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夜晚:女死囚临刑前的十小时[组图]

tjzqb2008 收藏 23 41776
导读:  [img]http://upload.8j.com/3/08/03/07/1/08030713425834181.jpg[/img]   死囚室内的聚会。狱警和普通女犯(穿蓝囚服者)努力安慰临刑前的何秀玲(图中带手铐者)。图右带脚镣者为马清秀。25岁的何秀玲为湖北省仙桃市人,因非法携带7000克viper被判死刑。49岁的马清秀为湖北省保康县人,因4次参与运毒2300余克被判死刑。    2003年国际禁毒日前夜,武汉市四名女毒犯走到了她们生命的尽头。记者经有关部门和当事人允许,拍摄下她们

最后的夜晚:女死囚临刑前的十小时[组图]


死囚室内的聚会。狱警和普通女犯(穿蓝囚服者)努力安慰临刑前的何秀玲(图中带手铐者)。图右带脚镣者为马清秀。25岁的何秀玲为湖北省仙桃市人,因非法携带7000克viper被判死刑。49岁的马清秀为湖北省保康县人,因4次参与运毒2300余克被判死刑。


2003年国际禁毒日前夜,武汉市四名女毒犯走到了她们生命的尽头。记者经有关部门和当事人允许,拍摄下她们在看守所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女囚,临刑前的十小时记录


6月24日21时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最后的夜晚:女死囚临刑前的十小时[组图]


何秀玲嫌白色的T恤显胖。在她要求下,警方给她换上了黑色的衣服。


穿过两扇不大的铁门,记者进入一个小院子,一排平房中,有三间房亮着灯。死囚就关在这里。头一间的女犯叫李菊花。中间关的叫代冬桂。记者来时,她们正在写遗书和试穿新衣。


22时记者来到最尾的一间房,还未进门,就听到一阵喧闹声。只见一群人正围坐在地上玩扑克牌,两名女警坐在椅子上观战。四五名“蓝囚服”(普通女犯)中间夹着两名着便装者,其中一人“参战”,一人在旁观看。


“参战”者是何秀玲,“观战”者是马清秀。


如果不是有两名女警在观战,如果不是两名着便装者戴着手铐脚镣,如果不是在特殊的地点,完全像一场欢乐的聚会。


最后的夜晚:女死囚临刑前的十小时[组图]


在整个晚上,何秀玲的表情一直有点亢奋和夸张。


何秀玲动作表情十分丰富,时而回头问女警牌该怎样打,时而像孩子般笑得前俯后仰。我在想,生活中的她应该是个可爱的女孩吧!再过10小时,她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她是真的洒脱,还是刻意夸张?


牌一局一局,你喊我叫,看似热闹,其实看得出,没有谁能真正投入。


22时25分一名“蓝囚服”提议,何秀玲歌唱得好,唱几首歌吧,众人附和。何秀玲答应,却怎么也想不起任何一首歌的歌名。听说她最爱唱田震的歌,记者提议唱《野花》,何秀玲立即说:“对,《野花》。”


她嗓音确实不错。唱毕,大家鼓掌。女警道,“就凭你这嗓子,在哪赚不到钱呀?”何秀玲叹道:“是啊,都是对感情太执著,上了他的当!我恨死他了!”


接着一首《爱如潮水》以及在狱中刚学会的新歌———阿杜的《他一定很爱你》。她边唱边随节拍晃头,声音依然高亢,却明显带出沙哑,几近呐喊。在深夜的看守所,很刺人。


最后的夜晚:女死囚临刑前的十小时[组图]


何秀玲和马清秀的“最后的晚餐”。 23时10分一名“蓝囚服”端来水饺,何秀玲、马清秀都说不想吃。“吃一点吧。”大家都在劝。一名“蓝囚服”蹲在何秀玲前面,喂给她吃。勉强吃了三个,何秀玲直摆手:“不想吃了!”“会长胖的!”她补充道。


23时30分另一间房屋内的死囚代冬桂用扑克牌在地铺上算命,据称叫《路路通》。女警问通了几路,代答道,“只通了一路!”


代冬桂一度情绪激动,抱怨什么,女警细声安慰道,“都到这一步了,最高院也复核过了,你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代冬桂转了话题,还笑着对女警拱手道,“你们都是好人,对我十分关照,我在那边会保佑你们的!”


次日0时20分何秀玲试穿新布鞋。


0时40分记者回避。


凌晨4时代冬桂突然从恐惧中惊醒。何秀玲写遗书一直到凌晨3时,随后睡了一个多小时。马清秀睡了两小时。


凌晨5时30分记者回到监区。代冬桂已换好新衣服,上下打量是否合身。何秀玲、马清秀所在房的门未开。


记者随后得知,女警在凌晨1时和4时换了两次班。


早晨6时20分“蓝囚服”送来肉丝面。在女警和“蓝囚服”的劝说下,四人均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何秀玲把前晚剩下的麦当劳食品吃完。马清秀嫌面太辣,女警吩咐“蓝囚服”换一碗清汤面来,马清秀忙推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最后的夜晚:女死囚临刑前的十小时[组图]


李菊花临刑前往手指上涂鲜红的指甲油。


早晨6时30分李菊花在女警和“蓝囚服”的帮助下,涂抹鲜红的口红和指甲油。


7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