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台湾二二八“起义”的真相

别试图挑战哥 收藏 18 9502
导读:驳斥冒牌台湾人强词夺理搞台独 首先要搞清所谓台湾人之定义,依据现今所谓台湾人自己下的定义是指郑成功以降迁移至台湾之闽南人(也称 河洛人或福佬人),不包括比他们稍晚抵达的客家人,也不包括比他们早上千年到达台湾之山地人(原住民), 更不包括1945以后抵达的大陆人(被称为外省人)。台语是指闽南语,不是客家语、山地语或北京语。从其定 义可知部份台闽人之鸭霸程度,虽并非所有之台闽人皆如此,但现今搞台独最烈和其支持者,均是这类霸道人士。他们天天叫嚣着甚幺台湾人优先,本土化,食台湾米,喝台湾水长大的闽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驳斥冒牌台湾人强词夺理搞台独




首先要搞清所谓台湾人之定义,依据现今所谓台湾人自己下的定义是指郑成功以降迁移至台湾之闽南人(也称 河洛人或福佬人),不包括比他们稍晚抵达的客家人,也不包括比他们早上千年到达台湾之山地人(原住民), 更不包括1945以后抵达的大陆人(被称为外省人)。台语是指闽南语,不是客家语、山地语或北京语。从其定 义可知部份台闽人之鸭霸程度,虽并非所有之台闽人皆如此,但现今搞台独最烈和其支持者,均是这类霸道人士。他们天天叫嚣着甚幺台湾人优先,本土化,食台湾米,喝台湾水长大的闽裔人士才可称为正港台湾 人,开口闭口都是所谓台语,这种大河洛沙文主义就成为台独的根源。就是那些自命为正港台湾人之祖先,打杀台湾原住民,霸占台湾原住民之土地,把原住民赶上山,成为山地人。其实正港台湾人皆是冒牌台湾 人,真正之台湾人是山地人。有清一代,福客斗、泉漳哄,各种集体械斗、大小民变,从未间断,此种民风使清朝官员皆称台湾为难治之地。 日本投降后,部份日人和其所裁培之台湾士绅包括现今之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在内,曾策划台湾独立,但为 末任总督安滕利吉所阻。由于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横蛮凶残,加上台人多受皇民教育之影响和部分台闽人之鸭霸和冲动,这两个群体和族群碰撞在一起,二二八事件是注定要发生的。国民党的官员接管台湾后, 利用职权,贪污舞弊、转卖公物,国民党的官兵则抢东西、抢房屋、抢女人,无所不用其极。米糖之乡,竟严重缺粮和物价飞涨。加上台湾人士在日治时代大多袛能做下级官员或职员,光复后以为可水鬼升成王,自 己可填补撤退回日本的日藉中高级官员或职员之空缺,但是使他们很失望,此等空缺多由大陆派来官员或其亲友填补。以使台藉人士盟生怨对。其实国民党的官员在台湾所干的与在大陆所干的是完全一样的,他们之 所以作出这种事是由于腐败无能和凡事要讲求人事关系所使然,但却被见识不深的台湾人士所曲解,和别有用心的台独人士将其歪曲成战胜国对战败国或殖民地的掠夺和压迫。而且更无限上纲将今天中国大陆上的政 府和人民引伸成和当年撤退来台的国民党政府和外省人一样坏,都同样会欺压台湾人。故台湾一定要独立,才可免遭覆辙,这就是其台独的重要理论根据,并以此不断通过各种新闻媒体,煽动、古惑和讹骗不了解政 治历史的台湾人民,驱使台湾人民去打独立战争,以达其最终成为一国之君和满足其权力欲望之目的。



以上就是二二八事件发生的时代背景,而二二八事件本身的爆发经过简略


如下:




1946.05.04由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组织,以响应大陆学生抗议北大女学生


沈崇被美军士兵强暴案和抗议经济民生日益恶化为由,举行抗议示威游行,后来行政长官陈仪经与抗议示威领袖廖进平和吕伯雄谈判后,在长 官公署正面阳台对民众表示,将依民意改善施政,并将从各地调粮食到台北解决粮荒,这次五四运动已是二二八的先兆。而取缔私烟事件,二二八事件前已发生过许多次,都没有打死人,但1947.02.27的傍晚,发生 于大稻埕天马茶行前那次是最后一次,因为出了人命,事态严重,才爆发二二八事件。警察捉私烟很严格,但是执法不公,有捉有不捉,天马茶行旁一侧有两摊卖私烟都是漂亮小姐,在警察来查 时都会送好处,另一侧为四十几岁的妇人林江迈,被查几次都没送红包,警察早已不满。2.27那天林江迈已 卖掉一半私烟,傅学通等六个警察若袛没收烟,不抢钱,旁观的人不会那幺生气,但警察既没收烟还抢钱, 林江迈不甘心便与警察拉扯,傅学通等拿枪管打林江迈,林江迈当场血流如注,旁观者看不下去,便喊打和群众蜂拥而至。很快民众聚集了五六百人,民情激愤,有人追赶该六名警察,三人逃往码头,另三人逃往永 乐市场,却在巷子口遇上陈文溪横举双臂拦阻,不让三名警察通过,因后有追兵,警察便掏枪打死陈文溪,陈文溪是江山楼流氓头的弟弟,背后有强大的黑道势力撑腰,因而事情便闹大了。 三名警察打死陈文溪后便逃进中山堂旁的总局以前叫南署。民众包围南署,城隍庙之狮阵人员进入南署要警方交出杀人的警察,警察说要找局长陈松坚决定,结果局长一直没出面,晚上八九点有民众从南署后面走来 说那三个警察已从后门放走了,民众更加愤怒,便成群回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后来便议决翌日2.28要游行 抗议。当日多所学校的学生和其它人员便在中午一点多到达警务处正门口,长官公署楼上早已架好机枪,朝 下扫射,当场多人中枪倒地,但学生队无人伤亡,大家四散逃去。后来下午两点多学生和群众又包围占领电台,王添灯、蔡子民(目前任中国台湾人民自治会联盟主席)、潘钦信、郭玉荣便进入电台对外广播,后来警备总部参谋长柯远芬中将也在省行政长官陈仪指示下进去广播。柯远芬一行离去时,有学生领袖以台北市到 处乱糟糟和抢东西,警察无力维持治安为由,要柯远芬从台北八个分局各抽十支短枪,共八十支交予学生队以维持治安,但遭柯远芬严拒。后来三月一日陈仪派了警务处长胡福相、民政处长周一鹗、交通处长任显群 等四个处长开会,正式成立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该委员会以市参议员、省参议员、参政员、学生、教师和国大代表等为主体,其中以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成员在领导,喊起喊倒,其中发言最多为主席王添丁和张 晴川,其间并派蒋渭川去和陈仪交涉,讲妥了八个条件,包括今后长官公署改成省政府,厅长县长等行政首长,应多重用本土人。后来又拟定了三十二条拿到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讨论时,”半山的”叫许德辉等社 会流氓再加上十条,共四十二条提出到陈仪那里,当然不同意接受。就在开会的同时,台北市己到处乱糟 糟,有很多外省人被打。由于大部份部队已调大陆打内战,台湾驻军不足,后来便失控演变成全省的暴乱,暴徒到处抢掠,暴民们也在全省冲击和占领各个政府机关,甚至抢夺武器,自组武装团体。



走笔至此,各位 读者你们有没有嗅到一股武装夺权的气味和山雨欲来的肃


杀气氛呢?直至蒋介石三月八日派部队登陆基隆,再展开全省血腥镇压。这样沙尘滚滚,杀错良民,在所难免,不该死而死、该死而死、该死而不死皆有之, 自此便种下台人之血海深仇和省藉情结。其中一点要注意的是,为何桃、竹、苖和屏东六碓的客家人区情况没有那幺严重,这是否因客家人和台闽人的族群性格差异所做成。凭常理判断,此一偶发的警民冲突事件,几天内便变成蔓延全岛的暴动,这除了上述所提之时代背景因素外,难道真的与部份台闽族群易起哄和排外 的族群性格无关吗?况且蒋介石的大部队也是迟至三月八日,在全岛已经严重暴乱和完全失控后才抵达基隆港展开全岛血腥镇压。大抵此悲剧的发生是由于双方分隔五十年,双方不了解对方各自发展成不同的行事风 格和处事准则,一方横蛮凶残,一方自大、狂妄、冲动,双方都要对此惨剧负责,袛是谁负多一点或谁负少 一点而已。绝不能简单称为台湾人民起义(中国共产党说法)、台民造反叛乱(国民党说法)或二二八迫害屠杀 (台独集团说法),上述三种说法皆不客观。但无论如何蒋家政权在台湾所作的一切罪恶,无任何理由要由大陆人民承担,大陆人民更无需承受由此而导 致的苦果,包括因台湾独立而被美国完整围堵的危险在内。事实上中国大陆上的人民在1949年前也一样受着 蒋介石政权压迫,承受着与台人一样的痛苦。 另一方面台湾人曾欠香港人血债,其中恶名昭彰,双手沾满港人鲜血的宪查队长廖永清就是台湾人,香港沦陷期间,不知多少无辜平民,被诬指为抗日份子而死在他手上。他是港岛东区宪兵队长清水的手下,这是台 湾人做日本走狗迫害自己同胞的典型例子,类似的例子在大陆则更多,廖永清在日本投降后和其它日本人挟带在港搜括而来的八吨黄金于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六日乘搭白银丸号邮轮撤退广州,岂料在外伶仃铜鼓湾触 雷沉没,他也命丧海底。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