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五十二卷 第七章

张单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杜汉星经过一阵辛苦的治疗,他总算把梁中国的血给止住了,杜汉星做完了这些以后,他是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额头上面的汗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表示自己刚刚工作完,可是,杜汉星刚刚叹完这口气,他就发现大事不妙了,因为杜汉星是听见了脚步声。 杜汉星他只是一个医生,他不会武功,他听不出这个脚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杜汉星经过一阵辛苦的治疗,他总算把梁中国的血给止住了,杜汉星做完了这些以后,他是忍不住擦了擦自己额头上面的汗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表示自己刚刚工作完,可是,杜汉星刚刚叹完这口气,他就发现大事不妙了,因为杜汉星是听见了脚步声。

杜汉星他只是一个医生,他不会武功,他听不出这个脚步声带来的种种信息,比如说走向自己的人到底是男还是女,其他等等。但是,现在的南京已经是一个人间地狱,是非之地,杜汉星和梁中国两个人都是刚刚从关门关里面逃出来的,梁中国如今还是晕迷不醒,杜汉星也是成了惊弓之鸟,他现在十分害怕出事情,他真的害怕来的是小鬼子,如果是这样,那么杜汉星真的是又要从鬼门关出来,现在又要再进去了,可真是祸不单行。

这是当然的了,如果来的是小鬼子,他杜汉星又不会武功,而梁中国又昏厥过去,杜汉星和梁中国两个人肯定是凶多吉少,不过,不幸中的万幸的是梁中国虽然昏迷过去,杜汉星又不会武功,但是,在这里梁中国还留下来一支捷克式轻机枪,而且,这支枪就在杜汉星的手边,只要杜汉星一伸手他就能把这把捷克式轻机枪给握在手里开枪了。

脚步声离杜汉星是越来越近,杜汉星的额头之上是沁出了一层冷汗,他不知道接近自己到底是谁,不过,在南京这种情况之下,他决定按最坏情况处理,把来这里的人当做小鬼子,于是,杜汉星马上就决定好该怎么办了,杜汉星是一手快步把掉在地上捷克式轻机枪捡了起来握在了手上,然后是快速的转身,把自己手中的那把捷克式轻机枪的枪口对准接近自己的那个人,并且喊道:“不许动!”

“这位先生,你千万不要乱来,有话好好说,你千万不要开枪!”

在杜汉星的对面站着一个人,她看见杜汉星拿枪对准自己,她是十分的害怕,害怕是双手举了起来,俏脸上露出了惊讶害怕的表情,说出了这些话,为什么要用她来形容她呢,那是因为在杜汉星的对面站着根本就不是男人,而是一个女人,也正是这样,所以,她可以用俏脸来形容她!

并且出于杜汉星的意料之外,她不是一般的她,来的根本就不是日本士兵,更准确一点来说来的根本就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白人,而且是一个白人女人。

在这个世界之上,我们可以把人划分为三种人,那就是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这三种人。

中国人和日本人都是亚洲人,他们的肤色都是黄种人,非洲人则是黑种人,至于白种人则是欧美人。

欧美人的肤色都是一个样的,杜汉星不是神仙,他不知道他对面这个白人是美国人,还是英国人、法国人,甚至是德国人,不过,杜汉星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白人女人可能对自己来说是没有任何的威胁的,因为,杜汉星看这个白人女人这个样子可以说是不会武功的那种。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这个白人女人看见杜汉星拿着一把捷克式轻机枪对准自己,前者是相当的吃惊,嘴巴里面总是吐出叽里呱啦的语言,杜汉星是大学毕业生,他也是读过英语,故此,他知道这个白人女人嘴巴里面说出是“救命!”“放下枪!”这些英语单词,这样,杜汉星就对这个白人女人降低了防备之心和危险感,如果,这个白人女人会武功,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些束手就擒的动作,毕竟,杜汉星是一名医生,他不是屠夫,他虽然手里面握着一把捷克式轻机枪,可是,由于这是杜汉星初次握枪,他握枪的姿势根本不对,甚至,手还有点抖了起来,要是这个白人女人会武功,杜汉星肯定三拳两脚就被这个白人女人给打趴下来了。

还有更令人杜汉星放心的事情在后面,这个白人女人不仅看上去不会武功,而且,她的身上更没有带任何对杜汉星造成威胁的武器,比如说枪和手榴弹以及手雷这些东西,这个白人女人的脖子上面挂的而是一个照相机,看上去这个白人女人像是一个记者。

这个白人女人肌肤极白,装着是一件黑色的女式西装,脖子上套着一架照相机,拥有披肩的金黄色的长发,碧绿色的眼睛,修长的美腿,留着才长长地指甲,操着是正宗的美式英语,现在的她正举着双手用英语说出让杜汉星不要“冲动”的话语。

杜汉星是一名大学生,他虽然会用英语,但是,他还是不喜欢用英语对话,故此,他用汉语道:“这位美女,你会说汉语吗?”

“没问题,这位先生,我会说汉语的,我绝对可以说汉语的。”那位白人女人一听见杜汉星说汉语说出这些话语,那位白人女人就回答了杜汉星的话语。

再一次出于杜汉星的意料,这位白人女人不但会说汉语,而且说的是相当的好,相当的流利,其流利级数绝对不下于一个地道中国通。

杜汉星手里拿着捷克式轻机枪,他把枪口对准白人女人,他道:“这位美女,你的是名字叫什么?”

那位白人女人看见杜汉星手里拿着捷克式轻机枪对准自己,前者是相当的害怕,他伸出自己细白的手指,对杜汉星道:“这位先生,你能不能先把自己手中的枪给放下来?”

杜汉星得到那位白人女人的提醒,前者是下意识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枪,杜汉星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枪,那位白人女人也把自己举起的双手给放了下来,然而就在那位白人女人刚刚放心下来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杜汉星却在这个时候重新做出了令那个白人女人害怕的动作,那就是重新把捷克式轻机枪给举了起来对准那个白人女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