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前传 火烧连营 (四)

sy65048 收藏 2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0.html[/size][/URL] 陈旧的老城门上依然飘扬着鬼子的膏药旗,守门的日本兵也比以前多了,他们对赵家山和小波进行了严格的搜身,然后才放他们俩进城。由于驻城的鬼子兵力加强的原因,行人稀少的街道上显的格外的冷清。赵家山在县城南街口,找到了正坐在路边编扫帚的二舅。对于赵家山的突然出现,二舅吓的瘫坐在了地上。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10.html


陈旧的老城门上依然飘扬着鬼子的膏药旗,守门的日本兵也比以前多了,他们对赵家山和小波进行了严格的搜身,然后才放他们俩进城。由于驻城的鬼子兵力加强的原因,行人稀少的街道上显的格外的冷清。赵家山在县城南街口,找到了正坐在路边编扫帚的二舅。对于赵家山的突然出现,二舅吓的瘫坐在了地上。他十分紧张的向着四处看了看,小声问:“我娘啊,外甥……你是人还是鬼呀,你可不要吓唬你二舅呀……”

赵家山转头看了看站在路对面,正给他放哨警戒的小波,回过头来对二舅说:“二舅,你这是怎么了,我来吓你做什么?”

“你不是和大队的鬼子一起……给烧死了吗?我这几天正后悔让你到那里去……我……”二舅说着扯起围裙开始抹眼泪。

赵家山忙说:“二舅你别哭了,我现在这不是没事儿挺好的吗。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在那里,那火烧死的都是鬼子,怎么会能烧到咱中国人呢。我问你,现在县城里怎么个形势呀?”

二舅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赵家山,忙说:“噢,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呀。这县城里……形势很紧张,我摆了好几天摊了,还没有卖出一把扫帚……”

“二舅,我是问你这几天城里是不是又来了新鬼子,你知道来了多少吗?”赵家山截住二舅的话后又问。

二舅伸着脖子往鬼子大队方向看了一眼,小声说:“来了挺多呢,比原来那个东野在的时候还要多一倍呢。”

“噢……行了,我知道了。二舅你忙吧,我要走了。”赵家山说着转身就要走。

二舅一把拉住赵家山的胳膊,说:“哎,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你小子这又是往哪里跑呀,一会儿快跟我回家!”

“二舅,我是不能跟你回家了,你和家里人多保重吧,我现在是这个……”赵家山说着用手势在二舅的面前比划了一个“八”字。

二舅吓的浑身颤抖差一点瘫坐在地上,被赵家山一把给拉住了。二舅用发抖的声音说:“孩子……你,你简直是不要命了,你怎么不听我的,你现在就退出吧。”

赵家山忙安慰的拍了拍二舅粗糙的手,说:“二舅呀,外甥也想跟你好好学手艺好好过日子,可是现在看来是不可以的,有鬼子一天在,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再说现在我已经加入了,怎么能退呢。你多保重吧,我还有别的事先走了。”

二舅又说:“孩子呀,你等一等。我听说为了查起火的事儿呀,鬼子把长官镇的大汉奸刘金狗也给调过来了,你们可都要小心呀,那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呀。”

“我管他是什么狗,只要让我捉住了,我一定会扒了他的狗皮!哼!”赵家山说完转身就走。

二舅还想叮嘱几句,可是赵家山已经转身离开了,只好默默的站在路边,不放心的看着外甥的背影走远。

东野大队所住的院落已经是残墙断壁,寒风掠过的废墟上不时飞舞起黑色的烟尘。几名日本兵在各个角落上站立,不允许行人向着废墟靠近,几名身穿白衣的日本人正在杂乱的地上寻找与勘察。赵家山和小波沿着路边慢慢走过,看到在废墟的另一边还站着一名中国人,摇晃着肥胖的身体来回的走动,黑色的礼帽和背在身上的盒子枪都说明此人身份不一般,而藏在墨镜后面的眼睛也显的深不可测。

赵家山在县城的街上走过之后探明,新来的日本鬼子都住到城北,为了防止再发生意外,住兵的大院外岗哨十分严密。赵家山从城北拐回来,经过中心街上包子铺的时候,看到那里有几名鬼子在吃包子。包子铺里的伙计把刚刚下屉的包子端到门口,白色的雾气和香味儿向着街上弥漫,几名鬼子吃的十分开心,高兴的哇哇乱叫。

在包子铺的旁边有个年青的铁匠正在打铁,寒风凛冽的腊月天里,他竟然脱下了厚厚的棉衣,他黝黑结实的肌肤上挂满了汗珠儿,烧红的铁条被他手的铁锤敲打的火星飞溅。

看着吃的十分开心的鬼子,赵家山想起了王大河曾说过的话,这家包子铺是汉奸刘金狗老丈人开的,也算是有日本背景的饭店。想到这里赵家山恨的牙根有些疼,真想冲进包子铺里杀个痛快。

小波望着升腾出的白色水气,小声说:“小山子,你是不知道呀,这刚出锅的包子,咬一口直喷油呀……唉,等把鬼子打跑了,我要天天吃包子,上顿下顿一天三顿的吃,我一定给吃够了……”

“行了,你看你谗的那个样儿,咱们走吧,以后有你吃够的时候。”赵家山说着拉起小波就往前走。

赵家山的小波二人起身刚要往前走,就在这时包子铺的掌柜的李惠,手里端着把小茶壶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正在吃包子的鬼子忙满脸堆笑的打招呼。接着他又来到铁匠的旁边,喝了一口茶水后问:“哎,我说小子,你给我打的新炉条好了没有呀?告诉你啊,要是打好了我有赏,要是手艺不精打不好,以后你可别在这条街上做生意了……”

李惠说话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赵家山与小波的侧面身影,忙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然后认真看起两个有些走远的背影。

铁匠手中的铁锤叮当作响,他挥着胳膊说:“掌柜的你放心吧,我要是连个炉条都打不好,那我从今往后也就不在当铁匠了。”

李惠没有理睬铁匠的说话,此时记忆里捡拾回了一些残碎记忆。那天有人偷包子被伙计打,而又人抱打不平出手相救,而又有东野大队做饭的伙计前来说情……李惠想到这里脑子里忽然灵光闪过。刚才从门前走过的正是偷包子挨打的那小子,和出手相救的那个粗壮少年。东野食堂的伙计说情是他的徒弟,然而他们却没有被那场大火给烧死,这说明了什么?李惠想到这里忙从包子铺里又跑出来,他向赵家山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忙飞快的跑向了东野大队废墟方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