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北望 正文 17、中缅交锋

universer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6.html[/size][/URL] 任应建带回苏小盈的时候,大家确实为难了一阵子。毕竟现在眷属都在泰国,剩下的都是战士,每天行军打仗,都是在枪林弹雨中穿行,实在没办法带着她一个女孩子。 就在几位长官和土人还有华侨商议有关苏小盈的事情之时,任应建已经将整个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戴兴桦和钟铭夏,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6.html


任应建带回苏小盈的时候,大家确实为难了一阵子。毕竟现在眷属都在泰国,剩下的都是战士,每天行军打仗,都是在枪林弹雨中穿行,实在没办法带着她一个女孩子。


就在几位长官和土人还有华侨商议有关苏小盈的事情之时,任应建已经将整个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戴兴桦和钟铭夏,苏小盈在一边托着腮听着,看她的神情,就好像那三个人议论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让她感兴趣的传说或者故事。


“你会讲汉语,那你一定和华人或者马帮有接触吧?”钟铭夏一开口,戴兴桦和任应建就交换了一下眼神,戴兴桦耸耸肩,任应建则一摊手,两人的意思很明确:这个钟铭夏,又开始了。只是苏小盈没有看到他们俩的小动作,钟铭夏看到了也没有什么反应,继续不动声色地问话。


苏小盈有点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脱口反问:“对,你怎么知道?我很小就没了父母,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一开始我跟着叔叔,一直到我十岁的时候,有一次叔叔出门再没回来,婶婶就把我赶出家门了。后来我在马帮当中长大,所以我会讲汉语,也会讲缅语。”钟铭夏礼节地笑笑,又问:“那你为什么去了猛果?要知道,缅军驻扎在猛果,那地方对你一个女孩子是很危险的。”


“那是我叔叔家。”苏小盈低下头,小声说,“我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马帮抚养了我六年。我现在的名字也是他们取的。到了我大约十六岁的时候,发生了缅共和马帮之间的火并,我趁乱逃出来,就一直在泰北地区流浪,后来又遇到马帮,他们愿意收留我,可是他们贩毒,我就又逃出来,在缅甸做女工,勉强能够生活。”苏小盈说着,抬起头继续道:“我叔叔家在猛果,虽然婶婶那时候将我赶出家门,可是……”


苏小盈的眼中开始有泪水,她有点说不下去了,钟铭夏却继续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地追问:“可是什么?你还是忘不了她的好?”任应建和戴兴桦又对视一眼,知道即使苏小盈这时候放声大哭也不会使钟铭夏因为同情而停止追问,索性都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钟铭夏看似无心实则步步紧逼的提问。


苏小盈揉了揉眼睛,带着微微的哭腔回答:“可是我遇到原来的邻居,说婶婶出事了,虽然婶婶对我不好,可是叔叔婶婶的女儿,我的侄女,今年才不到三岁,也死了!”说着,苏小盈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我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你们拿着枪,枪上的刺刀还带着血,我以为是你们……”


钟铭夏已经听任应建描述过了遇到苏小盈的场景,听到这里又向任应建瞄了一眼,任应建却没有注意到钟铭夏,只是有些不忍地看着苏小盈。戴兴桦低着头,显然也是同情这个缅甸姑娘的。钟铭夏没有理会苏小盈的哭声,却继续追问:“你以为是我们的军队?那你还疯了一样地冲上来,难道你不知道,如果我们真像你以为的那样残暴,你这样做,必然是以卵击石吗?”


这个问题似乎是在怀疑苏小盈是故意的了。不过苏小盈没有听出来,只是抽噎着说:“我当时已经吓坏了,什么都没想,只想着杀了我婶婶和侄女的人是禽兽,他们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抢了我们那么多东西,索性让他们也一起杀了我算了!”


钟铭夏闻言,摇了摇头:“苏小盈,你太天真了,如果你遇到的不是我们而是缅军的话,他们才不会直接杀了你,他们要玩够你才会杀了你,或者他们可能根本就懒得杀你,而是直接将你随便丢弃在什么地方自生自灭。”苏小盈这才想到可能发生的后果,不由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同时回过头看了看任应建,任应建本来看着苏小盈,突然目光相对,有点尴尬地移开视线,道:“其实……其实你现在不用怕了,中国国民革命军不会那样对待你的。”苏小盈点点头,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又看了看戴兴桦,戴兴桦没有注意,也没有反应。


“所以这不是你呆的地方。”钟铭夏缓和了语气,对苏小盈说,“我们每天都要面对这些嗜血豺狼,不一定在哪里就会和他们短兵相接,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遭到轰炸或者机枪的扫射,我想李将军一定也不会让你这个时候留下来受罪,一定会想办法送你到比较安全的地方。”


说到战争,戴兴桦和任应建想到他们每天都在与之周旋的缅军,心中一阵沉重,突然都严肃了起来。钟铭夏见苏小盈不再说什么,便也没再多说,朝戴兴桦和任应建点点头,转身离开去了另一边。苏小盈转过头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可是看了两名上尉军官凝重的表情,又不知如何开口。


大家讨论一番之后的决定,是让苏小盈先由刚好由缅北一带过境,避过了缅军视线来看望为孤军,并送来了医药的泰国华侨带去和眷属安置在一起,等战事平静了之后,眷属都回来了再说。苏小盈本想说留下来和孤军在一起,可又想到钟铭夏的话,还是答应了。


猛果一战,严重地挫伤了缅军的锐气,也激起了缅甸政府更大的仇恨。缅甸空军开始了更加疯狂和密集的轰炸,结果不仅无用,而且狼狈。可以说是完全没有制空力量的孤军击中了缅甸空军总司令的座机,总司令跳伞仓皇逃窜,飞机则撞在了景栋山上,解体坠毁。


空军的惨淡战果加剧了缅甸政府对复兴部队的仇恨。猛果夜袭成功之后,孤军趁着略占上风的契机,又一次向缅甸政府提出照会,请求释放代表孤军方面去景栋和谈的华侨,同时吁请缅军不要继续切断孤军的退路。然而他们从缅甸政府那里的到的回答,确实气急败坏的谩骂,缅甸政府痛陈孤军发动“无耻的夜袭”是“残忍”的行为,同时继续增兵,并发出了警告,声称缅甸国防军将在六月五日发起总攻,将这些侵略缅甸国土的、中国军队的“残余”一举消灭。


1950年七月五日一早,缅军第一次信守了承诺,如约发起了进攻。然而这场突然袭击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因为还没等到中午,缅军就狼狈地丢下了一百多具尸首、四辆军车和三百多俘虏,灰溜溜地结束了这一次冲锋。孤军方面,则有十一名忠烈男儿,为国捐躯。尽管他们的身份也许不会为他们的祖国和政府所承认,也许台湾任何国军阵亡将士公墓都没有他们的位置,但是孤军战士们却小心翼翼地找回十一名烈士的遗体,实行火葬,又收集了他们的骨灰,预备着有一天,无论在哪里,只要他们能够有片刻的安稳,便为牺牲的同胞建一座忠烈祠。


紧接着,便陷入了一个月的胶着期,谁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然而到了八月五日,缅甸政府发布了全国动员令之后的总攻击令,缅军疯狂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孤军才尝到了进入东南亚以来的第一次恶战。复兴部队被迫撤出猛果,接着撤出公路线,向老挝边境的山区撤退。


“两个月以来我们惨淡经营的基地,就这样再次失去了吗?”撤退的途中,任应建还不甘心地咬牙切齿。钟铭夏表情沉重,什么都没说,戴兴桦则握紧了拳头:“一旦退入丛林,又要面对瘴气、毒蚊、野兽,无处躲避风雨,那我们的希望会更加渺茫,所以我们一定要找机会打回去,重新建立我们的基地!”


这支队伍中弥漫的,除了戴兴桦这样的决绝,任应建这样的不甘,还有另一种情绪,对一支流落异域的军队来说,可以理解,却是可怕的,就是茫然。经历了长久的黑暗之后,未来的光明刚刚微弱地闪烁一下,便又被无情地熄灭,陷入了更加令人窒息的黑暗当中。


即便如此,缅军仍然紧追不舍。两门重炮、四挺机枪将孤军团团围住,集中炮火向包围圈内射击,大有斩尽杀绝之势。孤军剩下的弹药,已经支撑不到第二天,摇摇欲坠的山洞中,李国辉将军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守在山洞外的钟铭夏、戴兴桦和任应建看不清几位将领的申请,只能借着透进山洞的微弱残阳,看出每个人脸色都是苍白的。


哨兵领来了一个衣不蔽体、满身伤痕的人,脸上、手上都是荆棘刺伤的伤痕,还带着血迹。他是缅北地区的一位华侨首领,戴兴桦认出他来,不由得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急忙放行,同时自己也跟了进去。


侨领带来了一个令人悲愤而震惊的消息:缅甸政府将大其力、小猛棒、猛果、阿卡等地区的华侨,无论男女老友统统逮捕,严刑拷打,横加凌虐。大家都看到过缅军如何对待他们自己的本国同胞,自然不难想象出他们会如何对待华侨。一时间,大家不禁面面相觑。


带来消息的侨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李将军!各位长官!你们是祖国的军队,救救我们这些在海外漂流的、中华民国的子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