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在中国1%家庭掌握中国41.4%财富、贫富加剧的同时,官方一直都在大肆宣扬美国的贫富加剧,似乎在告诉自己的百姓:连美国都在贫富加剧,所以中国的贫富加剧是很正常的,也是“与国际接轨”的。中国政府发布的一份“美国人权记录”中,曾列举了美国的种种人权劣迹,其中有一条指出,美国的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12.6%,有770万个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平均每8个美国人中就有1个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而中国,才只有8%左右的贫困人口。


而中国官媒对发生在自己国家的新闻,主要报道正面新闻,突出主旋律,多报喜,少报忧,然而对发生在美国的新闻,却奉行多报忧,少报喜的标准。所以,对美国贫困人口问题报道,作为“党和政府喉舌”的媒体为暴露资本主义国家黑暗,彰显社会主义光明,纷纷使用《12%的美国人生活贫困,基尼系数达0.469》;《每8个美国人中有1个生活贫困,美国经济的发展并没有惠及全民》;《3千多万美国人在贫困线上挣扎》;《美国贫困人口只增不减,首富之国贫而加困》;《美国贫困人口4740万,占六分之一》;《美国贫困人口创11年新高》;……等等标题,报道了美国的贫困人口情况。


似乎美国人民正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相比之下,中国人民的处境倒是一个天堂。那么,美国的贫困人口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似乎值得探讨。


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刘瑜博士的文章中指出,说起贫困户,中国人所见到的景象是:一群面容憔悴的人,住在破烂的房屋里,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孩子没学上,生病没钱看……。但是在美国,仅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早在2003年就贫穷问题发表的年度报告,2002年美国有接近3千5百万穷人,但这些“贫困”的美国穷人却是:46%已购买并拥有自己的房子,按2001年价值,平均值是8万7千美元。54%的美国穷人住在一家庭房屋中(独立住宅); 36.4%住在公寓中;9.6%住在汽车房屋中。在美国被定义为“穷人”的家庭中:73%拥有小汽车或卡车,30%有2台或以上的汽车,99%有冰箱,65%有洗衣机,56%有烘乾机,33%有洗碗机,73%有电烤箱,97%有彩色电视,55%有2台或以上彩电,63%装有线电视或卫星电视,25%有大银幕彩色电视,78%有录像机或DVD,59%有立体音响,25%的家庭有个人电脑,27%使用手机。……这样水平的人如果在中国,不属“大款”行列,也是混得相当不错;可在美国,他们却被称为“穷人”,在理直气壮地领取政府福利。从营养消耗来看,美国贫困家庭儿童的平均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消耗量和中产阶级家庭儿童完全一样。大多数情况下,他们蛋白消耗量甚至超过健康标准一倍,也就是说,大多数贫困家庭儿童存在过度营养问题……。


目前,按照美国的贫困线,五口之家的贫困标准是家庭所有成员的年度现金收入不超过2万5千零76美元。如果按照一美元比7.5人民币的汇率结算,美国五口之家的贫困线约折合人民币18万8千零70元,月均收入为1万5千672元人民币。


但关键问题是,美国的贫困线标准计算的仅仅是贫困家庭的现金收入,不包括穷人所享受的各种福利,而美国有大量扶助贫困户的福利项目。正是因为这些福利项目的存在,许多美国穷人没钱也可以有饭吃、送孩子上学、看病、住房子。


美国联邦政府每年有大量的财政开支用于支持各种各样的贫困人口资助项目。例如:


食品券项目;专门防御穷人挨饿的项目,建立于1939年,不断更新发展,目前的运转机制是,政府给零售店预付货款、穷人刷卡购买食物。按照美国人口统计局的标准,统计美国贫困人口的收入,只计算现金收入,不包括非现金和其他福利,例如食品营养卷和住房补贴等等,都不计算在收入之内。用一句通俗的话说,因为这些福利项目的存在,许多美国穷人也可以有饭吃、免费送孩子上学、看病、住房子,甚至连孩子在学校吃的午餐都可以免费。


美国农业部为低收入贫困家庭提供的免费食品卷。美国农业部的食品卷计划是为了帮助美国低收入或者无收入的穷人购买营养食品。美国的大多数超市,食品店,海鲜和水产品商店等,都接受美国政府每个月发给美国穷人的食品卷。随着现代科技的进步,现在的食品卷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是用纸印成的票券,已经成为电子卡,就像银行卡和信用卡那样,但名称仍然叫食品卷。美国农业部在关于食品卷的官方网页上为这个计划提出的口号是:“食品卷使美国更加强大”。同时美国农业部强调,这是一个公民权利计划,每个符合条件的申请人都可获得食品卷补助。但食品卷计划不把申请者的房地产,汽车等私人财产算作收入来源,


住房选择券项目;除了食品卷之外,美国政府还采取一系列措施,为低收入家庭提供住房补助。这些措施包括:公有住宅,住房补贴,非营利性住宅,私营住宅,公共住宅,租房补贴等等。在美国,很多公寓是专门给低收入人口或者家庭提供的,每个月的租金大大低于其他商品房,不过,申请者必须是低收入的穷人,收入高的申请者会被房东拒绝。


针对低收入家庭的房租补贴项目在1961年正式建立,延续至今。住房和城市发展部从贫困户申请人中选出一部分,代表他们与其房东签约,为他们支付70%左右的房租。


“领先”项目;帮助贫困家庭的儿童的项目,1965年成立,到2005年,已经有2千2百万学龄前儿童曾接受其资助。就2005年来说,预算为68亿美元,90万儿童受益,平均每个儿童受益7222美元。该项目本身有21万多员工,但其志愿者队伍则有120多万人。


以上只是几个典型例子,其他类似的项目不计其数,比如针对贫困家庭的“学校免费早餐午餐”项目、专门针对贫困大学生的“联邦培尔助学金”项目、政府资助的“公共住房”项目、针对穷人的“医疗保险”项目、“贫困家庭的暂时资助项目”,等等。正是这些项目的存在,很多缺少“现金流”的穷人却不至于面对重大生存危机。


美国贫困现象一个重大的原因就是单亲家庭的涌现,还有一个重大原因是一些人的工作量太少。据统计,2/3的贫困儿童是生活在单亲家庭当中;又有数据表明,一个典型的贫困户一年的平均工作时间是800个小时(也就是一周16个小时)。如果800个小时提升到2000个小时(也就是一周40个小时),75%的人将会脱离贫困。


与中国许多贫困人口的长期甚至永久性贫困现象不同,美国的贫困人口往往是由于失业、离婚、生病而暂时处于贫困当中。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从1996到1999年,低于一半的贫困人口“连续贫困”4个月以上,只有20%的贫困人口“连续贫困”超过一年。


美国联邦政府预算中,用于资助贫困儿童和贫困家庭的福利开支就每年平均大约占美国GDP的4%。而中国整个教育经费,却不到中国GDP的4%!


除了美国联邦政府之外,很多州政府,县政府等美国地方政府也有各种各样的援助贫困人口的项目。美国人口普查局还提出了12项具体步骤,准备10年内把贫困人口减少一半。


中国政府每年也拨出资金来扶贫,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率连年增长,中国外汇储备傲视全球,而中国的穷人却越扶越多。中国扶贫越扶越多的原因之一,据官方媒体分析说,是“扶贫资金的挤占挪用以及严重的腐败问题”。中国审计署曾审计了21个省(区、市)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扶贫资金,发现国家拨款用于扶贫的资金有的被用来平衡地方财政,达4.28亿元,有的被地方官员用来买车和弥补行政经费,达1.5亿元。此外地方政府把国家提供的扶贫贴息贷款投向地方的交通、工业、电力、通讯等基础性和竞争性行业,而真正用于扶持贫困农民的小额贷款却逐年萎缩。有观察家指出,中国扶贫效果的递减,是中国制度设计上的不公。随着1990年代中期的所谓教育产业化和医疗市场化的推行,学费越来越高,看病越来越贵,房价越来越令工薪阶层无法问津。这些改革措施不但加重了现有的中国贫困人口的负担,同时也使得更多低收入的工薪阶层随时有可能加入贫困人口的行列。


2009年起,中国贫困线标准上调,从786元提至1067元;使得不少退休的高级工程师都快进入“贫困人口”了!比如珠海企业才退休5年的高级工程师养老金是1400元左右,而同时退休的公务员养老金却有5000多元。


目前居住在美国的中国经济问题观察家何清涟呼吁中国政府向美国学习如何救助穷人。她在一篇文章中说:“欧洲尤其是北欧的高福利政策,已经成为国家的沉重包袱,中国学不来也不必学,但师法美国如何照顾低收入阶层,却还有一定的可行性,因为美国并非高福利国家。自称社会制度比美国优越并依靠穷人的支持而坐了江山的中国当局,无论如何还是应该学习美国政府如何救济穷人,第一步是把为穷人提供食品卷当作政治要务,为那些买不起食品的穷者、弱者、老者及儿童提供食品券。”何清连还建议说,“中国政府千万别推说财政预算紧张,其实将那祸国殃民的‘金盾工程’开支转移过来就足敷用度。”


中国媒体在意识形态主导下,在新闻中专门选择那些能够暴露美国所谓“黑暗” 的事实,而对能全面了解美国贫困人口的其他事实全部有意识地加以斧削,刻意隐瞒美国“贫困人口”的真相,试图给广大老百姓造成美国的“贫困人口”出于“水深火热”的印象。一方面以美国人也很“贫困”为挡箭牌,企图以此稀释民怨;一方面借此诋毁先进的民主制度,而便于中国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涂脂抹粉。


比如《人民日报》曾报道说,“目前,全国31个省(区、市)都已部署建立农村低保制度。截至2007年7月底,全国已建立农村低保制度的地区,共保障低保对象2千3百11.5万人、1074.6万户,平均低保标准为每人每年857元人民币。”但把美国穷人的低保和中国穷人的低保来对比一下,中国的低保平均每人每年为857元人民币,也就是每个月大约为71元人民币。而一个和家庭成员一起生活的美国老人,每个月光从政府那里拿到的营养食品卷就已经达到118美元,大约折合成人民币885元。


一个美国“贫困”者仅仅一个月的食品卷,就相当于一个中国贫困农民全年的低保收入。这,就是美国的“贫困人口”生活得“水深火热”的真实境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