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千两白银投保半世纪后仅获赔数百港元

世界王牌 收藏 3 2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客户千两白银投保半世纪后仅获赔数百港元

戚先生保留的保单资料。



客户千两白银投保半世纪后仅获赔数百港元

戚先生展示相关资料。



“我外祖父从1920年开始投保,20年间投保金额高达1200多两白银。他去世后,保险公司只赔偿了200多元港币,我妈妈和我多次索赔但是一直没有结果”——近日,戚先生手持一沓资料,找到本报讲述了这些年来他家两代人向美国友邦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索赔的艰难历程。


现状>>


“我也是快70岁的人了,此事在我这辈一定要有个了结,要不我也放心不下,”2009年,戚先生来到了美国友邦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提出想知道当年友邦支付给其母亲文淑芳的284.79港币是如何算出来的。


上海友邦客服部的陈小姐接待了他,并于不久后回复,美国友邦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香港总部法务部称此案已具结,而且人寿保险的受益人是下一代,戚先生已经属于第三代家属。


2010年年初,戚先生整理了资料致信中国保监会,保监会回复表示:“民事合同纠纷依法应当通过双方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戚先生认为,自己虽然没有看到保单原件,但是就友邦的赔偿来看,存在理赔不公的问题,现在可能只有通过诉讼来解决。


今年6月中旬,记者致电上海友邦,客服部陈小姐回复称:解放前的保单全部在香港总部的法务部,短期内无法查询,但是1958年文淑芳的签字已表明她领取了理赔款项,在法律上视为认同,该公司对此案应该不会再次审理了。


记者要求陈小姐提供美国友邦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香港总部法务部的电话,一直未获回复。


从1942年母亲文淑芳首次提出理赔申请,到现在已68年了。对戚先生来说,这条路可能还会很漫长。


缘起>>


年近7旬的戚先生家住汉口青年路,随着年岁的增大,一桩心事在他心中越来越沉重。“外祖父不幸身亡,母亲向友邦索赔,只要回了280多港币的‘额外赠予’。我联系友邦数次,得到的答复均是已经结案,我年岁越来越大,如果在我有生之年不能解决此事,愧对母亲对我的嘱咐,”戚先生叹道。


据戚先生介绍,他的外祖父名叫文先胜,字钰山,祖籍武汉黄陂,解放前是怡和轮船公司的领海员,一直在上海工作。1920年至1940年二十年间,他的外祖父在美国友邦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驻上海分部购买了一份人寿保险,每个季度向保险公司交纳16两白银,一共交纳了1280两白银,保单号为6239。


文先胜膝下只有一女,便是戚先生的母亲文淑芳。文先胜年纪大了以后,带女儿回到武汉养老,后于1942年去世。


文淑芳在父亲去世后,曾致信美国友邦人寿保险有限公司驻上海分部申请理赔,保险公司回信称正在办理之中。1942年9月,美国友邦人寿保险公司突然停办并撤销驻沪机构,文家也跟友邦失去联系。


进展>>


1958年,文淑芳因为患上青光眼,无钱医治,想起了友邦还未赔偿,便通过中国银行汉口分行与友邦交涉。友邦赔付了港币284.79元,并要求文淑芳和她丈夫戚嘉村签字表态:“今收到友邦人寿保险公司计香港币一仙(即0.01港币),又香港币284.78作为额外赠予,总计香港币284.79以清偿贵公司发给文钰山第6239号保单上之一切责任,兹声明本人愿抛弃该保单上之一切权益,该保单即行认为失效作废,特立此存照。”文淑芳当时急用钱,便签了字。


1979年,戚先生再次致信友邦公司,得到的答复则为:“第6239号保单1958年领款具结,具结日起,敝公司对该单已无任何责任,再者,敝公司对保单账目之结算系根据保单条款上所载之规定。”这次交涉无果。


1992年,文淑芳口述了此事,并要求儿子戚先生进行了记录。1997年,文淑芳去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