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暴 第二章 临阵磨枪 第五节 大撤退B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4.html


钟林站在变电站大楼,也就是工厂守军预备队的集结地前面,他看了看正在做战斗准备的预备队士兵,又看了看跟他站在一起的预备队指挥员鱼刚、赵纯他们,说:“好了,现在狙击手和机枪手已经各就各位,只是地雷还没有布置完成,现在大家多拿点地雷,咱么给老毛子多摆点铁西瓜,好好招待一下他们。”赵纯指了指变电站大院里面还剩下的两门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这些玩意咋办?”钟林:“你们把它连到车上,准备机动支援(说得容易)。”赵纯:“可是我们两门炮只有一两卡车啊?”钟林:“看到那边没有,那里有一辆拖拉机,你不会不用它吧?”

钟林回到指挥部(变电站大楼),里面已经已经布置完成,钟林拿起了战地电话话筒。

“火车站那边,现在装了多少?”“报告,我们已经装了差不多三分之一,还需要一些时间。”

“火车站仓库,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报告指挥部,人员全部到齐,装备全部到齐,现在正在埋地雷。”“炼焦车间,准备如何?”“报告指挥部,随时准备战斗!”“办公大楼,准备得怎么样?”“正在埋地雷——我说你们是怎么埋的,怎么能把反坦克地雷直接埋在大门后边,那门一倒,地雷不就完蛋了吗——不好意思啊。”

现在还没事干的预备队士兵正在通向火车站的两条公路上面埋地雷,很快他们就遇到了第一个问题:反坦克地雷数量不足。还是傅勇聪明,拿反步兵地雷和两三枚爆破弹结合,组成了土制反坦克地雷——兼“重型反步兵地雷”,因为步兵踩上去也能引爆它,而且那威力简直不是对付步兵用的。坦克兵们在他们埋地雷的时候还去找他们麻烦,坦克兵们说,你们把地雷埋上了,我们怎么撤?埋雷的说,你们从坦克下来不就可以过来了吗?坦克兵们说,你们把反步兵地雷都埋上了,我们还敢过来啊?埋雷的说,你们不会从火车站的小门进去啊?最后还是钟林过来结束了这一场争论。

蹲在工厂烟囱上,金永烈(狙击手)拿着望远镜,监视着工厂的北面,渐渐的,一辆步兵战车和跟在它后面的一群步兵出现在他的视野内,金永烈放下望远镜,通过电话向指挥部报告:“注意,我看到有一群敌人从北面赶来了,他们有一辆步兵战车——是BTR,后面跟着步兵。”“就这些吗?”钟林问道,“就这些了,步兵人数并不多,看样子是侦查的。”“收到了。”钟林接通了火车站北面仓库,“有一小股敌人朝你们那里来了,是侦察部队,迅速解决他们,别把火力全都显露出来,知道吗。”

BTR60缓缓开向了兵工厂北面,火车站仓库的大门,车内的机枪手架着14.5毫米口径的KPVT重机枪,监视着兵工厂的北门。BTR60在大门前停下,跟在车后面的两名步兵上前去,在大门上安上炸药。

炸药爆炸的巨大威力炸垮了大门,BTR60的驾驶员见到大门倒下松了口气,本来还以为中国人会在上面按上个诡雷,没想到他们连这种小把戏都不会,看样子自己真是高估他们了。

看见敌人炸开了大门,正准备进来,负责指挥的排长招呼他手下的士兵:“注意了,敌人来了,呆会儿只准火箭兵打装甲车,手榴弹招呼步兵,实在不行了才准用枪,明白了吗?”“明白了。”“好,快去做准备。”火箭兵的69式40火箭筒的反坦克弹头已经瞄准了那辆BTR60,不过比较麻烦的是那辆BTR60上面加挂了沙袋,这可能会影响火箭弹的效果。

既然要保险,那么就打绝对会有效的地方吧,火箭兵心想,于是他将火箭筒的瞄准镜对准了BTR60的车轮,很不幸敌人没有注意到那里的防御。一枚反坦克火箭弹飞向了车轮,火箭筒的尾焰足以暴露火箭兵的位置,火箭兵在打出那发火箭弹后迅速转移。那辆BTR60的一个轮子被打飞了,整个装甲车迅速失去了控制,一头撞上路边的一堆木箱子。

“打,狠狠地打!”排长大喊一声,同时扔出两枚拉了线的77式木柄手榴弹。木柄手榴弹的另一个优点就是容易拉,因为圆形手榴弹的保险销拉起来很费力(至少要九斤的力气,所以电影里面用牙把手雷保险销扯掉是很无知的),而木柄手榴弹一下子就可以扔出很多枚。一大堆手榴弹迅速扔到了前进的敌军步兵脚下,敌人迅速后退,有的敌人想把扔过来,但是这些手榴弹是在拉开后延迟了几秒的,因此在落地后迅速爆炸了,一团团混合着白色和红色的烟尘升起。

“喂!老毛子就这么两下子吗?”一名守军士兵看着趁着烟尘撤退的敌人,说道。“傻啊你个瘪孺子,那是老毛子的侦察兵,待会儿大部队要来得的,现在他们是来望风的,看看咱们防守的严密程度。”另一名士兵说,“等他们的大部队来了,你小子就等着哭吧!”

“现在大家注意了,我看到有一大群敌人朝炼焦车间——哦,不是,似乎是修理车间那边去了,希望修理车间做好准备。”金永烈放下了望远镜,拿起身边的85式狙击步枪,瞄准了正在前往修理车间的敌人。

寻找一个有价值的目标,然后射杀——这是他的想法,因为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狙击步枪了,而且是在这么远的距离。他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摸过狙击步枪了,而且自己一旦开枪,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呆在这个烟囱上,跟活靶子没有区别,还是老老实实的在这上面当观察员算了。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自己在上面只有当观察员的分,不然他也不会把烟囱顶部这里掏开一个洞然后再在里面放上一个垫子——他可不希望因自己一不小心掉进烟囱里面而完蛋。

“修理车间,做好准备了吗?”“报告,我们这里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随时准备迎击敌人的进攻。”“呵呵,少在这里慷慨激昂吧,现在就有一群老毛子朝你们那里冲过去呢,有没有信心?”钟林在变电站楼顶上一个用沙袋和板条箱堆砌成的掩体里面观察敌人的动向。这个变电站的屋顶上除了这个观察站以外,还有数个机枪掩体和一门100毫米迫击炮,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制高点。“修理车间,老毛子冲进你们北面的仓库了,你们怎么还没有反应?”“仓库?我们在那里没有人啊?”“开什么玩笑,要是仓库丢了,敌人不就抄了炼焦车间的后路了吗?快把仓库给我们夺回来!”“你说得容易!我们就这么点人,防守起来豁子就不少,还搞啥进攻!我们的人现在在修理车间北面埋地雷,我得让他们快点回来。”

“好了好了,”钟林扔掉电话话筒,“好好的一个据点就这么丢了,看样子这场仗没法打下去了。”“别那么悲观吗,我们先丢了一个仓库给他们,能让他们放松警惕,说不定接下来要容易些。”赵纯说。

占领仓库的敌人没有继续前进,但是炼焦车间这边的敌人可就等不及了,有一群步兵在BMP2和BTR60的掩护下向那里发起了进攻。

外挂沙袋,内附反应装甲的BMP2打头阵,运载着步兵的BTR60紧随其后,接下来是支援的装甲卡车。“小心点,老毛子来了,这次他们可是玩真的,大家要小心。”排长蹲在火车站仓库的矮墙下面,轻声提醒他手下的士兵。这些矮墙从外面开起来没有什么特别,它的玄机在内侧,里面堆放着沙袋和木板,其强度足以抵挡12.7毫米机枪弹的攻击(前提条件是那堵矮墙还存在)。“为什么我们不装备反坦克步枪呢?”潜伏在火车站站台旁的一堆杂草后面,一门85毫米野战炮隐蔽着,炮手将自己的身体藏在防盾后面,以躲避敌军火力打击。炮手觉得,用野战炮打装甲车,炮口火焰和声音太大了,还不如二战时的反坦克步枪实在。“火箭筒也不错嘛。”炮班班长盯着敌人那辆正在前进的BMP2说,“火箭筒有几个致命的缺点——尾焰大,射程短,精度差。这一点上面不如反坦克步枪。”炮班班长一脸“就你聪明”的脸色盯着他:“少说废话多办事。”

“好了,现在敌人的步兵战车开始放下步兵了,兄弟们抄家伙伺候着。”排长通过矮墙的漏窗盯着外面。“放!”85炮的炮班班长大手一挥,一发85毫米穿甲弹立即出膛,撕开了BMP2的外挂装甲,撕破了它真正的装甲。一团耀眼的火花带着金属流溅射,那辆BMP2完蛋了,同时,各轻武器火力点也开始了攻击。敌军步兵在BMP2遭到炮击后迅速找掩护,只是炼焦车间阵地前方事先已经被清理干净,没有留下什么可以被当作掩体的物体。敌军的BTR60装甲车开上来进行火力支援,同时另一辆BMP2开始上前开火,30毫米机关炮对准那些暴露的轻武器火力点,很多刚刚抬起头的士兵被迫趴下,但是他们的掩体——一堵后面加了沙袋和木板的矮墙也顶不住敌人的30毫米机关炮的连续打击,很多面墙都在30毫米机关炮的打击下被打碎了,敌人的步兵撑着这个间隙又冲了出来,同时他们后方的82毫米迫击炮也开始了炮击,支援前线步兵的行动。

一个设置在集装箱堆里面的火箭筒小组躲过了敌人的火力打击,他们的高度优势使得他们可以打击敌人那辆BMP2的顶部,那里没有外挂装甲保护。一发40火的穿甲弹头击穿了BMP2的顶部装甲并击毁了它。

“把老毛子赶回去!”排长喊道,同时拿起地上的RPG22一次性火箭筒向地方一辆BTR60开火,火箭弹在BTR60的外挂装甲打开一个缺口(出丑了),另一名士兵迅速拿起80单兵对准那个缺口,火箭弹准确的集中了那个缺口并将那辆BTR60摧毁。后方的敌人开始发射烟幕,掩护步兵撤退。虽然敌人对炼焦车间的又一次进攻被打退,但是他们趁这个机会在面对炼焦车间和火车站仓库的大门那里建设了一个阵地,在那里布置火器,随时准备再次进攻。

“注意啊,现在敌人停止了对炼焦车间和火车站仓库的进攻,但是——嘿,他们往修理车间那边去了,修理车间的人小心啊。”金永烈放下望远镜,对话筒说道。

钟林:“修理车间准备好没有?”“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上衫调好93式60毫米迫击炮,拿起一枚60毫米炮弹。93式60毫米炮击炮的优点之一就是反应快,而且单人单炮也十分容易。不过迫击炮的最小射程还是太远了(对比步兵轻武器),尤其是小口径迫击炮,因此它必须设置在距离一线阵地比较远的地方。“哎,还是老式的触地引信,就没有空爆的吗?”上衫看着他手里那枚60毫米炮击炮弹叹了口气,“要是空爆引信就好了,敌人就算是趴在地上也躲不过的。”

“再次提醒修理车间那边小心,我看到一些敌人正在爬上仓库的顶篷,看样子他们要居高临下哎,修理车间和炼焦车间那边都要小心一点啊。”金永烈看了看修理车间。“收到了,看样子我的迫击炮这次要派上大用场了。”

一辆BMP2步兵战车从仓库东面的公路朝修理车间前进,后面跟着的步兵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身体跟随在BMP2后面。这次敌人采取了声东击西的办法,东面这边的BMP2声势不小,但是爬上仓库顶篷的步兵却在悄悄的靠近边缘。BMP2加大了马力以便吸引更多的注意力过去,掩护爬上顶篷的步兵的行动。“可惜啊,他们想声东击西,却不知道我们有鹰眼。”上衫说着说着就将一发60毫米迫击炮弹放进迫击炮炮膛里。通的一声,炮弹出膛直接跳上了仓库顶篷,接下来又有好几枚迫击炮弹朝顶篷打了上去,但可恶的是顶篷边缘有一条管道挡住了炮弹落下的路线,给敌人支起了一顶安全伞。

“啊,我早就建议拆除这条管道的,可是他们就是不听!”上衫显得非常生气,但是也无可奈何。他身边一个89式重机枪掩体开始向顶篷上的敌人射击。那顶篷并不是什么防弹材料,12.7毫米口径的机枪弹轻易地打穿了顶篷并用它那可怕的威力将上面的敌人撕碎。“注意,BMP来了!”刚才那辆玩声东击西的BMP2现在由助攻变成了主攻,一露头边用它那30毫米口径的2A42机关炮对准修理车间一顿扫射,上衫他们隐蔽在沙袋后面还没什么事,但是沙袋前面那些人可就惨了,他们的掩体只是一堆铁筒和箱子而已,不是铁筒被打飞就是箱子被打碎,然后自己——好一点的被30毫米机关炮弹的破片打死,倒霉的直接碎尸。不知道是谁发射了一发火箭弹,准确地击中了那辆BMP2的炮塔,将它的炮塔直接与车体分离。上衫似乎看见了那被打飞的炮塔里面,还残留着乘员的上半身……

“呕……”受不了了,他立马就吐了,他可是从来没见过那种场景。

失去了顶篷上的高度优势和BMP2的装甲掩护,敌人的步兵的火力优势没有了,守军开始发挥自八路军时期就开始使用的战术——手榴弹雨。77木柄、67木柄不要钱似的扔到对面去,那效率堪比AGS17,敌军步兵很快就被压制到了掩体后面。“哎,我说老毛子们躲到箱子堆后面干啥?”一名守军士兵见状,拿起沙袋后面的87式自动榴弹发射器对准前方开火。

“好了,老毛子总算撤退了。”“嗯,不过我这87式上面粘粘呼呼是啥?——嘿,你个小日本子,没事在这里吐什么?”上衫指了指那个被打飞的BMP2炮塔,那个炮塔经过燃烧,里面的人体组织的气味开始发散了。“还好,我最近鼻子不通气。”“我这手咋办?”“咋办?凉拌!谁让你不戴手套的。”

“这几次进攻就这么虎头蛇尾?”钟林在看完修理车间战斗的场面后,放下望远镜,显然,他对敌人的这种“添油战术”感到不理解,鱼刚正在通向火车站的两条公路上面埋地雷,没有在指挥部里面,不然他看见上衫呕吐的样子会哈哈笑的:“谁叫你让俺难堪的。”

“厄,敌人这次好像要玩真的了,他们从东面来了,有坦克——重复,有坦克,是T55,跟随着大量步兵——啊,还有步兵战车掩护,他们朝工厂办公大楼来了。”钟林接到老金的报告后向东面一看——厂办公楼把视线给挡住了,他干脆直接向办公楼那边打电话:“你们那边看到什么没有?”“看到了,敌人很多啊,我们压力很大啊。”因为修理车间和炼焦车间、火车站仓库那边只要对付从一条路上来的敌人就行了,而他们要对付从两条路上来的敌人,压力不可谓不大,因此傅勇亲自在那里压阵。

“你要小心点啊,”傅勇对一名以一辆吉普车为掩体的机枪手说,“你那辆吉普车可是老钟的坐驾。”“啊!”机枪手显得很惊慌,“那他为什么不把这辆车开走?”“唉,是整个兵工厂的防务重要还是自己的吉普车重要?”说话间,发动机引擎的声音越来越近了,隐蔽在掩体后面的众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哐的一声,A大门猛地晃动了一阵,但是并没有倒下。“撞击不成功。”傅勇自言自语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