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汇报》2日刊文认为,现在,世界上不怕航母的国家已越来越多,航母已不再是可以随时用来威吓、袭击他国的“灵丹妙药”。美国航母官兵最怕远洋“执勤”,担心受到无法拦截的攻击,变成“烤鸭”而葬身鱼腹。


文章摘编如下:


和所有武器都有其优缺点一样,航母虽然有“活动军用机场”美称,但亦有因为目标太大、极容易被当活靶攻击。


美国自上世纪初建造第一艘航母至今,已经利用航母在世界五大洋横霸了近百年。但时至今日,随着卫星定位系统和弹道导弹技术的完善,庞大的航母群体已经成为暴露在海洋中的“出头鸟”,随时可能遭受致命的攻击。


现在,世界上不怕航母的国家已经越来越多,航母已经不再是可以随时用来威吓、袭击他国的“灵丹妙药”。


航母支撑系统的运作,需要花费巨额资金,使军费经常透支;航母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过时货”。现在,美国航母官兵最怕远洋“执勤”,担心受到无法拦截的攻击,变成“烤鸭”而葬身鱼腹。


外国航母如果威胁中国利益并靠近大陆沿海,中国可以利用先进战机、潜艇发射包括弹道导弹的各类导弹对航母群进行毁灭性打击。对于一个驶入中国沿海的航母战斗群而言,面对的将是来自空中、地面、水上、水下全方位攻击。


中国弹道导弹的反跟踪能力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据美国媒体透露,美国航母官兵最担心的是中国具有多次变轨能力的弹道导弹

美国在进攻伊拉克战争中,航母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由于伊朗的地理条件完全不同,美国航母如果想用对付伊拉克的办法对付伊朗,或者倒被关起门来当狗打。


美国在2003年进攻伊拉克时,美英两国在海湾地区共部署了6个航母战斗群,航母舰载机400架。美英平均每天出动飞机超过千架次,其中有三分之一来自航母。联军先由航母从南北两面对伊拉克境内政府部门、军事目标等发射了几千枚战斧巡航导弹,不费多大功夫就瘫痪了伊拉克神经中枢。航母在伊拉克战事中扮演了十分诱人的角色,五角大楼总想用老办法对付伊朗再尝巡航导弹的甜头。


伊朗的地理位置十分奇特,东南方是印度洋、阿拉伯海和阿曼湾,西南方是波斯湾,从东南方进入波斯湾要经过霍尔木兹海峡。


该海峡最宽处有100公里,最窄区域仅50公里。霍尔木兹海峡中间有几个属于伊朗的小岛,小岛虽然很小,但军事价值却不容忽视,伊朗已经在上面布满了各种反舰导弹


如果美国威胁伊朗,航母想进入波斯湾,必然要经过霍尔木兹海峡,伊朗可以利用导弹群全面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然后利用各种装满反舰武器的小型快艇向美国航母发起攻击,也可以使用小型潜艇,由海底发起攻击,就像是关起门来打狗。美国航母官兵认为,进入霍尔木兹海峡,就意味着可能遭受灭顶之灾。(黄海振)

香港《南华早报》6月30日文章,原题:对解放军试射“航母杀手”的担忧攀升


每当中国进行军事演习或试验时,就会有越来越多关注其现代化装备的外国分析家猜测,中国会不会拿出自己的杀手锏——即尚未有国家试验过的所谓的“航母杀手”。


本周一,中国宣布6月30日开始将在东海进行实弹演习。在一些军方和外交圈内,有关中国可能在演习中发射首枚反舰弹道导弹的担忧攀升。


反舰弹道导弹是解放军最具争议的武器——它利用了美国和前苏联承诺永不使用的技术。华盛顿和莫斯科明白研发此类武器的成本和危险,因而冷战即将结束时双方一致同意禁止。中国若在冲突时发射弹道导弹打击舰船,敌人可能会做出灾难性的误判。因为这种导弹历来都是搭载核弹头的,他们可能会以为受到核攻击,从而进行核报复。北京知道,这类武器可从机动发射平台发射,因而会有巨大的威慑力。美国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如何部署其航母,特别是第七舰队永久驻扎在日本的那艘航母。


“不排除可能性,”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军研究部副教授安德鲁·埃里克森称,“北京有理由认为,持续多天的演习会备受关注,甚至引发不利的政治反应。所以,要使演习有价值,可能必须要产生有用的技术结果,而且形成中国决策者所期待的那种巨大的威慑力……只有当试验是尖端的,并取得了成功,这些标准才能达到”。

解放军周一宣布演习将持续6天,命令船只不要进入指定海域。这是不同寻常的举动。当前,中美军事交流已中断,美国和韩国准备在黄海高调举行反潜演习。中国反对美韩联合演习,担心会加剧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有报道称,中国军方官员否认实弹演习是针对华盛顿和汉城的。


埃里克森认为,不少迹象显示中国已经可以进行先进的反舰弹道导弹试验,而且对于一种 “中国如此重视的”武器也有了试验的必要。


几名亚洲和欧洲武官表示,中国很快将不得不试射这种武器。一名资深的亚洲武官称:“若想证明有威慑力,就必须让人知道你有。而且,中国领导人想要知道这种武器可行,然后才能把它作为战略规划的一个重要参考。”


埃里克森称,中国很早就开始谋划对航母战斗群进行“饱和”攻击的战术,即利用导弹快艇、陆基弹道导弹等多种武器实施打击。“因此,可能解放军会从多个平台发射多种导弹,既是试验武器性能高低,也是展示高度的决心”。(环球时报 作者格雷格·托罗德,汪析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