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庆时,天理教林清起事,率信徒闯入皇宫,震动天下。然而细读经过,未免忍俊不禁。




林清一党不擅隐秘,行事张扬,起事前就以广为人知。天理教教徒祝现,是豫亲王的奴仆,被亲弟弟祝嵩庆告与豫亲王,豫亲王本想揭发,但是亲王曾居住在林清家,怕受牵连,最终没敢。起事前好几天,附近居民纷纷走避,被官府发现,早早报告宛平县,县官逮捕林清一党的命令当时就签发了,但是一直拖到起事也没人去办。又有人向步军统领吉伦检举,吉伦不肯受理,反而出城玩乐,麾下左营参将拦轿说:“京城内的情势很不安全,大人还请留下。”吉伦厉色:“太平得很,你说什么疯话!”




起事前日,林清一党公然聚集在北京城内喝酒看戏,竟无人过问。起事当日,太监刘得财引导一批天理教教徒,打算从东华门进入皇宫。在宫门与卖煤的人发生争执,愤怒的教徒于是露出兵刃,守门官兵这才知道来了反贼,关门不及,天理教陈爽等十数人闯进皇宫,其他教徒竟然畏缩逃窜,没有进宫。进宫后,刘得财抛下众人,带着两个天理教教徒去杀太监督领侍常永贵,以泄私忿,三个人被一个姓顾太监生擒。




另一批天理教教徒,在太监杨进忠的带领下从西华门进入,顺利进宫,大队造反者直奔军机重地——尚衣监!为什么去尚衣监?因为从前杨进忠袍子破了,曾去求尚衣监的人给织补一下,又吝啬不肯给小费,被尚衣监的人拒绝,于是杨进忠一直记恨着。现在,在他的带领下,尚衣监血肉横飞,无数为异族服务的汉奸、奴才被革命群众斩杀,其中有许多年迈妇女。




这时,紫禁城已经反应过来,皇子下令官兵入宫捕贼。众“贼”被阻在隆宗门外,于是准备翻墙进入,刚探出头,就被守侯多时的皇子以鸟枪连续击毙二人,从此不敢再爬墙。又有两个教徒摸进内膳房,被厨师们击杀。




当时八旗子弟虽不肖,临事还有些胆色。贵族们知道发生变故,纷纷从神武门进宫,包括正在和仆人掰腕子的礼亲王。但是这些人没一个会办事的,带着一群仆人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公爵奕灏,忽然想起来可以调动火器营,于是众人都说应该调火器营,谴人飞马前去传令。公爵永玉又说:“皇宫地方隘窄,应该尽快准备车马,让后妃们离开。”于是众人都说应该准备车马。宗室、前大学士禄康认为这些人心怀叵测,有准备逃跑的嫌疑,于是没人再提了。最后,喝醉酒的成亲王到了,一来就大呼:“贼在哪里?看我怎么打他!”足见醉态。




不久,火器营官兵一千多人进入皇宫,兴致勃勃。此时,已知天理教起事者并不多,八旗子弟纷纷踊跃向前。勇敢的庄亲王带着一百多精锐搜索皇宫,一群贵族跟在后面。肯动的清军虽少,对于天理教来说已经是绝对优势,八旗兵以弓箭、鸟枪射杀“贼人”,有如游戏。奕灏将一个教徒射死后,旁观者欢呼如雷。官兵士气越来越高,林清一党早作鸟兽散。




这时天快黑了,礼部尚书穆克登阿姗姗来迟,加入“贵族狩猎团”,他忽然说:“天黑了,怎么办?”礼亲王回答说:“今天是十五,有月光照曜。”穆克登阿一愣,说:“月亮毕竟不如太阳啊。”礼亲王给他打手势,穆克登阿连忙改口:“月亮好的时候和白天一样!”




当天晚上月亮果然很亮,号称“皎洁如昼”,整个北京喧嚣热闹。等到天快亮了,忽然下了一会暴雨,这时,藏匿于五凤楼的乱党正在放火,大雨之下,火种全灭。天明,陈爽被擒,老实招供。




庄亲王带兵忙碌一夜,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就去内务府仓要,内务府不给,于是领着官兵们去街市上买饼吃。户部侍郎宗室果齐斯高高兴兴的到处走,卖弄自己染血的衣服,炫耀自己亲手杀贼。直到中午,庄亲王才带着饼回来,数量有限,留守皇宫的分不过来。几个亲王于是让家仆运米进宫,给官兵做饭,到了晚上,官兵才能饱餐。期间,豫亲王,还有前大学士禄康说出去给军队买吃的,出宫走了一圈就回来了,说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买。




几百乱党就敢闯皇宫的,唐代也有,并非清代专利。然而混乱、无稽到这种地步,当真是空前绝后。





林清事变


距今一百七十年前的秋冬之际,在清朝的统治中枢——北京皇宫内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这就是由林清领导的百余名天理教徒血战紫禁城的战斗。


乾隆、嘉庆年间,清朝在“鼎盛”的外表下,已经显现出衰败的征候:土地高度集中,贪污贿赂盛行,政治腐败,再加上天灾接踵,民不聊生,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农民起义此伏彼起,方兴未艾。


北京虽为大清国的首都,号称“首善之区”,但由于统治阶级的政治压迫和经济上的残酷剥削,经济发展缓慢,人民生活十分贫困。史载:距“京师数十里即栖茅啜菽,一如穷乡僻壤”,广大劳动人民“素鲜盖藏,一遇凶年,支绌立见”。嘉庆十七、八年,京畿和直鲁豫三省发生了严重的自然灾害,京畿有的农村“一亩地才打得一二斗粮食”。这就迫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农民纷纷参加由天理教领导的、旨在推翻清朝统治的武装斗争。嘉庆十八年九月十五日(1813年10月8日),震惊全国的“紫禁城之变”就是这场反清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天理教的活动地区主要是京畿、直隶(河北)、河南、山东等地,是民间的一个秘密宗教团体。它的主要首领是林清(北京)、李文成(河南)、冯克善(山东)。他们从传教收徒、扩大组织到武装起义,经过了长期准备。早在嘉庆十六年,林、李、冯等人就秘密集会,制定了起义计划,决定由林清负责攻取北京,李文成负责占领河南,冯克善负责夺取山东;并定于嘉庆十八年秋冬在三地同时起事;先由林清打进紫禁城,占领全北京,李文成、冯克善率人马北上接应,三军会师后,趁嘉庆皇帝巡幸回銮途中,“伏莽行在”,一举把满族统治者赶回东北,推翻清朝统治。


林清从嘉庆十六年开始,就在京畿一带积极扩大天理教组织,为武装起义作准备。他派弟子李五在直隶固安县组织教徒加紧打制刀枪武器;又在京畿各县的教徒中选拔二百多名身强力壮的青年,每天舞枪弄棒,演习操练,作为武装起义的骨干;同时,进行一些舆论准备,致使京畿附近特别是宛平、大兴等县流传着“若要白面贱,除非林清坐了殿”的民谣;林清还秘密联合宫中太监,为潜入皇宫作好各种准备。早在嘉庆六年,林清就在北京宣武门外租了一间房子,以贩卖鹌鹑作掩护,结识了一些宫中地位低微的太监,向他们宣传天理教义,传授“真空家乡,无生父母”的八字真诀,使他们皈依天理教。太监刘得财最早加入天理教,以后又通过他在宫中发展了几名太监信教。后来这几个太监就成了起义军进攻紫禁城的向导和内应。


嘉庆十八年八月,即起义前的一个月,林清等人议定了京畿地区起义的具体计划,决定以“奉天开道”的白布旗为标志,暗号“得胜”;组织一支二百人左右的队伍,其中每十至十二人为一支小分队,由一人领头,打一杆白旗。起义战士每人另发两块白布,一块系腰,一块缠头。白布上分别写着“同心合我,永不分离”、“四季平安”等字样,作为识别记号。起义时,拟分东西二路,分别由东、西华门攻入紫禁城。进攻东华门的一支由陈爽带头,刘呈祥押后,太监刘得财、刘金负责引路;进攻西华门的一支由陈文魁带头,刘永泰押后,太监杨进忠、高广福、张太负责引路;太监王福禄等在中间接应,并以陈爽为这支起义队伍的总负责人。


正当起义准备基本就绪之时,河南滑县李文成等人因机密失泄,不幸被捕。为搭救李文成出狱,冯克善等人率众于九月初七日提前起义。林清等人因没有得到河南起事的消息,仍按原计划在九月十五日派天理教徒分两路攻打紫禁城。


九月十四日,陈爽、陈文魁等人带领一部分起义军战士潜入北京,在永定门外与前门外鲜鱼口庆隆戏园等处住下。十五日晨,又有一部分起义军从直隶的固安、雄县混进北京城内。接着,他们就兵分两路。东路在南河沿附近的一家酒铺中集合,西路则在菜市口集合。由于通知误期,或有的人进城较晚,准时到达集合地点的起义者不足百人。这些人大都扮作行商小贩,挑着柿子筐,筐内暗藏战刀、匕首等武器来到紫禁城下。


日方晡时,来到东华门外的起义军战士,由于和往宫中送煤的人发生了争执,一起义者脱衣漏刃,送煤人急声呼喊,为守门的清军听见,急忙关闭宫门。起义者见势不妙,即刻翻倒柿子筐,抽出战刀,径直冲向门内。当冲进五、六人时,大门就已关闭。刘呈祥等大部分起义战士被关在东华门外,只得赶紧分散,各自隐匿起来。闯入东华门的陈爽等人,在太监刘得财、刘金的引导下,在协和门下与清军展开搏斗。清礼部侍郎觉罗宝兴命人关闭景运门,入告皇次子(上“日”,下“文”)宁(即后来的道光皇帝)。(上“日”,下“文”)宁慌忙下令取撒袋、鸟枪、腰刀迎战。


攻打西华门的西路起义军,在太监杨进忠的接应下,全队四、五十人顺利冲进城门,并将城门关闭,以拒官军;同时爬上城楼,插上白旗,以号召城外的起义军战士。接着有一部分人直奔皇帝居室养心殿。他们打着“大明天顺”、“顺天保民”的小白旗,由太监高广福引路,很快打到隆宗门一带。此时,门已关闭。另一部分起义者打到文颖馆、尚衣监一带,与清军展开了白刃战。


起义军攻进皇宫,使清廷猝不及防,乱作一团。(上“日”,下“文”)宁与几个亲王仓皇应战。这时几个起义者已经翻越宫墙来到养心殿附近,(上“日”,下“文”)宁立在养心殿阶下,用鸟枪击中两个起义者,稳住了阵脚。礼亲王昭木连、庄亲王绵课闻变后,亦赶至皇宫。他们临时调来了千余名准备去河南滑县镇压李文成起义的火器营兵;绵课又率亲兵百余人,并“矛手”数十人,直奔隆宗门外;清左翼总兵玉麟由中正殿夹道向南进击,起义者拼命抵御,双方在隆宗门外展开激战。由于寡不敌众,一些起义者被杀或被捕,其余皆奔往南路。绵课又派火器营兵堵住西华门,断绝了起义者的退路。这时太监高广福带领部分起义者由马道跑上紫禁城墙,他高举“大明天顺”的白旗,号召起义者奋勇前进,不幸被清宗室镇国公奕灏一箭射中,自城楼坠下殒命。这时宫中一石匠挺身而出,指引起义军首领李五等人藏匿于“御刻石榻间”。被打散的起义者中,有的跳城跑掉,有的潜伏在慈宁宫、五夙楼、南薰殿等处,顽强地继续坚持战斗。有一位起义者在嘉庆二十二年被捕后,回忆当年在紫禁城内战斗的情景时说:“我藏在夹道子里,只见一头戴水晶顶大翎的官员,向一个白布缠头拿刀的追赶。那官员赶上,踢掉刀子,就用腰刀将他杀了。我因同教人被杀,就上前拾起刀子,把他砍倒。……我是习教弟子,一秉至诚,死而无怨。”在清军搜捕起义军时,“李五甚狡捷,与官兵格杀,被伤甚重,是夜毙焉”。这充分反映出起义战士奋勇杀敌、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


与起义军英勇奋战的精神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清统治者的种种丑态。宫廷内的后妃、皇子以及显贵大臣、武将勋戚等,平时作威作福,骄横傲慢,然而紫禁城内的惊人之变,使他们犹如惊弓之鸟,尽想逃之天天。清护军统领石瑞龄大呼:“可速备车乘,以备后妃之行。”堂堂的礼亲王昭木连“亦是其言”。守午门的清将策凌得知起义军打进皇宫,“竟率兵开门首遁”。直到起义平息后的数日,宫廷中上自皇帝、下至太监,一提起这次惊人事变,犹自心惊肉跳,“谈虎色变”。嘉庆皇帝为给太监们壮胆,竟让他们服什么“避邪丸药”。


九月十六、七日,清军在紫禁城内大肆搜索,抓捕了三十多个起义者。十七日早,由于叛徒的告密,坐镇黄村的起义军领袖林清被捕。至此,天理教在北京地区的起义基本结束。


紫禁城之变时,嘉庆帝正驻跸热河。他得知消息后,马上中断了木兰秋犭尔,即刻回宫,九月十九日回到紫禁城。对于这次起义,他一面故作姿态,下“罪己诏”;一面大骂“林清分遣党恶,扰及禁门,谋危社稷,罪大恶极”,并派兵搜剿、焚烧起义的据点大兴县东董村与宋家庄等地。并指令起义者“必应详审周密,勿留遗孽”。九月二十三日,他亲自在中南海丰泽园审讯并处死了林清、刘得财、刘金等人。此后,还对其他被捕者进行了长达四十多天的残酷刑讯,把三百多名起义者及其家属分别处以凌迟枭首、锉尸袅首、斩绞、杖徒流刑以及发遣到边疆为奴等。


为了吸取教训,防患于未然,清政府又采取下令(左“足”,右“西”)缉、严密保甲法、焚毁“奸盗邪淫”书籍、加强对太监以及宗室人员的管束、增设哨卡和整饬兵备等措施。尽管如此,许多天理教骨干在民众的支持下还是隐匿下来了。如清政府三令五申通缉的刘呈祥、祝现、刘第五、董伯旺、支进才、刘成章等人,一直到道光年间都未被清廷捕捉到。


林清等人领导的天理教起义军攻打紫禁城的战斗虽然以失败而告终,但它在中国农民战争史上却是一次惊人之举。紫禁城在明清两代被认为“固若金汤”,然而这次居然被一百来名手持大刀的起义者一拥而进,充分暴露了清廷统治者的腐朽没落。有人说:“自是役而后,清廷纲纪之弛废,臣僚之冗劣,人心之不附,兵力之已衰,悉暴露无余。”而被压迫人民的英勇无畏气概、坚贞不屈的斗争精神及其英雄事迹将永远彪炳于史册,光照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