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岛女婿 正文 65.叛逃的海员。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2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size][/URL] 楼上完全是居家的房间,一上楼梯是一个客厅,一张很大的竹制圆桌靠着窗户放着,桌子上摆着茶盘茶碗,桌子中央是一盆竹子盆景.这客厅的南北面都是窗户,两边是一个个房间, 老孔拉着孔庆福的手走到最北边的一间房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这是俺的办公室,进来坐。” 这间房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0.html


楼上完全是居家的房间,一上楼梯是一个客厅,一张很大的竹制圆桌靠着窗户放着,桌子上摆着茶盘茶碗,桌子中央是一盆竹子盆景.这客厅的南北面都是窗户,两边是一个个房间,



老孔拉着孔庆福的手走到最北边的一间房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这是俺的办公室,进来坐。”


这间房与外面的大不相同,里面的家具全都是木制的,一看就是山东人旧时常用的家具,迎门的是一张长条书案,案子上散乱地摆放着一些文件和笔,还有一个铜制的水烟袋.


书案后面是把太师椅,椅子后面一排木制的书柜,柜子里放着些中国磁器和中国酒,孔庆福看了看大多是山东产的白酒。


靠墙的一边有两把椅子和一个高脚茶桌,茶桌上什么也没有,墙上挂得是山东潍坊的风筝和几幅年画.


孔庆福看着墙上的画说:“大哥,再来几挂辣椒和玉米,你这就成老家的屋子里了。”


老孔问孔庆福:“兄弟有国烟么?俺想抽根国烟。”


孔庆福笑了:“你还真赶巧了,我正装着大金鹿。”他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打开封口抽出一支递给老孔,老孔接过去拿出打火机自己点上,吸进第一口后没吐出来又吸了一口,闭着眼陶醉着。


孔庆福看着老孔的样子只想笑:“大哥,至于么,在这地方搞不到国烟?”


老孔睁开眼:“能买到的都是“中华”那些高档烟,俺就想山东烟这一口啊。”


孔庆福说:“你什么时候来这地方的?”


“一说你就知道了,俺以前也是中远的船员,俺是76年到这地方的."老孔说着用异样的眼光瞧着孔庆福.


孔庆福想起来了,1976年有个船上的电机员在德国叛逃了,那是中国远洋船第一个叛逃的船员,那件事在老船员嘴里传的有各种版本,大概是说老孔是被一个女华人老板俘虏了。


1976年还是文革末期,一个船员叛逃,不仅他的家人会受到牵连,他那条船上的船长,政委也会受到处分,与他同船的人提起他都不会赞赏。孔庆福上船时的八十年代中旬,船在国外时跑的人开始有了,人跑了后船上的政委一定要被处分,船员们虽然不会被牵连,但奖金也会受到影响。


这几年船员跑的事不多了,国内的人们已经可以通过留学,探亲,移民很多渠道去国外了,前几年国家的政策也改了,只要从船上跑了的人到了国外不干反党反社会主义反祖国的事,只是留在外国挣钱过日子就算“出走“,公职还保留一年,一年内回来啥事也没有,如果干了“三反”的事才算叛逃,开除公职,中国使馆也不给护照,这人即使以后拿到别的国家国籍也不给回中国签证。


孔庆福笑了:“大哥,那时候你是真胆大啊,为了爱情国家都不要了。要是放到现在,啥事没有,你可受了不少罪吧?”


老孔说:“先不说这个,我去叫厨师做点菜,咱哥俩喝两盅?”


“行啊,我也想喝点哪.在这地方碰见本家大哥可是缘分啊。”孔庆福解开了外衣的扣子.。


不一会,老孔端着一个食盘回来了,食盘里有一盘花生米,一盘酱猪头肉,一盘海米拌黄瓜,几根大葱,一盘黄酱。老孔示意孔庆福把书桌上东西挪开,放下酒菜。


孔庆福帮着把酒杯筷子摆好,老孔放下食盘转身从柜子中拿出一瓶景芝白干,用牙咬开倒满了两个磁酒杯:“来端一个,干!”


俩人一饮而进,孔庆福拿起一根葱撅了一段沾了点黄酱塞进嘴里:“这是本地产的葱吧?一点冲味没有,太甜了,酱味不错。”


“这葱是从汉堡买来的,只有那地方有华人种大葱,黄酱是从国内进口的,味道还行.来,吃这个猪头肉,俺自己酱的。”老孔嚼着黄瓜说。


孔庆福吃了一口:“行,味道正宗,还是咱家的口味!”


俩人喝下第三杯的时候,有人敲门了,老孔应了一声,门开了,进来一位个子不高的中年妇女.


老孔站了起来给孔庆福介绍说:“这是你嫂子,她刚从外面回来,这是俺本家兄弟,也是庆字辈的,叫庆福!”


女人用浓重的江南口音说:“我一回来就听他们说来了个海员,原来是本家兄弟呀,这可太好了!我们这里国内的海员来得少,更难得来个也是孔家的弟兄.我不会吃酒,今天你们兄弟要好好吃酒.庆福兄弟在那条船上做事,船在港口能停几天啊,从这里直接回国么?庆福兄弟家在沂蒙?家里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孔庆福一看这位嫂子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话,一时不知道回那句好。


女人发现自己说多了,歉意地笑了。


孔庆福一一回答了女人问的各个问题,女人说:“哦,庆福兄弟是大副啊,在德国船上做事挣的比在国轮上多很多咯,这就好咯,我家老孔那时挣得真是少啊,现在大陆日子好过啦,以前大陆海员很少到街上来逛的,现在他们也晚上进城玩咯。”


老孔看着太太说个不停也不插嘴,只是抽着大金鹿烟听着.


“好了好了,我要下去看看店里的生意了,你们吃酒吃酒。”女人转身关上门走了。


孔庆福看着老孔说:“嫂子真漂亮!怪不得当初你为了和嫂子在一起啥都不要了。”


老孔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拧灭,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兄弟,不是因为这个!”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