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法治是医治官员自杀的良药

qqbily 收藏 0 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经济观察网 杨涛/文 6月24日下午,中国民航中南局局长、党委书记刘亚军在广深高速铁路线上撞车身亡,给官员非正常死亡薄上又添一事例。《一财网》的文章称:政府官员和国企领导的非正常死亡现象,到了一个必须正视的时候。近几年来,官员自杀事件可谓频频。据不完全统计,仅2009年里,共有13起产生影响的官员非正常死亡事件。今年中,又有一些官员自杀事件相继出现。


看来,在中国做官压力大啊!不过,这绝对是一句废话。你说那个国家当官压力不大呢?美国总统奥巴马不过是对哈佛大学非洲裔教授被白人警察逮捕一事发表讲话,称警官“行为愚蠢”,就被迫道歉;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因为没有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不得不辞职以谢罪;而德国总统更倒霉了,他不过是在访问德国驻阿富汗军队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像德国这样依靠出口的国家来说,军事部署应该是“必须的……以保护我们的利益,比如自由贸易路径”,就遭受了一片反对之声,不得不辞职了事。


我不同意《一财网》文章中所提“很多时候,官员的轻生,也是因为心理健康的问题”的判断,大多数官员自杀,根本问题在于腐败问题已经昭然若揭。刘亚军自杀时,正是民航系统反腐败如火如荼之际。此外,2003年8月,江西上饶市原市委书记余小平的自杀。2005年8月,黑龙江省检察长徐发从9楼高的家中阳台跳下身亡,2007年6月,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在办公室自杀身亡,2010年3月,云南禄丰县36岁的水利局局长李建荣的自杀,无一不是腐败问题即将揭露或者已经揭露。官员自杀不过是不愿意面对审判,或者是丢卒保帅,要不就是自杀后让调查停止保住赃款,“牺牲我一个,幸福一家人”。


是民主法治的不健全,而不是“心理健康”问题,让官员们纷纷非正常死亡。因为当官都是上级指定的,官员们要上升除了政绩之外,大多便是跑官、买官,官员的上升充满着“原罪”。而一旦官员上去后,权力很大、诱惑也很大,而对权力的限制却很小,而且因为法治的不彰,官场腐败盛行,官员自身难以难受诱惑,或者甚至是被下属、同僚半推半就进行腐败。如此,官员已陷入腐败的泥淖,当反腐的利剑挥到自身有头上时,想到如今的辉煌和阶下囚之落魄,官员心理已然崩溃,自杀才是最好的解脱。


不可否认,确有官员并非腐败问题而自杀。“随着互联网传播效力的增大,网络舆论在有形无形间对一些官员也带来了压力。为官者一言不慎,或许就要丢官的现象,确实也曾真实出现。一些官员由于不熟悉舆论的本质特征,不擅长应对舆论,而人为增添烦恼与压力”,不过,这也是民主法治不彰之恶果。官员的上升是上级指定的,上升的过程往往是暗箱操作的,民众并不知情,如此温室长大的花朵当然无法承受阳光的照耀,所以,当他们在为官之时,一下接触到舆论的批评,心理的脆弱得不得了。而民主国家经过选战过来的官员,在上升过程中,媒体就将他的外衣扒得一干二净,他早就经过民众的批评检验,何至于几句话批评就要寻死觅活。还有,我们这里的官员是科层结构一直上来的,除了做官,真的一无是处,所以他们对于官位恋得不得了;而民主国家那些官员可以今天是企业家,明天是官员,或者今天是官员明天是企业家,人家犯不着为了丢了官位而自杀。


确要解决官员非正常死亡的问题,不用去找几个心理学家给官员上课,就让他们上民主选举的战场上来,在严密的法治下运用权力,如此官员在选战中自然会磨炼心理素质,当然也会淘汰那些不具备承受监督心理的官员。最后,也能保证他们当官后没有那么大的风险,因为他们的权力关进笼子里了,他们就没有机会腐败,也就犯不着因为腐败而跳楼了。 [经济观察网]本文网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