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收杀贫济富 专家设想取消税务部门

倔强小牛 收藏 9 320
导读:中国的税收体系复杂,税收环境混乱,既推高了税收成本,又阻碍了公民的纳税热情。经验告诉我们,越是复杂的东西,效率往往越是低下。化繁为简是中国税收改革的一个方向 文/本刊记者 尧尧 先给读者提几个问题:作为普通纳税人,你需要交多少种税?缴纳税额是多少?我国共有多少种税种?国税和地税各自的征收范围是什么?征不征税,征什么税,怎么征……谁说了算? 我想,倘若没点儿专业知识,一般人铁定回答不了上述问题。就是所谓的业内人士,也不容易说明白。 中国的税收体系复杂,税收环境混乱,既推高了税收成本,又

中国的税收体系复杂,税收环境混乱,既推高了税收成本,又阻碍了公民的纳税热情。经验告诉我们,越是复杂的东西,效率往往越是低下。化繁为简是中国税收改革的一个方向


文/本刊记者


先给读者提几个问题:作为普通纳税人,你需要交多少种税?缴纳税额是多少?我国共有多少种税种?国税和地税各自的征收范围是什么?征不征税,征什么税,怎么征……谁说了算?


我想,倘若没点儿专业知识,一般人铁定回答不了上述问题。就是所谓的业内人士,也不容易说明白。


中国的税收体系复杂,税收环境混乱,既推高了税收成本,又阻碍了公民的纳税热情。经验告诉我们,越是复杂的东西,效率往往越是低下。因此,化繁为简是中国税收改革的一个方向。


税种繁多 重复征税


我国现行的税制共由多少种税组成?


记者原本以为这是一个挺简单的问题,但采访发现实则不然。记者收获的答案可谓五花八门。一般的人基本答不上来,只笼统感觉很多,说有几十种。就是专家,给出的答案也不尽相同。有说23种的,有说27种的,有说47种的,还有说60多种的。还有人下意识地将名目繁多的各类费也计算在内,得出的答案更加天文。这也理所当然,毕竟在中国,纳税人也有“纳费”的义务。尽管大家给出的答案不一,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多。


到底有多多?记者开始求助于税务部门的官方网站。记者先查阅了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网站,说中国的税收制度共设有25种税;随后,查阅了更加权威的国家税务总局的网站,相关表述为,“目前,中国共有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资源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城市房地产税、城市维护建设税、耕地占用税、土地增值税、车辆购置税、车船税、印花税、契税、烟叶税、关税、船舶吨税、固定资产投资方向调节税等20个税种。”两者略有出入,主要是前者将遗产税、证券交易税等尚未开征的几个税种也算在内了。


20多种税,绝不是一个小数目。据记者了解,我国香港地区,本土税种不足十种,主要包括:利得税、物业税、薪俸税、厘印税、增股税、印花税、遗产税,对于五种特殊产品还涉及进口关税(烟、酒、化妆品、汽车、燃油)。


“为什么我们要搞这么多种税?我听说美国正在研究缩减税种,目标是都囊括到一种税里面。”中国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钟永生表示,税种越多,纳税人的纳税成本越高。他曾看到过一个数据,说:香港每个企业平均每年在纳税上所花的时间大约是80个小时(以8小时为一个工作日,约10个工作日),而在内地需要花872个小时(接近100个工作日)。前者差不多只占后者的1/10。


“税制这么复杂,将影响企业创业的积极性,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创业热情。节省下的时间干什么不好?”钟永生为企业在缴税上消磨如此多的时间感到惋惜,认为不值。


税种繁多导致严重后果,就是重复征税。我国对生产、流通、交易、保有等多个环节征税,纳税人备感税负压力沉重。


国税VS地税


国税、地税两套机构分设,是我国征税系统的一大特点。我国从1994年开始实施“分税制”财政体制。


实际上,分税制在一定程度是地方与中央博弈的结果,是平衡两者财权与事权的一种手段。“(采用分税制前)中央和地方之间,财权和事权不相对等,地方承担的事情多,而支配的财力少,中央支配的财力多,但办的事特别少。分税制有利于事权和财权的合理分配,在当时的背景下应该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随着中国社会经济不断的持续发展,在当时起了很好作用的东西现在可能就成了制约社会经济的一个因素。”钟永生表示。


谁都希望多拿钱,少做事。政府把内部摆不平的事拿出来,摊到了纳税人的头上。


国税和地税分设两套机构,虽暂时解决了中央和地方的内部矛盾,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它导致征税成本和纳税成本“两高”,还造成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


据钟永生说,我国征税成本超过10%,也就是说纳税人每纳1元钱的税,其中就有1毛钱被税务机关花掉。而美国的征税成本在1%以下。


“企业要向两个机关去申报,有些报表是共同性的,像资产负债表等,报表都要多打一份,每年要多砍伐多少树?再说,如果只需要去一个机关,少跑一点,北京市的交通还能更畅通一点,也有助于环保。所以,现行的征税系统与当下所倡导的低碳经济可谓格格不入。”钟永生说。


此外,税务机关每年都要对企业进行年检,有的税务干部还要亲自到企业去调查,两套税务机关,年检内容可能大同小异。这样,既增加了税务部门的管理成本,也增加了企业接待应付的成本。


“如果把征税、纳税这两块成本节省下来,每年很可能会给中央财政再增加1万亿的财政收入。”钟永生说。


钟永生认为国税和地税应该统一。“有一套税务机构足以。纳税人只要把钱交给国家就可以了。至于中央和地方政府之间怎么分,这是我们公务员该办的事。我们有这么庞大的公务员队伍,完全有能力把它分配好,而不必要劳烦纳税人。”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