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子成婚酿苦果,带球入门很危险

肥胖加菲猫 收藏 10 199
导读: 我的家乡在南方山区的一个偏僻小县里,我能从山里走出来,将生意做到全国,现在又在省会扎下根,应该说事业上还算成功。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这种成功是无爱的冷漠婚姻逼出来的。          妻子莉莉其实应该算是我的初恋。认识莉莉的时候,我正情绪低落,原因是我高中时很喜欢的一位女同学就要与别人结婚了,尽管我对她只是单相思,但这件事对我的打击还是很大,使我对自己丧失了信心。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当漂亮的莉莉出现在我面前时,心情极度沮丧的我不由眼睛一亮。她比我小两岁,尽管皮肤不是很白,但五官

我的家乡在南方山区的一个偏僻小县里,我能从山里走出来,将生意做到全国,现在又在省会扎下根,应该说事业上还算成功。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的这种成功是无爱的冷漠婚姻逼出来的。


妻子莉莉其实应该算是我的初恋。认识莉莉的时候,我正情绪低落,原因是我高中时很喜欢的一位女同学就要与别人结婚了,尽管我对她只是单相思,但这件事对我的打击还是很大,使我对自己丧失了信心。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当漂亮的莉莉出现在我面前时,心情极度沮丧的我不由眼睛一亮。她比我小两岁,尽管皮肤不是很白,但五官很端正,身材苗条,个子有1.64米左右,跟我差不多高。莉莉只上到初一就辍学了,当时在一家美发中心打工。按世俗的观念来看,除了外表条件,她应该是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我。我父亲是一国企小干部,那时每月有3千多元的收入,这样的经济条件,在家乡是相当不错的。周围的朋友都劝阻我不要跟莉莉来往,并告诉我,她以前曾交过一个男朋友,关系很深。但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对这些都没有放在心上。


我和莉莉的关系发展得很快,认识两个月,我们就发生了关系。半年后,莉莉就住进了我家。我是个极端感性化的人,追求那种完美的爱情,在我的爱情观里,如果爱一个人,就应该不附带任何条件,仅仅是因为爱。但随着交往的深入,我越来越感到莉莉不是我理想中的爱人,她接受我并不是因为爱我。正在我犹豫时,莉莉很快就怀孕了。考虑到当时我们两人都在打工,经济条件不好,加上两人都还年轻,我劝她先把孩子打掉,但她坚决不同意,执意要把孩子生下来。母亲很高兴,将莉莉当媳妇侍候起来。眼看莉莉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无奈之下,我们结婚了,那时莉莉已拖着5个多月的身孕。我没有请任何朋友来参加我的婚礼。


结婚后我对莉莉说:“我们婚前没有感情,希望婚后可以好好培养。”毕竟就要做爸爸了,当时的我还是很开心的,买来很多育儿的书恶补,放的都是胎教的音乐,我不让莉莉做任何事,像女皇那样的宠着她。但女儿出生后我和莉莉的一次谈话彻底凉了我的心。女儿一个月大时,我问起莉莉和以前男朋友的事,她说她也不喜欢那个男的,但是那个男的对她死缠烂打,为了她莉莉堕胎两次,她当时真的想摆脱这个男人,而这个时候我出现了......原来,我只是她的一个避风港!我可以不计较她的过去,但却无论如何不能容忍这种结婚动机。


这样的婚姻不是我想要的,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打算和莉莉离婚。但离婚必须先挣钱安顿好莉莉的生活,于是,我向亲戚朋友借了几万元跑到省会去做药品生意。当时我并没有带上莉莉,母亲知道后,硬是让她也跟着我,说是夫妻两个应该在一起。


但两人在一起很别扭,我们时时处处都有矛盾,无论是生活小事还是思想情感,都没法沟涌。我渴望知识,追求一定的生活情调,追求自己独立的思想空间,我希望两人在一起可以相互尊重;但莉莉的想法很简单,她嫁给了我,生了我的孩子,我就是她的人,她就有权控制我的一切。她甚至粗暴地撕毁了我以前的日记和班上女同学的照片。


只要有生意上的应酬,莉莉都要求我带上她,偶尔不带上她,她就不高兴。平时我做生意的所有收支账目都主动给她看,但她总不相信,总怀疑我对她有所隐瞒。这样的女人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理想中的爱人是温柔的、善解人意的、知书达理的。


但我和莉莉基本上不吵架,在不知情的人眼里,我们是很好的一对,老公在外挣钱养家,老婆在家相夫教子,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我还有着可爱的女儿,一切看起来都是这样的幸福,朋友去我家,看到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都会很羡慕,莉莉还把我们的照片设置成***的歌词背景,别人看见了都说我们是让人羡慕的恩爱夫妻,可真实的情形是,我们大半的时间都处于冷战状态,我们的婚姻已经死亡。


女儿一岁时,我觉得自己有能力在经济上补偿莉莉了,就向她提出了离婚。母亲知道后,连忙从老家赶过来,不准我们离婚。我只好暂时不提。有天晚上,我又和莉莉说到离婚的事,她背着我买了瓶二锅头喝光了,结果醉得吓人,把我母亲都吓晕过去了。后来,莉莉又动不动就玩失踪的把戏,让我精疲力尽。莉莉拿我母亲当挡箭牌,只要我一提离婚的事,莉莉就搬出母亲,母亲就以死相逼。


半年后我在老家的县城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商品房,房子从装修到家电都是最好的。莉莉住进了新房,应她的要求,我将房子过户到她的名下。我内心里仍然在为离婚做准备,便留在省会继续做生意。去年10月,莉莉主动给我发手机短信说要离婚,她这样主动,倒令我很诧异。我赶紧带了几万元现金赶回来,可她却又说不同意离婚了。母亲知道了,整天哭,还找所有的亲戚都劝阻我。


我被母亲以死相逼整怕了,打算凑和着过下去算了,可莉莉后来的行为又让我彻底失望。去年年底,就在我打消了离婚念头,打算就这样过下去时,我感到莉莉有了别的男人,我懒得问她,希望她能自己回头。可是今年3月,我又无意中看到了那男人发给她的暧昧短信。我没有难受,只是很失望,最终还是决定离婚,但莉莉又一次的故技重施,以死相逼,她甚至放出话来,如果我和她离婚,她会和女儿一起永远消失,我知道这个女人做的出来,我心疼自己的女儿,但又实在不想看见这个女人,于是我又回了省会,我知道这个女人之所以不愿意和我离婚,是惦记着我的钱,这几年我是挣了不少,一旦和我离婚她肯定失去了一个保险柜,所以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赚更多的钱,只要能让我和她离婚,只要她开口,再多的钱我都会拿,这种无爱的婚姻我一天也过不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