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对越战争(四)

前哨排 收藏 35 26321


我的对越战争(四)


我的对越战争(四)


砰砰砰...一阵急促的微声冲锋枪特有的声音(只能听到子弹头钻进土里的声音和跳弹的声音)。“不好!有情况!”我知道是河对岸的俺有开的枪,子弹落在我们的附近,子弹越来越密集,我们努力的搜寻者目标,我迅速的向高处爬去...砰的一声,这一枪特别响,还有回音,我断定这一枪是越南人开的枪(因为我们有规定绝不能首先使用明枪),顿时各种枪声响作一团。我发现在我的下方(也就是二楼阳台向下看的高度)有四名越南人,其中一个“小孩”(此人携带一只56式半自动步枪,着一身黑色衣服,人和枪的高度差不多,无子弹带,民兵的可能性较大,“小孩”可能是我的误判),一会跳到河里,一会爬到岸上躲避着子弹...“小孩”后边有三名越南军人,全部携带56式冲锋枪,其中一人戴“船帽”,全副武装,趴在路边的草丛里,最前面的一个人向后边的两个人打着手势,指挥着后边的两个军人。河对岸的战友不停的向他们射击,我朝他们打了两个点射,并迅速的扔了两颗手榴弹,随即转移了位置,因为河对岸也有越军,我努力的搜寻着,一名越南人没命的、一瘸一瘸的向回跑,那个速度极快,恐怕连飞人刘翔都很难追上他。那人上到山上的阵地后,一枪一枪不停的向我们射击。我再去寻找那四个越南人时,“小孩”不见了,可能死到河里了,草丛里德三个越军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前边的那个人也不再打什么手势(后经检查全部被打死,战后据技侦报告这四名越南人当中其中一人是越南某边防屯副主席,是自79年以来老山至者阴山一线战场死亡的官职最高的一个)。这时我误认为,对岸的战友捕捉到一名俘虏。事实上是对岸的战友在拖已经牺牲战友(李连社,河南济源人,牺牲后葬麻栗坡烈士陵园)的尸体,第一声明枪是越南人打的,也就是这一枪击中了李连社,似乎瞬间就结束了战斗,我刚站起身子向越南村庄往去,只见无数的越军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有的边跑还边穿衣服,呜哩哇啦的叫喊着,大家都非常惊讶,谁也没有料到村里边会有这么多越军,排长也发现了敌人,忙夺过通信兵手中的“硅两瓦”大声呼叫:“我是***,向三号地区开炮。”我清楚的听到耳机里那头大声的训斥到:“某某某,你再使用明话,我枪毙你!...”很快就听到从国内打过来一发炮弹(基准炮),炮弹从头顶飞过的声音真难听,弹头很快落到了离越南人不远的山坡上,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此时一个越南人也看不见了,排长大声喊:“别看了,快防炮。”也不知道是多少炮弹落了过来,等我清醒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浑身很痛,也站不起来。

大家都醒来时,排长嘱咐大家,赶快下到河里往回撤,并带头向下滑去,我紧随排长其后,突然一发子弹打到离排长大腿只有十公分的地方,越南人封锁住了我们到河边的路,我们迅速的返回了原处,决定沿山的腰际走,很快我们被一个非常深的沟壑拦住了去路,我第一个跳了下去,大伙也都随即跳了下去,翻过深沟后,没走多远,有一队越南人从我们右侧山上超过了我们,我向排长汇报了这个情况,不能再沿腰际行走了,我们决定下山找到绿水河,快到河边时,遇见了接应分队的战友,我没有敢冒然接近他,朝他喊了一声,并向他挥手摇了摇帽子,待他确定我是自己人后,我们迅速走了下去接应战友说:“赶快走,我掩护你们。”没走多远,遇见其他接应的战友正围着李连社的尸体,我询问了情况,子弹是从后背打进去,从前胸穿出来,人当场就牺牲了,来接应的排长不让我们抬尸体,说你们辛苦了,赶快往回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