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镜 正文 四十六 萧影的梦想

秋硕 收藏 0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0.html


萧影的动作很怪,一边张着嘴要咬邱笑苍,一边却伸出手尽力地推开他,看得出,她的身体已经不由自己支配了,仅存的一点意识在和变异的身体作着抗争。搂着萧影的邱笑苍刚才目睹了对面的剧烈情景,知道被黑影击中的萧影可能丧失心智,心中有所戒备,萧影咬过来的时候,他的手臂已经躲开了。

在他们身边的柳青更是对另一个萧影尸变咬人的情景历历在目,萧影转头咬邱笑花的时候,她豪不犹豫的弹出一团白光,击在萧影的头上,被击中的萧影看起来更加虚弱了,神志却清醒了不少。

“我一直盼着过几个月我能披上婚纱,做幸福的新娘的时刻,可是造化弄人,不管是活是死,都已经不可能了。”萧影的声音很低,眼中溢着泪水。“不管你现在有多么恨我,我还是要告诉你,和你在一起的这三年,是我最幸福的日子,我对你的爱是一丝一毫水分都没有的,你已经知道了我的那些屈辱的事情,我们已经不可能有结局了,现在能在你面前死去,比让我度过没有你的漫长后半身要幸福的多。你们,一定要活着走出这山洞,然后躲得远远的,这儿的事情太可怕了,不是你们能调查清的,笑苍,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着。常抽时间去看看我的家人。”

邱笑苍早已经是泪流满面,点着着说:“我答应你,一定好好活着,你也挺住,我们想法救你,我混蛋,不该不弄清情况就这样对你,萧影,你也要答应我,和我一起活下去,我们还要举行婚礼,还要生自己的孩子,我们要活到都牙齿掉光的时候,相互搀扶着一起散步。你坚持一下,我帮你吸毒。”

邱笑苍边说,边翻过萧影的身子,要用嘴帮她吸背上的黑色。“没用的,别折腾了,青儿,你答应我,陪笑苍走出这见鬼的山洞,好好活下去。”

柳青也是流着眼泪点头,“影儿,你坚持一下,我想想办法。我想用指头帮你逼出在你身体内的东西,你忍着点。”柳青边说边双手作起了手势。

“没用的,我可能马上不是我了,我感觉到身体里有东西,你们快走吧,快走,记着,一定要活着出这山洞!”萧影说这些话的时候,口又不自主的呲开,象要咬人。邱笑苍虽然关切地要再次搂着她,可她那张开嘴,呲着牙的神态有点吓人,邱笑苍不自主的躲了一下,萧影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向悬崖下窜去,四五米高的悬崖,只听一声巨响,象是跌到石头上,再滚进了河里。

“萧影,不要!”邱笑苍撕心裂肺地喊着,已经非常暗淡的电筒向下照去,什么也没看到。邱笑苍跌跌撞撞地从悬崖向下爬,柳青过来拉住他,邱笑苍摔开她拉过来的手,快速地滑下去。柳青也不敢停留,跟着邱笑苍向下滑,可是他们吃力地滑了不多远,就停住了。

下边乱石林立,暴涨的地下河水拍打着崖壁,邱笑苍的电筒照着一块大石头上新鲜的一滩血液,可是哪还有萧影的影子?

邱笑苍爬在悬崖嚎啕大哭,用手抓着崖壁的石头,一下一下地在石头上撞着自己的头。柳青艰难地爬过来,拉住他的手,见邱笑他的指甲都被自己在石头上抓得血肉模糊了。下边水声太大,他们不能用语言交流,柳青的手在邱笑苍的胳膊上抚着,用力地把他往上拉。邱笑苍哭了很久,终于在柳青的拉扯下,慢慢向上爬。

爬到平处,邱笑苍还是呆呆的向悬崖下边的黑暗处望着,柳青轻功戏对他说:“萧影是希望我们能活着走出这山洞的。”她顿了顿,看着邱笑苍的眼睛,“她做出这样的决择,是为了让我们能好好的走出山洞,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保持冷静。”

见邱笑苍还是呆呆的不说话,柳青继续说:“现在这儿的情况这么复杂,不知道四周还藏着多少窥伺的阴谋,如果你不能保持冷静,那我们的结局是什么,不用说你也明白。我还不想死,可是你这样不保持冷静的头脑的话,我只有陪着你殉葬了。”

可是不管柳青怎么说,邱笑苍还是呆呆地看成着谷底的黑暗,呆坐着不说话。柳青也就不再说话,惊惕地感觉着周围的一切。

邱笑苍就这样呆呆的坐了两个多小时,柳青紧张不安地在旁边陪着他,觉得这山洞的两个小时,漫长得象在好几年。终于,邱笑苍站了起来,可能保持一个姿式坐着的时间太长,他竟然有点站立不稳,活动了一下腿脚,才转头对柳青说:“走吧。”

“我们现在去哪?”见邱笑苍终于开口,柳青长长的舒了口气。

“现在天差不多亮了,我们去找出口吧。”邱笑苍平静地说道。他侧耳听听,似乎地下河水的响声小多了。“河里的水好象退了,我们下去看看,我觉得向下游走,才最有可能找到出口。昨天捞你上来的那地方的水下,好象有个洞,部分水流从那洞里流出去了,只是不知道那洞通向什么地方去了。”

“可是,电筒马上就一点电都没有了,在这样的山洞里没有光源,对我们是很不利的。”柳青说道。

“火把,可这儿哪找的到东西做火把啊。我想想,那个山洞密室里不是用桌子凳子吗,我们得先走回去,用那木柴做几个火把。“还没说完,邱笑苍就开始发愁了,”可是,你的脚,没有鞋了,你还能走路吗,在这山洞里,我也不敢把几扔在这儿,我们现在千万不能分开,不然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来。“

“不要紧,我坚持着还能走。“其实柳青的脚早就不能走路了,如果不是她咬着牙坚持的话。

邱笑苍开始在背包里翻腾,他翻出自己的一件牛仔外套,让柳青过来,柳青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走了过来,邱笑苍让她伸出脚来,把外套的袖子割下一块来,包在柳青的脚上,再撕下些布条,轻轻勒住,说:“先这样将就着吧,多少能保护一下你的脚。“边说边割下另一块袖子,包着柳青的另一只脚。

包好后,柳青在地上试着走走,说:“还不错,邱大哥,你真会想办法。只是,你的衣服——“

“我们得省着点用,估计这布走不了多远就会被踩烂,然后可以再割一块换换。走,我们还是去找木头做火把吧。“邱笑苍扶着柳青,两人向回走去,没走多远,昏暗的电筒就彻底没电了。好在这段路还算平整,两人在黑暗中眼睛也适应了,脚下探着慢慢向前走。

他们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袭击突然跳出来。两人一边走一边侧着耳朵听,把能用的感观发的发挥到了极致。。

半小时后他们终于到了山洞密室的地方,手里没有光源,只能凭感觉在岩壁上摸,好不容易摸到密室的入口,邱笑苍先把头探了进去,用打火机照一下,看不清里边的情况,黑蒙蒙的,但是他们曾在里边休息的密室没错。邱笑苍再侧耳听听,里边没有任何响动,也没发现感觉到任何不一样的气息。邱笑苍就先钻了进去,并催柳青也快些进来。

两人进洞后摸到桌子的地方,桌子和柴凳都在,他们安心了许多,邱笑苍再打燃打火机,点燃了桌上的油灯。这灯里边的油不知道是什么成份,他们上次进来呆得时间不算短,灯一直燃着,可灯里不多的一点油,好象一点都没少似的。

柳青看看桌子,惋惜地说:“可惜这桌子上的几本书和那面镜子都和我的包一起冲走了,那几样东西应该是大有用处的。“

她的话刚一说完,山洞里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唉——!“

两人紧张地四下望望,油灯的光照距离有限,他们当然什么也看不到的。“也许是山洞里以前储存的声音,以前看到书上说,一些有磁场的地方,在特殊情况下,是可以储存下声音或者影像的,我们不管那么多,赶快做火把是正事。“邱笑苍这样安慰着柳青,也安慰着自己。

“可是我觉得这山洞里另外还有人。“柳青胆颤心惊地说道。

“怎么会呢,柳青你可不要这样吓自己。“邱笑苍其实也感到了一种强烈的不安,甚至能感到有另外的人在山洞里若有若无的呼吸声。这呼吸声不是听到的,而是大脑深处的感觉。也许是自己也被吓坏了出现的幻觉?他这样想。

几条桌子腿的大小刚好做火把,邱笑苍把油灯移到地上放下,把桌子翻面,忙着卸掉桌子腿,这桌子不知道是几百年的东西了,很结实,累出一身臭汗,才卸下一条来。桌子腿非常干燥,看来点燃当火把是不成问题的。柳青过来帮忙,他们一气又折掉另外几条桌子腿,邱笑苍再用砍刀把桌面也砍成一条一条的长木条,看来这些火把应该能照上好几个小时了。

邱笑苍拿起一把柴凳,打算也劈开,柳青说道:“弄得太多,我们能带得上吗?“

“还是多准备点吧,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我现在是一点把握都没有。“邱笑苍边说边把凳子掂在手里,计划着怎么劈才好。

“我们先试试能不能用。“柳青拿起一条桌子腿说道。

邱笑苍放下凳子,把桌子腿拿到油灯前,想用油灯点燃。那油灯的火苗也实在太小了,“一灯如豆“,这种古灯的火苗就象一粒豆子一样,大大的桌子腿伸到油灯上边,把火苗全部压住了,邱笑苍左占右点,火把却一点都没有着的迹象,不禁心中有些焦躁。

“唉——!“一声叹息再次在空旷的洞中响起,这次他们甚至能听出叹息声中的失望。

“什么人,有本事就出来,别在那儿装神弄鬼。“有点焦躁的邱笑苍大声喊道。边喊他边无意识地拿起电筒打开。电筒关了一会儿,现在又能发出昏暗的光线来。虽然昏暗,相比油灯的那点光来说,还是很亮的。见电筒又亮了,邱笑苍一手拿电筒一手握着砍刀,在洞四壁巡视,想找出声音的来源。

山洞还是那个山洞,四四方方的象是人工开凿的石屋,洞壁也比外边那天然形成的要光滑些,洞顶平平整整的,象房子的天花板一样,估计有四米左右高,不可能潜藏什么东西。邱笑苍再向四周照照,照到他们钻进来的洞口位置时,邱笑苍就一下惊得脸色煞白了。

柳青也跟在他身后看密室的四壁的,现在他们呆的这空间是真正的成了密室了,因为他们钻进来的那小洞消失了。柳青一下扑到洞壁上,拍打着,四下触摸着,嘴唇颤抖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山洞怎么也会闭住,完了,我下我们是完全被困死了。“

邱笑苍更是脸色铁青,自进这山洞,就险情不断,自己都从唯一的一线生机中侥幸地活到了现在,已经死了好多人了,这次,这么小的石洞封闭的一点出路也没有了,看来自己和柳青是活到头了。

可他不甘心,用砍刀背在石壁上敲打着,想寻找出一条出路来,很快他就失望了,敲打发出的声音都告诉他,石头后后边已经不会另外有出路了。

“这样的石头密室,如果真的封死了,我们最后会怎么死?“柳青象自言自语一样地问道。

“应该是空气用完后窒息而死吧。“刚说完这句话,邱笑苍的心底就又燃起了一丝希望来。他用鼻子用力地吸吸气,说:“可是,现在这密室里的空气一点也不闷,油灯的燃烧也没见有改变,至少还有气空和外边相通着。”

柳青点点头道:“对的,这样的话,我们至少不会很快被闷死在这里边,我们吃的东西还有一些吧,还能坚持上几天,几天的时间,也足够我们找到出路了。”

邱笑苍现在不得不佩服柳青身上的这种沉着坚毅的劲头了,点点头说:“对的,我就不相信两三天的时间,我们找不到出路。这四壁是不可能有气孔的,那气孔很可能是在洞顶,可惜太高了。”

说着话,他手里的电筒又暗了下来。两人向油灯那边走去。“我们还得节约照明,反正木柴也没什么用了,还是先点燃火把,把这油灯节约下来吧。”邱笑苍边说边又把粗大的桌子腿伸到了油灯的火苗上。

点了许久,那桌子腿仿佛不是木头做成似的,还没没点燃。邱笑苍端起油灯,用力摇摇,想让火苗增大一点。“唉“山洞的不知哪个角落里又出现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