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之刃 正文 第十九章 斩将

gumi002 收藏 13 1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3.html[/size][/URL] 第十九章 斩将 鲁克到死都不明白,他的军火库为什么会爆炸? 他猜到了问题肯定是出在刚刚徼获的那批军火上,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所有的东西都仔细检查过了,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那就是一堆再普通不过的枪支弹药,又怎么会突然爆炸? 其实答案很简单:问题并不是出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3.html


第十九章 斩将

鲁克到死都不明白,他的军火库为什么会爆炸?

他猜到了问题肯定是出在刚刚徼获的那批军火上,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所有的东西都仔细检查过了,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那就是一堆再普通不过的枪支弹药,又怎么会突然爆炸?

其实答案很简单:问题并不是出在那些枪支弹药上,而是在盛放弹药的箱子。普通的弹药木箱,它的木板厚度大约在10到15毫米之间,看起来似乎很难动什么手脚,但在高手的眼里,却可以轻易的挖出一个并不是很深,薄薄平平的凹坑,然后将威力强大的可塑性炸药和引爆器填充进去,再以同样材质的木质表皮将其覆盖……这个方法真的不难,不用很专业的手法,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木匠学徒都能把活做得漂漂亮亮,但是,当一个人面对着一大堆威力强大,代表着权势与力量的军火时,谁还会去观注那些毫不起眼,哪怕是扔在路边都没人会看一眼的木箱呢?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玩火药的祖宗,抗日时期,咱们的前辈们都能凭着最原始的条件,造出无数让日本鬼子排弹专家都头疼万分的土雷,时致今日,继承了中国军队全部精华的龙牙所设下的诡雷,如果还能被一群连什么是现代战争都不懂的非洲土匪给看穿了,那才叫天大的笑话。

爆炸的冲击波让鲁克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当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还在望着那缓缓升起的蘑菇云发呆时,前方又传来了战情告急的消息——不光是军火库,前线很多据点也都发生了弹药爆炸的事件,伤亡倒是其次,关键是搞得人心惶惶,不难想像,一个战士如果连自己的武器都不能信任了,那他还怎么作战?

“妈的,还救个屁的火?所有人,只要没死的,都给**枪顶上去!要是让敌人打进来,咱们一个都别想活!上!都给我上!杀死一个士兵,赏一百美元,杀死一个军官,赏一千美元,谁能杀死对方的头领,官升三级,赏十颗原钻!”

……

抓到你了!

透过瞄准镜,紧紧锁定着那个挥舞着AK,不断驱赶手下向前线增援的身影,冷剑已经有九成把握可以肯定,这就是他要找的目标:吉比亚守军的最高指挥官——鲁克!

身边,同样是一身‘破破烂烂’,身上挂满了杂草和伪装物的赛玛尔举着观仪镜,为他报上了目标参数:“目标距离753米,方向东南,风速2级,空气干燥,预计子弹飞行时间为1.3秒。”

冷剑没有出声,这代表着赛玛尔的数据是正确的。其实他并不需要有个副射手来为自己报数据,以他的水准,所有的弹道公式演算在他脑子里几乎已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只要拿起枪,相关的数据就会在脑子里自动计算,然后得出一条与现实完全重合的虚拟弹道。人枪合一只是普通神枪手的标准,真正顶级的狙击手,必须要做到‘人弹合一’,每一颗射出去的子弹,都是身体延伸的一部份。

手指轻轻的搭在扳机上,冷剑并没有急着出手。七百多米,风速2级,这对他来说完全是十拿九稳,很轻松的一个活,但他要的不是十拿九稳,而是十拿十稳,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一枪,直接关系到这场战斗的胜负,也关系着他们这么长久以来的努力与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绝对不容有失!

目标一直在驱赶着士兵,他动作十分剧烈,完全没有规律,这给狙杀造成了很大的不确定性,也是冷剑一直没有开枪的原因:虽说预测目标的行动也是狙击手必备的一项技能,但他们毕竟不是拥有超能力的预言家,如果是在情绪稳定,又没什么意外的情况下,预测一个人一两秒之内的动作并不是很难,可在情绪极端激动的时候,又是在充满了意外的战场上,就连上帝都没办法知道一个人下一秒会干什么。

突然,目标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个革命军军官向他飞奔而来,似乎有什么重要情况报告。听到这个手下的呼喊,鲁克回过身来向后望去,也就在此同时,冷剑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一个人,当听到身后有人在叫自己时,转身的动作大约需要0.4秒,然后,他的大脑又需要0.3秒的时间确认目标的身份,之后,不管他是决定不予理采还是与对方交谈,这都需要0.5到1秒之间的时间进行判断,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除非是出现什么不可预测的突发情况,否则这个人的动作完全是可以预测的,这,正是预测狙击的精要所在。

奔向鲁克的军官正要向他报告情况,突然,只觉得眼前一花,竟看到自己长官的头就像是一只被子弹击中的鸡蛋一样整个炸开,被撕开的头皮连着碎裂的头骨,像花瓣一样绽放,红的,白的,还有一些坚硬的东西喷溅而出,而他的身体却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直到数秒后,才像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倒下。

被吓傻的军官过了很久才回过神来,惊恐的大吼着,调过头拼命的想要逃开,却一连摔了好几跤。而这时,周围的人也渐渐发现了这恐怖的一幕,茫然无措的望着自己长官的尸体,不知如何是好。那些守卫在四周的警卫兵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胡乱开枪,试图找出杀死了他们首领的凶手,可七百多米的距离上,别说冷剑师徒俩的伪装天衣无缝,便是大摇大摆的站在那,眼神稍微弱点也会看不清,他们的愤怒,注定是找不到发泄对象了。

“确认,一号目标清除!”赛玛尔小声的确认了战果,虽然不是自己亲手开枪,但她的声音中却还是透出一丝难以抑制的兴奋。

“如果你还不能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就不用再跟着我了。”冷剑冷冷说道。身体缓缓转动了一下方向,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最关键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彻底摧毁革命军的指挥系统和士气,这意味着每一名军官头目都将是他狙杀的目标。

“是!”这不留情面的训戒让赛玛尔心头一凌,急忙调整好情绪,用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应道。但是,冷剑接下来的话却又让她惊喜得差点又要失态。

“10点钟方向,距离436米,身着土黄色军官服的目标,他是你的了。记住,只许开一枪!”

“明白,10点钟方向,距离436米,目标已经确认……”赛玛尔小心翼翼的架起自己的M24狙击步枪,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根据目标参数调整好瞄准镜。将瞄准镜里的十字线锁定在目标胸口位置,在目标转向自己的瞬间,果断的扣下扳机。只觉肩头猛的一震,不到一秒,目标便打着旋倒在地上。

“目标,清除!”这一次,赛玛尔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至少汇报的语气中已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继续,自由射击。”

虽然没有赞扬,但这个命令对赛玛尔来说,却已是最大的奖励。两个人,两支枪交替开火,枪声虽然不密,但每一颗子弹都会夺走革命军中一名军官的生命。已经失去了最高指挥官,完全是在各自为战的革命军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随着军官数量急剧的减少,他们的部队已经开始出现混乱,若不是仗着兵力的优势,怕早已是兵败如山倒,现在虽然勉强还能维持着局面,可若是情况得不到改善,失败只是早晚的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