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二代:特权和身份世袭就是封建

lixiaolan 收藏 2 419
导读:     现在,觉得中国革命和改革的主要任务仍然是反封建,实现当年欧洲第三等级革命时的理想。          政治一贯正确的某社.会.主.义.朝.鲜,却实行最高权力世袭制,目前正处于第二代向第三代过渡的关键时期。国内,也有权力垄断和贫穷世袭现象,在全社会高度关怀富二代的时候,在公示制度下不断有官三代或官二代(80后)权力世袭消息传出,去年有二十七岁左右的副厅级,今年初始便有山东新泰市多位80后副局级其中一位仅23岁(王然)被公示。按照长期以来形成的观念,权力和身份垄断或特权是封建社会




现在,觉得中国革命和改革的主要任务仍然是反封建,实现当年欧洲第三等级革命时的理想。


政治一贯正确的某社.会.主.义.朝.鲜,却实行最高权力世袭制,目前正处于第二代向第三代过渡的关键时期。国内,也有权力垄断和贫穷世袭现象,在全社会高度关怀富二代的时候,在公示制度下不断有官三代或官二代(80后)权力世袭消息传出,去年有二十七岁左右的副厅级,今年初始便有山东新泰市多位80后副局级其中一位仅23岁(王然)被公示。按照长期以来形成的观念,权力和身份垄断或特权是封建社会的主要特征。所以,国际上也把朝鲜现象称作封建。然而,对于究竟什么是封建社会,仍然有不同的看法。


一百五十多年前的马克思,从人的地位尤其是劳动者的地位角度,把包括过去与未来的社会历史演变分为五个阶段:原始社会,人与人关系平等,但由于生产力水平不发达,个人依附于自然和部落集体;奴隶社会,人依附于人,劳动者是掌握政治经济权力的奴隶主的奴隶,对应于古罗马社会;封建社会,人依附于土地或掌握土地的土地所有者即地主,在欧洲对应于欧洲中世纪;资本主义社会,表面上人人平等,劳动者个人不依附于任何个人,但实际上劳动者却依附于资本或掌握政治经济权力的资本家阶级。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人与人关系平等,生产力高度发达,人获得全面自由。


由于马克思中世纪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三阶段,封建社会。传统教条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因此也把中国的五千年文明历史进行相应划分(尽管在图书馆生活的马克思认为东方社会是一种亚细亚生产方式的社会)。中国马氏历史学家,找去找来,只有西周的“封地建国”能与之对应。因此,一些历史学家便认为中国的封建时代止于春秋或秦汉。但秦汉之后仍然有贵族(有治权的和没有治权的贵族)存在,因此中国的封建社会到底止于何时却一直存争论。有的甚至认为西周是奴隶制而不是封建制。甚至有的人从劳动者与土地(所有者)关系角度,认为直到19世纪下半叶之前中国仍然处于封建社会时代,此后至1949年中国仍然是半殖民地半封建时代。


但是无论是欧洲的中世纪,还是中国的西周分封制,乃至于秦汉之后至辛亥革命前的封建说,一个最主要的共同特征就是身份制基础上的高等级的特权和统治权力世袭,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权力或特权终身制。目前,尽管一些号称逻辑严密的人,把中世纪解体至资本主义时代之前的一段历史时期,称为王权专制时代;把中国秦汉以来的时代称为中央集权的皇权时代。但是,王权时代和皇权时代的贵族只是没有封地的治权,治权被集中于国王或掌握最高权力的皇帝手中而已,而贵族仍然拥有一定的政治经济特权,特别地统治权和或特权仍然是终身的甚至是世袭的。


在欧洲,资本主义革命的主要目的就是推翻实行了一千多年的贵族世袭政治经济特权,包括所谓自由的城市的商业和产业行会特权,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马克思也正是从行会特权角度,把某种社.会.主.义称为封建社.会.主.义的。也因为如此,八十年代之初,当一些人以资本主义危险而抵制改革时,当时的最高领导却说中国最重要的问题是封建意识太浓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权力终身制和相关的封建特权,从而点中了那些害怕丧失特权的反对改革者的死穴。也正是因为如此,世界上把朝鲜的最高权力家庭世袭现象称作封建现象。也正是因为如此,把国有垄断企业职工的政治经济特权,也称作封建特权。


按照身份制与特权垄断的特征来划分,中国的封建时代特别长,最起码有二千多年,按夏启开创家天下传统算起有三千多年。因此,封建意识特别浓重(浓到人人都有),而人人平等的欧洲第三等级的革命意识却很难树立,以至于一些封建特权的东西被以社.会.主.义的时尚西装装扮得花技招展。对此,你得如马克思所说的那样,把它的衣服一件件掀起来,才能看到其屁股后面的封建徽章。正是因为封建意识太过浓厚,封建传统太过顽强,所以革命后我们也只能建立一个身份等级社会。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特别是经济体制的市场化虽然劳动者特别是农民的自由权力得到扩张,能够摆脱土地的束缚进入城市劳动工作,但是农民的政治经济权利仍然受到身份和户籍的限制,高等级的政治经济特权仍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虽然职务终身制被改掉了,但是特权终身制却没有改变,尽管有相当多官员来自平民,但一旦做官达到一定等级便拥有终身特权,而且其后代也容易世袭其特权。


因此,到如今,反特权反垄断和反封建意识仍然是今天和未来改革的主要任务。反封尚未成功,同志仍然努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