一阵阵“尖锐”的狗叫声从梦中惊醒,我睁开眼睛,才发现满山遍野是一片火光,人声喧哗,只见敌人是黑压压的人群,并以密集逐寸的方法进行搜山。他们每一个小队都配备了两只猎狗,一个小队的日军就有十多个人,每个人都手持着冲锋枪和三八式步枪,这时一队日军牵着两只大猎狗向我的藏身之处搜查过来,我连忙掏出一把匕首含在嘴里,双脚夹着树杆,“唰”的一声飞快爬上一棵参天大树,躲进它的茂密树叶之中。十多个敌人和猎狗很快搜索到我的这一棵树下,猎狗是一阵“汪”“汪”地狂叫,就向我的这棵树下扑了上来。

小日本鬼子一看到猎狗有异常情况,马上持枪围攻上来,“八格呀噜”有情况!准备射击”。我听到小鬼子的鸟语,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说小日本鬼子发现老子,如果说发现了我,大不了老子今天给狗日的小日本鬼子拼了,我手持着匕首,正要准备飞下树与敌人进行撕杀。忽然从大树下的草丛里飞出来两只野鸡,原来野鸡受到猎狗和小日本鬼子的骚扰,它们“扑”“扑”地拍打着翅膀,向外飞逃!猎狗看到野鸡的飞逃,也兴奋的“汪”“汪”地向野鸡追去。

“死瘟鸡”你们也出来筹什么热闹,我们还以为是李聚,害得我们是空欢喜一场!”小鬼子在大树下是裂牙暴嘴地大骂野鸡。

真是太险啦!今天不是两只野鸡的话,我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落到小日本鬼子手里的话,可能是生不如死……。

这时满山遍野搜索的小日本鬼子被另一山头的喧哗声吸引了过去。看到小鬼子的离去,我想此时不走,等待何时!我还是害怕小鬼子给我杀一个回马枪,因为下一次不可能还有奇迹出现,还有野鸡出现救我。

我刚攀下大树,就看见还有一个小日本鬼子在一棵大树下小便。想到我的这一身衣服是早也破烂不堪,更不能遮风挡雨,更不说保暖热身啦。而把这一个小鬼子的衣服、裤子夺下来,给我自己穿,岂不很好,一来可以保暖身体,二来还可以掩饰我的身份,也方便我在敌占区行走,真是一举两得。有了这一身狗皮,我也用不着偷偷摸摸的。我杀了这一个小鬼子,说不定他龟儿子的身上有干粮也说不定……!

我是轻手轻脚的悄悄地摸到鬼子兵的身后,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干嘛,这样急,等一下,我小便完了,我们一起走,明天我请你喝酒。”鬼子兵的手逮着他“麻雀”抖着尿说道。

“喂”“喂”小日本鬼子,你龟儿子给我们中国的森林施肥,我对你说声“谢谢”你的尿。但你污染了我们的森林环境,我要杀了你。”我对他笑侃道。

“你是谁……”正当他要发“八格”的叫声,我赶紧伸出一只手捂着小日本鬼子的嘴巴,让他想叫又叫不出声音来,小日本鬼子你要跟老子作对,那老子马上送你上西天!我手中的匕首是迅速插进了他的脖子,小鬼子一声不“哼”的就死在我的手上。我赶紧把他身上的衣服和裤子扒下来,马上穿在自己的身上,顿时身上是立刻变得暖和起来,就是裤子上有一点尿臭味。还有美中不足就是衣服、裤子对于我来说是非常肥大,不合身,穿上小鬼子的这一身衣裤,比潘哥演出的小日本鬼子还“滑稽”可笑。

我把小鬼子的三八式步枪扛在肩膀上,大摇大摆地学着小鬼子走路的样子,就向山脚下走去。我穿上小鬼子的衣服还真方便、顺利,一路上没有人对我进行盘问,我就很快来到山脚下的一个市镇,这个市镇还有一点大,初据规模,起码有一两百户人家,虽然有近两百户人家,但街上是人烟稀疏。

我走到一家餐馆面前,一股大米饭的香味突然飘了出来,我闻到得香味,肚子就马上给我提出了抗议,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嘴巴也是直吞清口水,因为我也有好几天没有吃过大米饭。想到今天反正身上还有一些大洋,老子就好好地嗟上它一顿,以解我的这几天的饥饿之苦。

走进饭馆,吃饭喝酒的客人见我一个日本兵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以为我要吃人似的。肚皮饿的慌,我也顾及不上这些人怎么看人,他们不吃,关我何事。“老板把你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菜,全部都给我端上来,”我大声的叫道。

“太君,您坐好,您的好酒,好菜马上就来,”老板在我的面前是点头哈腰的媚言道。他亲自赶紧给我擦桌子,抹板凳的,也给我倒了一杯热腾腾的茶……!

“酒不要给我端来,要端就给我上一碗米汤吧!”,老板对我的话虽然感到奇怪,但又不敢违抗我的命令,他马上给我端上一大碗的米汤。我喝下了米汤,那滋味简直不摆了,马上是爽口爽心爽“呆”了,喝下一口米汤,仿佛精神都增强了一分。米汤是大米的精华,我是一连喝了三大碗的米汤。

看见店里的客人把我当成瘟神,躲开我,我就很生气,因为我又不吃人,不知他们怕我干什么。“你们看着我一个人吃饭,多不好意思,你们也坐下来吃饭吧!” 我赶紧招呼他们道。

“谢谢太君,我们不饿,您慢慢吃吧!”你看我们中国老百姓好软弱,软弱才成全了侵略者的兽性残暴,中国亿万民众你们几时能够坚强起来!……看见他们这一个样子,我就内心悲痛。

“滚开”“滚开”。老板快给我们腾出一张桌子来,然后把你们店里的好酒好菜给我们端上来!”这时几个梳着汉奸的中分头,身穿着黑色劲装衣服的,腰间上都挎着一支驳克枪,他们还押着两个漂亮的女人,走进饭店就吆喝道。

“南队长,您们这一次又立新功啦!您老的好酒、好菜马上就到,我先给给您们倒一杯茶解渴!”老板说道。

这几个汉奸坐在一旁是大声武气地说话,完全不理会他人的感受。这时他们的声音传来;“队长,我们这一回进山搜捕李聚没有结果,但我们回来时候,却让我们抓到了两个漂亮的女游击队员,老天待我们不薄啊!我们把两个女游击队交给大日本皇军,我们也可以发一点小财!”一个汉奸说道。果然我没有猜错,是他妈的一群汉奸走狗。

“小六子,要是咱们这一回抓到了犍为李聚,那才叫发大财呢,黄金一万两,我们花几辈子也花不完的,”狗屁汉奸南队长坐在板凳上,啃着五香瓜子,做出他春秋大梦说道。

“队长,你还不知道那李聚可是长了三头六臂,功夫也是十分了得,枪法奇准,加上他心狠手辣,听说死在李聚手中的皇军也有好几百人,听说李聚的手还没有挨着别人的脖子,还没有见到他的人影,就只听见脖子“卡刹”一声,脖子就断了。”一个汉奸高声吹嘘道,害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说的特别大声,我在一旁听到也都觉得好笑。

“就是啊队长,我还听说这一个李聚在成都市大败川岛小姐,大日本帝国的第一高手武月横夫都死在李聚的手中,如果我们碰到了李聚,八成都没有命啦!”狗日的汉奸在老子的面前是越吹越玄,简直就是在神吹《西游记》。不过我听了也喜欢,因为这样也可以对汉奸走狗起到一点威慑作用,叫他们不能胡作非为。

“队长,这两个女游击队员还长得不错,今天晚上不如先让兄弟们高兴、高兴啊!我们明天才把她们交给皇军。”狗日的汉奸特务,酒肉吃饱了,就打起两名女游击队员的歪主意。

“你奶奶的熊,一个个见到女人都给老子流清口水,不过你们说得,也正合老子的心意,我们把她们带回侦缉队,明天再把她们交给日本皇军处理。”南队长淫秽狂妄大笑道。

两个女游击队员听到他们狗汉奸下流无耻的话,气得是脸色铁青,咬牙切齿怒目注视他们。

“看什么看,“臭娘们儿”,今晚就让你们尝尝老子的厉害,到时候你们就会“亲哥哥”“好哥哥”地叫我们不停。”南队长一边淫笑,一边伸出手就抓着一名女游击队的肩膀,一只手就向女游击队员的胸部摸去。

看见狗汉奸的嘴脸,老子就气得要吐血,民族怎么出了这些汉奸祸害,下流无耻的败类。我马上站起身来,走到他们的面前吼道:“八格呀噜”老子看见漂亮的美女妹妹,也把老子的心逗得心痒痒的,你们快把两个女游击队员送给我,让太君也高兴、高兴!我向这群狗汉奸吼道。我虽然不知小日本的“八格呀噜”是什么意思,但我也是依样画葫芦学着他们的样子说出来。

“太君,这两个女游击队员是我们辛辛苦苦得来的,今天您这不是明摆着是要抢我们的功劳吧!”

“你们的、良心的、大大的、坏了、坏了的,有漂亮的美女也该先让皇军的享受,”我愤怒走上前,“叭”“叭”就给我顶嘴的汉奸几个响亮的耳光。

“太君,兄弟们是说话不知轻重,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这里有十块大洋,您就拿去慢慢的喝茶。”姓南的汉奸队长马上摸出十块大洋,走到我的面前,双手奉上孝敬我道。

“十个大洋就想打发太君走,你们的良心是大大的坏了,今天把漂亮的美女妹妹给我留下,我的还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因为我今天是好不容易碰上了两个女游击队员,怎么能让他们狗汉奸轻意的得手,如果说我有了游击队员的帮助,我才能早日回到中国九战区,回到美丽成都……回到红粉知已的身边,以解我对她们的相思之苦。

“太君,今天您不要得寸进尺,我跟你们日本宪兵队的叶翻译是亲戚,我们不怕你。”汉奸走狗见到我荤素不吃,马上在老子的面前狂妄嚣张起来。

“你们敢给皇军较劲,你们死了的,”我飞起一脚,就把这个姓南的汉奸队长踢出大门外,只见南队长的身体“叭”的一声飞在大街上,身体在地上是连滚了几转,过了多久,南队长才慢慢爬起身来,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出来,如果不是小不忍乱大谋,我早就出手干掉了这几个汉奸走狗。我的眼睛马上对店里的几个汉奸一悚,“你们要我踢出去,还是你们自己滚出去”。

“太君休怒,我们就不用您操心了,我们自己滚出去就是”。狗日的汉奸走狗还真听话,在地上是连滚带爬的,滚出了饭店,扶起街上的南队长,马上在我们的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