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贪官色官们临刑前千奇百怪的种种表现—末日十大悲情

一笑一尘缘 收藏 28 27249
导读:其一:胡长清“磕头求生”。因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之前或发言完毕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谢谢公诉人”,或者是“谢谢律师”。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其二:李玉书“凄厉惊叫”。四川省乐山市原副市长李玉书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于2003年10月14日被执行注射死刑。管教说,他常常半夜蒙在被子里抽

其一:胡长清“磕头求生”。因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之前或发言完毕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谢谢公诉人”,或者是“谢谢律师”。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其二:李玉书“凄厉惊叫”。四川省乐山市原副市长李玉书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于2003年10月14日被执行注射死刑。管教说,他常常半夜蒙在被子里抽泣,双手也会不停地发抖。当李玉书接到核准裁定,这一结果让他精神彻底崩溃。在看守所的最后一夜,李玉书不时从噩梦中惊醒,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惊叫。

其三:周利民“终显人性”。作为建国以来陕西最大的金融贪污挪用公款案的主犯——建行西安分行北大街支行公司业务部原主任周利民被判处死刑。在法官宣判结束宣布休庭时,周利民签完字,突然转身向听众席大声喊:“妈!妈!”周利民的母亲听到儿子的叫喊后,拨开法警呼喊着:“儿子!儿子!”听到母亲的声音,周利民突然跪倒在地,向母亲磕了个响头,堪称“最绝望的悲情”。

其四:李真“临终反腐”。 自称“河北第一秘”的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贪官。他在反思自己走向毁灭的根源时说:“当前官场上突出的弊害是吏治腐败和结党营私,两者相辅相成,互为渗透,不仅在党内产生了极坏的影响,而且也严重地败坏了社会风气,如不断然采取有效措施严加整治,无疑会成为我们党在前进道路上的极大危险和严重障碍”。

其五:杨前线“有话实说”。 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收受赖昌星贿赂折合人民币140.7万元,并由赖昌星出巨资为其包养情妇,放纵走私,导致厦门关区走私泛滥,并在案发后为赖昌星通风报信,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放纵走私罪,被判处死刑。他临终遗言,有话实说:“领导干部的犯罪根源,我看都是大同小异,不外乎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贪图安逸享受,被金钱、美女、权力所俘虏,几句话就可以概括了。谁都知道这些,但许许多多人,包括我在内也还是无法抵御。”

第六:王怀忠“垂死挣扎”。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精通官场权谋,自诩 “泽中蛟龙”。他做人的原则是 “宁愿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台上大谈廉,台下死要钱”。他贪污腐败,功力深厚,机关算尽,斗智狡辩。案发后他心目中活命的“底线”是1000万元,为了使法院认定的犯罪数额不超过1000万元,他出尔反尔,把亲笔供词当场撕掉,还诬陷办案人员刑讯逼供,声称“历史将证明我这是最大的冤案”。虽然他拒不认罪,但公诉机关用76本卷宗无可辩驳的事实,还是将王怀忠案办成了铁案。

第八:姜人杰“愤然一揭”。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受贿过亿,从他家中抄出的现金来不及点,用秤来清点,据说有23公斤。这位中国第一贪一审被判处死刑。但在此前,姜人杰得知自己可能被判死刑时,大惑不解:“判我死刑?那别人搞的钱比我多好几倍,怎么判?我要揭发。”果然,姜人杰“愤然”一揭,又有不少贪官落网,曾经担任苏州市财政局局长十多年、后升任苏州市政协副主席的赵文娟就是其中之一。

第九:郑筱萸“良心发现”。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纵容手下烂批新药,仅2004年一年就批准了10009种,一年平均每12分钟就有一个药品获得批准。钱装到了他自己和身边人的口袋里,而副作用却在患者身上显现。他在临刑前一天留下的遗书中说,“明天就要死了。临死之前非常害怕。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因为我而受到伤害的人的宽恕吗?”

第十:文强“怨天尤人”。二审维持原判的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已走近人生末路。初落马时,他曾面对镜头痛哭流涕,后悔自己醒悟得太晚。但他在痛悔之余似仍心有不甘,在悔过书中用大段篇幅发牢骚,怪组织多年没提拔自己。把自己腐败的原因部分归结为仕途多年原地踏步,没能升官,“升官不成,就乱用权”,升官不成便腐败。

7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