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先生透露县广场石柱系按领导生辰八字设计

guanghuidaolu 收藏 1 177
导读:风水,指的是住宅、坟地等所处的地理位置,如地脉、山水的走向等。《辞海》对风水的解释则是:亦称“堪舆”,中国的一种迷信。风水之术,数千年来在我国并非主流文化。但俗话说“风水轮流转”,这风水之术近年似乎也“转”来了受人追捧的好运。记者发现,在“风水”的众多追捧者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党政官员群体”。   刘鸿吾(化名)就是一名周旋在官员身边的风水先生,观面相、卜官运、看风水,甚至帮着规划城市建设,被当地官员奉为座上宾,尊称为“刘大师”。最近,他向《半月谈》记者揭露了某些领导干部笃信风水的荒唐之举。

风水,指的是住宅、坟地等所处的地理位置,如地脉、山水的走向等。《辞海》对风水的解释则是:亦称“堪舆”,中国的一种迷信。风水之术,数千年来在我国并非主流文化。但俗话说“风水轮流转”,这风水之术近年似乎也“转”来了受人追捧的好运。记者发现,在“风水”的众多追捧者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党政官员群体”。



刘鸿吾(化名)就是一名周旋在官员身边的风水先生,观面相、卜官运、看风水,甚至帮着规划城市建设,被当地官员奉为座上宾,尊称为“刘大师”。最近,他向《半月谈》记者揭露了某些领导干部笃信风水的荒唐之举。



官员对大师言听计从



我从事这行已有20个年头了,以前主要给人看看阴宅、算算命、指点下前程,仅能养家糊口。没想到这几年风水突然热了起来,尤其是在一些官员和企业老板圈子里。很多官员对风水很痴迷,见到我毕恭毕敬,一口一个“大师”地叫着,对我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其实,我在当地小有名气还多亏了一个领导的关照。前些年,他在乡里当一把手。有一个我认识的企业老板想巴结他,便把我介绍给这个领导看手相,一来二去就混熟了。有一次,领导单独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关上门,很不自然地问:老刘啊,我在这个位置上呆了七八年了,你给我算算啥时候能动动啊。我掐指一算说,不出3个月,准能官升一级。说来也巧,不到半年,他果然被提拔到县委组织部当部长。此后,这个领导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经常邀请我参加他的私人聚会,因而结识了不少官员,我的“神通”也就慢慢传开了。



在我接触的一些官员中,有不少是局长、镇长、书记啥的,有的在一个位子上干得久了,想得到提拔,会找我占卜官运。幸好那位当组织部长的领导私下里时不时给我透*人事安排上的消息,再结合我的分析判断,经常能说到点子上,让那些干部很受用。



参与城市规划最赚钱



这几年干这行我挣了些钱,但基本上都不是官员自己掏腰包,而是围着他们转的老板“埋单”,一次少则1000元,多的时候可达3000~5000元。其实最挣钱的还不是占卜官运,而是参与建筑设计甚至是城市规划。



因为在当地有了些名气,再加上有领导罩着,我担任了县周易学会的副理事长,于是经常以学会的名义参加县里各类建筑的规划设计。一些有实权的局、委、办要盖办公楼,特别迷信风水,常请我去拿主意,我便从中收取咨询费,一般1万~2万元。还有单位干脆与我们学会签订合同,一年提供5万元咨询费。



前几年,县里建人民广场,广场上耸立的标志性建筑──8根盘龙石柱,其实就是按照县重要领导的生辰八字设计的。近两年,县里规划新区,我担任了顾问,县财政局一次性划拨了8万元给我们学会,名头是规划设计费。


受贿被查找大师消灾



帮人“抬轿子”的事我愿效劳,伤天害理的事我可不干。有一次,某局副局长为了排挤与他竞争局长位子的对手,竟愿花一万元钱让我用巫术“诅咒”对方。我不愿干,可又不敢得罪这个副局长,于是推脱说身体不适,发不了功,最后不了了之。



最让我感到荒唐的是,个别有问题的官员竟然想通过看风水“逢凶化吉”。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干部偷偷找到我,“扑通”跪倒在地,连声说:“大师,救命啊!”原来,他这两年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了相当数额的贿赂。最近听到有人举报的风声,害怕东窗事发,便找到我想方设法“消灾”。



这个活我可不敢接,于是劝他还是主动向有关部门交代,以求宽大处理。听没听我的劝我不知道,后来听说他锒铛入狱,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在这里,我要奉劝那些腐败干部,看风水抹不掉污点和劣迹,还是那句话说得好: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大师称命里缺“桥” 官员忙改国道建桥



记者了解,官员信奉风水的一个最著名的案例,来自山东省泰安市原市委书记胡建学。曾有人预测说胡建学可当副总理,只是命里缺一座“桥”。他因此下令将已按计划施工的国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库,并顺理成章地在水库上修起一座大桥。不过,他终究与副总理职位无缘,倒是因贪污受贿罪行暴露,被山东省高院判处死缓。



在“落马”官员中,有胡建学这种“爱好”的不在少数。如果说这仅代表了个人行为,那么曾轰动一时并遭到严肃查处的山西省交口县原领导“补风水”事件,则是集体信奉风水的典型。上世纪90年代,时任山西省吕梁地区交口县委书记的房吉华、县长李来福请风水师到交口县看“风水”。一番勘察下来,风水师称县委大院“风水”不好,破解之道是在比县委大院低的地方重修看守所、在县城里兴修牌楼,在县委大院的中心和四角埋下“镇邪物”和“升官符”等。在风水师的指点下,一幕幕荒唐剧上演:夜深人静之时,数十人齐刷刷地跪于香案前,在县委大院内埋下桃木弓箭、铜镜、升官符等物;县里还以各种借口重建看守所、新修牌楼,并在县委大院房顶上砌了一垛无用的女儿墙,以高出其他建筑物一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