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有个“活人狩猎场” 专为大款供“人兽”




合肥报业网-合肥晚报


一个偶然的发现


一天,正在朋友家里做客的一名俄罗斯政府官员,无意间瞥了一眼朋友的儿子正在观看的录像,只见画面上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起先他以为是一部进口大片,再仔细看时,发现剧中人说的竟是俄语,并且还是原声记录,风土景色也都是本国的。凭感觉,他意识到这是一部不一般的“纪实片”。为了弄清究竟,他以借用几盘娱乐录像带为由,将这盘带子裹

夹在了其中。


他将这盘录像带交给了莫斯科警方,经审查,结论令人吃惊:这是一伙穷奢极欲的大款们玩的一出开心游戏——“狩猎活人”!


“狩猎活人”的游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它发生在什么地方?这位俄罗斯官员不知道,警方也不知道。从录像上看,“狩猎活人”的游戏似乎是发生在原始森林里……


莫斯科警方从追查录像带开始,顺藤摸瓜,终于让一宗骇人听闻的人上人乐园“狩猎活人”案大白于天下。


“狩猎活人”的出笼


早在1994年,俄罗斯警方就曾破获台嘎度假村的“猎人”案。“狩猎活人”游戏案与“猎人”案异曲同工,都是拿活人当靶子。


活人又是怎么当上靶子的呢?


1993年,俄罗斯一伙为富不仁的新贵在西伯利亚地区一个名叫台嘎的原始森林里开设了一处“狩猎场”,起名为台嘎度假村。


这个以狩猎招揽客人的度假村,是专门吸引俄罗斯、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的一些阔佬、新贵们来打猎消遣的。


度假村刚建之时鸟兽繁多,狩猎者高兴而来,满载而归。度假村生意兴隆,收入自然丰厚。可不久之后,由于过度狩猎,鸟兽所剩无几,度假村营业额也开始下降。


台嘎度假村的老板叫根纳季,他一看生意维持不下去,左思右想,想出一个生财的怪招:“我要让人们玩一种新的‘火力对抗’游戏。”于是他进口了一批国外的游戏枪支,打算让客人玩这种新游戏。不料因成本太高,这批枪支也只好束之高阁了。


这时,发生了一件事。有一个随主人来度假村的仆人,名叫安德烈。他因一些琐事惹恼了他的主人,结果被醉酒的主人开枪打死。老板根纳季与这位款爷沆瀣一气,一起将安德烈的尸体扔进森林,然后对外谎称安德烈被野兽咬死了。


他们的谎话居然躲过了警方的调查,一切相安无事。其实,在这片茫茫大森林中,人员失踪也是常有的事。以此为掩护,何乐而不为!于是,老板根纳季受到启发,他开始采用“狩猎活人”来发不义之财。


“活人靶”由何而来


狩猎的“活人靶”由何而来?老板根纳季早有算盘。他让一帮打手开着汽车以招雇工为由,把各地城乡的流浪汉连蒙带骗绑架到度假村里来。他告诉这些被绑架来的人:“我请你们来这里,是想让你们陪客人玩一种游戏,也是帮你们找口饭吃。游戏中,对你们射击的子弹不过是些假子弹,你们不会受到伤害的。”而最后,这些人无一例外地成为了枪下之鬼。


所作所为比台嘎度假村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人上人乐园却一直财运亨通,多年来没有受到任何怀疑。人上人乐园能够生存得如此自如,究其原因,它的经营确有“独到”之处。


人上人乐园开张的时间比台嘎度假村早一年多,所雇用的人员和充当猎物的活人——“人兽”也比台嘎度假村多得多。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台嘎度假村“猎人”案发生后,人上人乐园仍然“持照经营”,要不是被莫斯科警方发现追查,这里的“经营”还会继续下去。


原来,当地警方参与了人上人乐园“狩猎者协会”的这桩“狩猎活人”的“生意”。这里的活人靶大多数由警方提供,提供者还美名曰:以毒攻毒。


人上人乐园的老板叫亚历山大·顿斯柯伊,从乐园“狩猎者协会”挂牌之日起,他就与当地警方开始了密切的合作。因此,人上人乐园的“人兽”就能源源不断地得到供给。


人上人乐园的“人兽”


同台嘎度假村一样,人上人乐园也位于西伯利亚的密林中。所不同的是,人上人乐园“营业面积”比台嘎度假村大50%以上,约占地50公顷。老板顿斯柯伊在乐园内投放了37名“人兽”,而“人兽”的数额基本保持不变,一旦减员就随时补充。乐园内的“人兽”一律着红色套装。


人上人乐园的“人兽”全是警察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或吸毒者,乐园为此还与警方签定了“合同”。“合同”规定:甲方(乐园)每天按规定向乙方(警方)提供丰厚的、有一定比例的提成,并负责“畜养”费用;乙方则保证乐园的“安全经营”,并介绍“特邀嘉宾”前来“打猎”消遣,特别是负责向“人兽”提供毒品。“合同”还规定:“人兽”在乐园内从事冒险事业,“生死由命”,所有人身意外均与乐园无关。


乐园为防止“人兽”开小差,还硬性规定:“人兽”每晚必须到乐园内指定地点休息;“人兽”白天“工作”时只能随身携带供一餐食用的干粮和饮水,早晚两餐由“乐园”管理人员“特快专供”;倘若“人兽”有意违反“规定”,除了要鞭刑之外还将被停供10天毒品。


人上人乐园的制度


顿斯柯伊还煞费苦心地制定了一系列管理措施,特别是乐园采取的内部会员制度,更是细致严密。


首先,乐园成立了“狩猎协会”,所有来乐园“打猎”的顾客必须是该“协会”的会员;其次,新会员必须在老会员的介绍下,经“协会”的批准方能入会;第三,该“协会”不发展非俄罗斯籍会员。


顿斯柯伊还规定:为了替来乐园“狩猎”的会员保密,所有会员前来参加活动时均可填报假名;会员平时不缴费,但每次“狩猎”需要交纳15万美元,“狩猎”活动一次为15天。


在“狩猎”期间,顿斯柯伊还规定:为每个会员配备一名高级妓女,并免费提供各种饮料、名酒、美食。高级妓女负责该会员的消魂享受,如果该妓女能够缠住客人,让客人在“狩猎”期间沉溺于酒色而“乐不思猎”,该妓女就可得到数额为一万美元的“保护野生动物奖”。然而,大多数会员是酒色、狩猎两不误的。即使是这样,只要客人一进入“狩猎”状态,他就将得到“协会”为每个会员提供的“打猎”用具:长短枪各一枝、铜壳子弹500发、特制军用匕首一把、高倍望远镜一架、性能优良的越野吉普车一辆。同时,还配备一名车夫兼保镖。


人上人乐园在“狩猎”规则上也有一些“独出心裁”之处:“会员在乐园内可以自由枪杀着红色套装的“人兽”,但每次“猎杀”的“人兽”不得超过3名;除规定时间外,其他时间属禁猎时间。


“人兽”每次“工作”五天,其他时间可在乐园内的“安全区”休息,以养精蓄锐,避免疲于奔命增加被射中的机会。“猎手”虽然可以在通往“安全区”的各条小道伏击“人兽”,但是不得进入“安全区”。


100万美元的代价


一个名叫尼古拉·列尔切夫的狩猎者,偶然从一个朋友那里得知,在西伯利亚某处的原始森林中,竟然有人上人乐园这样一个美妙的地方,于是他动了心。


尼古拉·列尔切夫通过这位朋友介绍,化名为布哈林,加入了人上人乐园的“狩猎协会”。他除了“狩猎”之外,还打算再捞它一把。


驱车至远离都市的人上人乐园,下车伊始,这位大款就显示出了贵族气派。尼古拉·列尔切夫向乐园的老板、“狩猎协会”的主任顿斯柯伊提出:“我花100万美元包租你的猎场,共租10天。我想在这里进行私人‘围猎’活动,怎么样!”


“行啊!”顿斯柯伊顿时心花怒放,满口答应。100万美元不是一笔小钱,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天价,加上财迷心窍,他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个要求。


他接受尼古拉·列尔切夫的要求,就等于同意让尼古拉·列尔切夫胡作非为。他甚至都没有通知与他合作的当地警方,一心只想独吞这笔从天而降的巨款。结果,他“苦心经营”的这个乐园在多年的平安无事之后,终于有了这一次使它毁于一旦的“疏忽”。


《围猎人兽》的大制作


1999年的初夏的一天,凌晨3时,天已蒙蒙亮,一直神经紧绷的“人兽”们正在做着香甜的梦。这时,尼古拉·列尔切夫将20条日尔曼狼犬运进了人上人乐园,悄悄地进入了他事先安排的伏击地点,他的一伙人也偷偷地包抄了“人兽”的住地。一切准备就绪后,尼古拉·列尔切夫的脸上浮现出冷酷而狰狞的笑容。


尼古拉·列尔切夫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边喝咖啡边吸着雪茄烟,他正在等待着日出。当东方出现鱼肚白时,他看见两名骑着快马的伙夫带来“人兽”一天的两顿干粮,送来后又匆匆离去。


今天,这些“人兽”也太大意了。以往,他们在吃过早餐后都会“职业性”地迅速地离开自己的栖身之所——地下室,然后脱兔般地朝距离地下室仅50码的密林狂奔。也许这些“人兽”今天是过分贪吸毒品了,他们竟然错过了在早上8点之前逃入密林的“安全时间”。按“规定”,早晨8点之前是“禁猎”时间。直到8点30分,这批“人兽”才离开地下室朝密林深处猛跑,但为时已晚。


8点30分,当“人兽”跑离地下室时,尼古拉将20条凶猛的狼犬放了出来。


这些训练有素的狼狗或是“单兵作战”,或是“合纵攻击”,它们将那些即将逃入密林的“人兽”逐个扑倒后,再一一拖回到主人面前。紧接着,群犬又在这伙“猎手”面前,与那些紧紧缩成一团的“人兽”表演了一出“猫捉老鼠”的游戏,让这些“猎手”捧腹大笑不止。


在这些“人兽”绝望、凄惨的哀叫声中,尼古拉和这些“猎手”又对“人兽”玩起了类似的“游戏”。他们有意将枪抬高一寸,让飞蝗般的子弹带着尖啸从这些“人兽”头上掠过,看着“人兽”那惊恐万状的表情他们自得其乐。


最后,他们将一排子弹直接射向“人兽”,使“人兽”的身体全都成了千疮百孔的“蜂窝”。这时狼狗又一涌而上,将“人兽”吃得只剩下一堆骨头,这才算完事。四部预先架好的摄像机从不同角度,原原本本地记录下这幕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尼古拉早有算计,他把这部片子制作出来,再从黑道贩运出国,这就会给他带来一笔一本万利的惊人收入。


由于人上人乐园的老板顿斯柯伊让尼古拉恣意妄为,再加上他与当地警方达成的默契,这部片子被完整无损地带到了莫斯科。经过专门制作之后,尼古拉将片名定为《围猎人兽》。一切准备完毕,尼古拉·列尔切夫只等着用它出口换外汇了。


丧命“人兽”知多少


莫斯科警方根据这位政府官员提供的线索,迅速地侦破了此案,将尼古拉及其同伙全部缉拿归案。接着,警方又派侦探以“狩猎者”的身份打入了人上人乐园,加入了“狩猎协会”。


通过侦探们的蹲点调查,警方掌握了人上人乐园老板亚历山大·顿斯柯伊的大量罪证。在顿斯柯伊背后包庇纵容、并参与分赃的当地警官以及政府官员们也都受到了应有的制裁。


起先,这些当地警官和政府工作人员还矢口否认他们的罪行,因为他们自信没有留下任何罪证。尽管他们事先真的不知道“天机”已被泄露,但尼古拉的供词和那部录像带,使人上人乐园的老板顿斯科伊也大为震惊。


人上人乐园“狩猎活人”案终于水落石出,犯罪分子全部落入法网。然而,究竟有多少“人兽”丧命西伯利亚莽莽密林,这将永远是一个难解的谜。


·摘自《现代世界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