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护送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大虎回到军区敌工部后,将缴获的武器弹药、光洋、金戒子和情报交给了厉部长,并将这次执行任务过程中出现的情况向厉部长做了汇报,并对自己出现的纰漏进行了检讨。厉部长对大虎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在执行任务中根据情况随机应变,并在任务完成后能冷静地分析自己暴露出的问题进行检讨很满意。

厉部长对大虎鼓励道:“我们就是要在工作中学习,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提高自己的工作能力。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工作的,只要我们不断地学习,谦虚谨慎、不骄不躁,我们就会不断地进步。”

七七事变后,为了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斗争,平、津、保定、唐山等华北大城市的共产党员,很多都撤出了城市来到农村开展抗日斗争,大城市党组织被极大地削弱了。

为了贯彻落实党中央和毛泽东关于地下工作要“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指示,发展大城市的党组织力量,组建对日占区的情报网,为抗日根据地购买急需的物资,晋察冀军区敌工部抽调了一批有地下工作经验的同志,派往平津地区开展地下工作。

七月初的一天,通信员来找大虎,要他到厉部长屋里去一趟。大虎立刻跟随通信员来到厉部长住处,厉部长对面坐着一位身穿军装的女同志。大虎来到厉部长面前敬了个礼,厉部长站起说道:“大虎同志,由你护送徐燕南同志去北平。”“是!”大虎答道,伸手和徐燕南握了握。

徐燕南微微一笑,一身得体的灰军装显得英姿飒爽。厉部长又说道:“具体行动细节,你们俩商量吧。”大虎答了声“是”,和徐燕南一起走了出来。

两个人漫步走出驻地,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还是大虎先开的口:“你要回北平?”徐燕南点了点头,说道:“组织上决定派我回北平从事地下工作。”“从事地下工作很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被敌人发现,你要多加小心。”大虎说道。徐燕南点了点头:“你经常来往敌占区,也要多加小心,我们一定要亲眼看着日本鬼子被赶出中国!”

“咱们怎么走?”徐燕南问道。“从这里到北平有两个方案:一个方案是沿咱们来晋察冀根据地的原路回去,优点是路线咱们比较熟悉,基本是在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势力范围内活动,相对安全一些,缺点是中途也要过几道封锁线,而且路途遥远,花费时间很多。另一个方案是我们从根据地出来,到保定坐火车回北平,优点是省时省力,缺点是基本在敌占区活动,风险很大。”大虎想了一下说道。

“你倾向于哪种方案?”徐燕南问道。大虎说:“我倾向于第二种方案。”

第二天两人一起来见厉部长,厉部长询问行动方案,大虎将两个方案说了。厉部长问大虎倾向那个方案,大虎说倾向第二个方案。厉部长说:“谈谈你的理由。”大虎说:“目前日军刚刚占领华北,敌人各个组织之间还不是很熟悉,如果化装成特务应该容易混过去。看似危险,其实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

厉部长思考了一下问道:“你打算冒充哪个系统特务?”“天津日本特务机关,我在天津保安总队时,比较熟悉天津特务机关。”大虎想了想说道。“好吧,我给你们制作一份假证件,你们准备准备,后天动身”厉部长说道。大虎和徐燕南敬了个礼,退了出来。

两天后,大虎和徐燕南离开根据地,悄悄潜入了保定城,住进一家旅馆。大虎买了两张第二天去北平的火车票。

第二天,大虎一身西服,头戴礼貌,还带了一副墨镜,将枪插在腰间,照着镜子瞅了瞅,活脱一个特务形象。徐燕南一身旗袍,脖子上带着一条项链,也带了一副墨镜,手里拎着一个小包,也是怎么看怎么像个女特务。徐燕南的手包里有一把左轮手枪。

两个人肩并肩走出旅馆,叫了一辆黄包车,直奔火车站。两个人旁若无人地来到火车站检票口,刚刚开始检票。检票口处有汉奸和日本鬼子在检查进站旅客。大概是被两个人的装扮和旁若无人的气势给镇住了,对两个人连查都没查就放行了。

大虎买的是一等舱的票,两个人来到一等舱,在车厢中间的位置面对面坐下来。过了有十多分钟火车开动了,大虎警惕的扫视着车厢里的每一个人,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那时候的火车可不像现在又是高铁、又是动车组的,既快又舒适。那时候的火车每小时也就三四十公里的时速,慢得像牛车,而且中途又时常停车错车,坐火车是个很枯燥的事情。

过了徐水县城,火车上开始例行检查。两个日军和三个汉奸开始对车上挨个检查,检查到大虎这里时,大虎和徐燕南将军区制作的假证件,拿了出来。日军接过证件一看,大虎的证件上写的是天津特高科大尉,徐燕南是中尉,立刻恭恭敬敬递了回来,敬了个礼走了。

鬼子和汉奸检查完这节车厢走出去之后,离大虎座位不远有个穿长袍的男人走了出去。过了几分钟后又走回了座位,经过大虎身边时瞥了大虎一眼。就这一眼,大虎就感觉到了不寻常,大虎往那个人座位望了望,发现那个人在和同座位的人低声说着什么,还不时向大虎他们看上两眼。

大虎仔细观察着他们的装束、表情,看不出什么身份,大虎知道:越是看不出什么越危险,这说明对方是老手。大虎可以肯定,对方肯定是特务,就是不知道是哪个系统的。大虎紧张地思考着自己哪里出现了纰漏,忽然想到一定是日军向自己敬礼的举动引起了对方怀疑。刚才那个人出去,一定是去向日本人询问自己的身份去了。如果自己判断是对的,对方现在怀疑自己,说明对方是天津特务机关的。只有天津特务机关的人,才能一看就知道自己是假冒的。

大虎判断是正确的,这两个人真是天津特务机关的日本特务。就是日军检查人员向大虎敬礼,引起了他们的怀疑。通过询问检察人员,两个人立马断定大虎他们两人是假冒的,只是他们不知道大虎他们是中共特工呢,还是国民党的特工。

大虎悄悄将自己的判断告诉了徐燕南,告诉她做好应变准备。大虎打定主意,只要对方过来自己就抢先动手干掉对方,然后凭借假证件混过去,死人是什么都说不出来的。

一路上,那两个特务一直没有行动。火车驶入天津站,大虎全神戒备着,直到火车开车,那两个人还是没有动手。大虎思考着对方的意图,很显然对方是想跟踪自己,顺藤摸瓜找到联络站。大虎暗暗吁了口气,只要下了火车,就由不得他们了。大虎将自己的想法悄悄告诉了徐燕南。

火车开进终点站北平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大虎和徐燕南走出火车站时,发现两个特务悄悄跟在后面。大虎和徐燕南打了一辆黄包车,向北大方向而去,两个特务也打了一辆车跟在后面。

在北大附近的一条胡同口,大虎和徐燕南下了车,走进胡同。这条胡同是个死胡同,里面很僻静。大虎和徐燕南一左一右隐藏在胡同里面的两个大门楼旁边。不一会儿,两个日本特务手里端着枪,悄悄摸了进来。

等他们走到近前,大虎和徐燕南一同出手打掉了两个特务的手枪。两个日本特务也不是庸手,立刻和他们厮打起来。但是两个日本特务吃亏在后进胡同,不适应胡同里的黑暗环境,有些手忙脚乱。

大虎扑出去打掉特务手枪时,特务也几乎同一时间一拳向大虎要害击来。大虎用手一拨一扣,拿住特务手腕,一脚踢中特务裆部,然后回手一掌拍在特务后脑上。大虎一掌可以拍碎一个拳头大的鹅卵石,你想想这个特务会是什么后果。立刻被拍碎了后脑海。

徐燕南那边却是落在了下风。毕竟日本特务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而徐燕南只不过是半路出家练得形意拳,对付一般人还可以,对付经过专业训练的就不行了。大虎冲过来,三招两式就把剩下的日本特务给毙在掌下。然后将两个特务身上能证明身份的所有东西全部搜走,离开了这个胡同。

到外边打了一辆黄包车,直奔徐燕南家而去。在徐燕南家里,徐母紧紧搂着女儿不肯放手,生怕女儿再走了,徐父也在偷偷落泪。一晃分别一年多了,只能在梦中和女儿见面,做父母的能不心痛吗?但是徐父徐母也知道:“女儿是在为国家、为民族做大事,应该支持女儿。”

过了好久,母女二人才分开,徐母给两人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吃过饭后,大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天就亮了。大虎辞别徐家人,踏上了归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