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的改革与革命之门

qqbily 收藏 1 267
导读:就在紧锣密鼓地筹划、运作“东南互保”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事件使张之洞紧张万分,一时竟不知应如何处理是好。 原来,戊戌政变后康有为、梁启超亡命日本,一直积极从事力促慈禧归政光绪的“保皇”活动,此时孙中山正在海外推行革命,双方在反对慈禧集团方面有一定共识。当北方义和团运动进入高潮之时,清王朝政治顿时一片混乱。康、梁认为时机已到,决定“武装勤王”,即用武力救护光绪皇帝,使其重新执掌大权。年轻的维新志士唐才常,主动承担了这个危险而艰巨的任务。 1867年出生的唐才常是湖南浏阳人,是张之洞创办的武昌

就在紧锣密鼓地筹划、运作“东南互保”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事件使张之洞紧张万分,一时竟不知应如何处理是好。


原来,戊戌政变康有为梁启超亡命日本,一直积极从事力促慈禧归政光绪的“保皇”活动,此时孙中山正在海外推行革命,双方在反对慈禧集团方面有一定共识。当北方义和团运动进入高潮之时,清王朝政治顿时一片混乱。康、梁认为时机已到,决定“武装勤王”,即用武力救护光绪皇帝,使其重新执掌大权。年轻的维新志士唐才常,主动承担了这个危险而艰巨的任务。


1867年出生的唐才常是湖南浏阳人,是张之洞创办的武昌两湖书院的学生,因学习成绩优秀,很得张之洞器重。而张在甲午之后痛责李鸿章卖国,则使唐对张钦佩异常。由于思想观点一致,性情相投,又是湖南浏阳同乡,因此唐与谭嗣同更是刎颈之交。维新运动高潮时,谭曾从北京致电已回湖南的唐才常,要他迅速来京,共襄维新之事。就在唐才常满怀希望进京途中经过汉口时,戊戌政变发生、谭嗣同被杀的消息传来。唐才常失声痛哭,准备赴京为谭收葬,后知谭的尸骸已经南运,于是折回家乡,不久辗转到日本。在日本,他不仅积极参加康有为梁启超的各种“保皇”活动,还经人介绍结识了孙中山及一大批中国留学生。


1899年深秋,他与一批留学生回国,为发动武装起义做准备。临行前,梁启超孙中山都来为他饯行。他从日本回到上海后,立即组织了“正气会”;1900年春,当义和团在北方兴起时,他将“正气会”改名为“自立会”,并组织自立军。他的活动重点,从鼓动士林的“正气”、依靠读书人,转为侧重运动会党、开始联络和组织秘密会党,准备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发动武装暴动。


八国联军开始入侵、慈禧向各国宣战时,唐才常以挽救时局、保种救国为名在上海召开“国会”,选举容闳为会长,严复为副会长。同时,他加紧购置军火,组织力量,自立军迅速发展到2万人,分为7军;另联络了湖北、湖南、安徽和江西的会党领袖,共10万余人,准备在安徽大通、安庆,湖北汉口和湖南常德同时起义;康、梁则在海外负责筹款。其宗旨,还是武装“勤王”,使光绪皇帝归位。


在唐才常的计划中,起义定在8月9日,以汉口为中心,其余几处同时响应。然而,由于康、梁海外筹款未到,武器严重不足,故决定推迟起义。但此时安徽大通方面消息已经走漏,引起清军警觉,而且安徽方面未得到起义推迟的决定,所以按计划于9日起义。几天后,安徽自立军孤军奋战,被镇压下去。安徽自立军起义消息传出后,武汉方面经过一番准备,认为虽然海外武器、军费仍未到达,但整个自立军已完全暴露,再加上北京已在8月14日被八国联军攻陷,慈禧挟光绪皇帝西逃,形势已是在弦之箭不得不发,决定8月23日在武汉发难,然后进军西安,救出光绪皇帝。


唐才常将起义活动和指挥中心设在汉口有多种因素:首先,武汉是九省通衢,交通发达,进退方便,“扼大江之喉吭,控南北之枢纽,用武之地也,而商务日盛,当道者狃于形胜,防御不密,可袭而取也”;第二,他联络的会党也以两湖地区为多;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唐与一些回国的留日学生对张之洞抱有希望,企望能够拥张宣布两湖独立。据说,自立会成员留日士官生傅慈祥等8人曾组成回国请愿团,先后在南京和武昌秘密见到“东南互保”的核心人物两江总督刘坤一和湖广总督张之洞,劝他们干脆将“自保”改为独立。结果遭到刘坤一严斥,但张之洞却未置可否。本来他们就对以“开明”著称的张之洞抱有好感,这使他们对张印象更佳。直到最后时刻,唐才常都未放弃对张的希望,还通过一位在武昌的日本人劝说张之洞趁北方局面大乱而宣布独立,张仍未表示反对,给唐造成张“似非全无好意者”的印象。附提一句,“保皇派”在策动“拥张独立”的时候,“革命派”孙中山正在紧张地策动“拥李独立”,活动两广总督李鸿章宣布独立。


几个月来,唐才常的自立军在以两湖为中心的长江中下游发展迅速,而且汉口是自立军总机关所在地,也是自立军起义的指挥中心。可能说,这些活动都在镇守武昌的湖广总督张之洞眼皮底下进行的,由他指挥的湖北“新军”中还有些士兵和下级军官秘密参加了自立军。对此,张之洞早有所闻,但他一直没有采取镇压行动,只是多招了2000兵丁,设置了特殊的江河巡逻,加强对自立军的防范。其实,正因为张之洞的容忍甚至可说是某种程度放纵,自立军才可能短短时间迅猛发展。


在此局势大乱之际,老谋深算的张之洞深知任何事情都不可轻举妄动,对自立军,他也采取了静观局势发展,相机行事。在局势未明朗以前,他采取了“明”、“暗”两种手法。在明面上,他大张旗鼓地宣扬拥护慈禧;暗地里,他又容忍了自立军明目张胆地反慈禧活动。何况,自立军标榜的是“助外人攻团匪以救上”,也就是协助列强攻打义和团、从慈禧手中救出光绪;不以洋人为敌不会破坏张最重视的 “东南互保”,另外如果八国联军乘胜追击,光绪很可能重新掌权,自立军的“救上”很可能成功。因此,他只能静观时变,不敢贸然行动。


局势很快明朗:8月15日,慈禧太后挟光绪帝仓惶出逃,但联军并未派兵追缉太后,途中慈禧还不断发布命令。张之洞明白,清王朝的大权将仍在慈禧手中。从8月18日起,大批会党成员潜入武汉,准备23日起义。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张之洞终于做出最后的抉择,赶在自立军起义之前于22日清晨突然行动,将唐才常、林圭、傅慈祥等起义领袖等20多人一网打尽,并在当晚就将这20多人斩杀!之所以要如此迅速斩杀唐才常等人,只因要杀人灭口,不能让朝廷知道自立军曾经与他有过联系以及他对自立军曾经采取的静观甚至纵容的态度。事后,在上报朝廷的奏折中,对唐才常不能不具名上报外,对其余人张之洞却故意含糊其辞、隐匿不报,因为这些被杀者中许多是他创办的两湖书院的学生。若朝廷细究,肯定于己不利。官员为自保不择手段的残酷程度,恐远非唐才常等书生们所能想象。湖北、湖南和安徽三省,因自立军先后被杀者总数上千。


镇压自立军、杀害对己深抱好感与希望的学生,是张之洞审时度势、权衡利害之后的冷酷决断。他确是当时体制内最为开明的大臣,惟其如此,当他都以如此残酷的手段对待一心“勤王”、“救上”的自立军时,表明了清王朝的自我改革之门正在迅速关闭。改革之门越窄,革命之门越宽,而改革之门紧闭之时,就是革命之门洞开之日。


雷颐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