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隐居老夫妻:毛主席可好?(转帖)

topgun1965 收藏 62 48077
导读:两位老人对唱起当年的情歌,还是那么害羞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2_3605_11403605.jpg[/img] 两位老人站在天梯顶端回忆往事,甜蜜如昔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7_2_3606_11403606.jpg[/img] 他6岁时,16岁的她成了别人的新娘,新娘惊鸿一瞥令男儿情窦初开;他16岁时,26岁的她不幸丧夫守寡,孤儿寡母令血性小伙不胜爱怜;19岁时,为避闲言碎语,

两位老人对唱起当年的情歌,还是那么害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位老人站在天梯顶端回忆往事,甜蜜如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6岁时,16岁的她成了别人的新娘,新娘惊鸿一瞥令男儿情窦初开;他16岁时,26岁的她不幸丧夫守寡,孤儿寡母令血性小伙不胜爱怜;19岁时,为避闲言碎语,他毅然和她逃至深山老林,在峭壁上开凿出6000级石梯,徒手营造他和她的爱情家园……



重庆江津南部中山镇往南30多公里,是数万亩连绵起伏、人迹罕至的深山,深山中有一座叫半坡头的高山,山顶海拔1500米。



探险队深山惊遇“野人”



2001年中秋,渝北鸳鸯镇一队户外旅行者前往四面山附近原始森林探险,这天,探险队准备攀爬半坡头,发现竟有条人工修筑的石梯通向山顶,石梯上有新鲜的打凿痕迹,却不见人。队员们来到山顶,突然,密林中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我们以为是野兽,吓得不敢动。”一队员回忆,不一会,只见一男一女两个野人背着柴火从林中钻出来。“仔细一看,又不像野人,他们都很老了,分明是人的模样,穿着老式蓝布衫。”得知队员们来自重庆城,两人问了句:“毛主席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

原来,两位老人不是野人,是山下高滩村村民,女的叫徐朝清,男的叫刘国江。50年前,19岁的刘国江和比他大10岁的寡妇徐朝清相爱,招来村民闲言碎语。两人携手私奔至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为让爱人出行安全,刘国江又在悬崖峭壁上凿下石梯,一凿就是半个世纪,共凿了6000多级。



探险队将这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带下山,并给石梯命名为爱情天梯。从此,不断有人上山探望这对隐居深山半世纪的恩爱夫妻。



美丽新娘令6岁童情窦初开



本月11日中午,记者前往半坡头探访这对传说中的深山“野人”。说起往事,徐朝



清一脸羞涩。之前就听说徐朝清年轻时是个大美人,记者不由多看了几眼:清瘦的脸庞嵌着一双大大的黑眸,满脸皱纹和松弛的皮肤掩饰不住昔日的风韵。



刘国江回忆说,1942年的一天,邻村一位美丽的姑娘嫁到长乐乡高滩村吴家。几天前,刘国江磕断了门牙。山里习俗,掉了门牙的孩子只要被新娘子在嘴里摸一下,新牙就会长出来。在长辈带领下,小国江低着头来到轿子前。当一只兰花般的手从轿前的布帘边伸出,轻轻放到他的嘴里时,小国江忍不住流了滴口水,他紧张地一吮,却咬住了新娘子的手。新娘子用另一只手掀开布帘,小国江仰头发现,仙女般的新娘子正含嗔带怒地盯着自己!轿子走远了,小国江还站在原地发呆……



“发啥子癫,你长大了也要找个这样的漂亮媳妇。”一旁的大嫂大妈开玩笑。之后,村里人时常开玩笑地问刘,长大后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刘就会很认真地说:“像徐姑姑那样的人儿!”这个新娘子就是徐朝清,她从此印在了刘国江心中。“那时候小,没得那些意思,只觉得她尊贵,我看她一眼就觉得会弄脏了她。”回忆往事,69岁的刘国江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19岁小伙偕心上人私奔



10年后,徐朝清丈夫患急性脑膜炎去世,她一下子成了寡妇,独自带着4个孩子,最大的9岁,最小的才1岁。时年16岁的刘国江看在眼里,他想帮她,但怕被拒绝,又怕被人笑话,再说,他也不知从何帮起。



一天傍晚,徐朝清背着最小的孩子到村东的飞龙河去打水,不小心掉进河里。刘国江家就在河边,他闻讯赶到,跳进河里救起了徐朝清母子。之后,刘国江常常主动上门帮徐朝清做些体力活。一晃3年,闲话很快传遍整个村子。



1956年8月的一天,刘国江在街上碰到徐朝清,他上前搭话,徐朝清却丢下句:“寡妇门前是非多。”当晚,他悄悄走进徐朝清家,明确地告诉她:“我要娶你!”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10岁的汉子,再望望自己4个孩子,徐朝清边哭边摇头。刘国江急了,一把抱住她:“真的!”



第二天一早,村里人发现徐朝清和她4个孩子不见了,一同消失的,还有19岁的刘国江。



深山中他们养大7个孩子



“第二天下午,我们就到了这里,这个地方我以前打柴来过,知道有两间没人住的茅草屋。”说起当时的勇气,刘国江至今得意。



带去的粮食很快吃完,刘国江就到河里去捕鱼,徐朝清则去挖野菜。他们在山林里摘野核桃、野枣,把木浆树叶摘下晒干,磨成面粉。一天,刘国江在树上发现了一个蜂窝,他受了启发,开始自己养蜜蜂,酿蜂蜜卖钱,一直到现在。他们还在房前屋后开辟了几块菜园,分别种上土豆、红薯、玉米。



1957年6月,一场暴雨将他们居住的茅草屋屋顶冲垮,刘国江只得牵着徐朝清和孩子来到山梁上最高的一个岩洞里。最让他们恐惧的不是狂风暴雨,而是山里的野兽。为了有间瓦房住,刘国江带着全家到两公里外的山坳里背泥巴烧瓦。一家人背泥巴背了一年,刘国江用石头砌了个窑子自己烧,又烧了一年,才烧齐建瓦房所需的瓦。



“从山下带来的最小一个孩子5岁时掉进粪坑死了,我们后来又生了4个孩子,都是‘小伙子’接的生。”徐朝清说,用大山里的野菜和兽肉,徐朝清和刘国江将7个孩子拉扯成人,现在曾孙都有了。



他们有时也会下山,走4个多小时到最近的长乐集市买猪仔、买修路用的铁钎、送孩子到高滩小学念书……



恩爱夫妻愿百年后合葬山中



半个世纪过去了,二老的结婚证早已被虫蛀烂,当年的闲言碎语也烟消云散,但二老仍不愿下山。



二老的女儿们早已嫁出大山,儿子们也出山当了倒插门女婿。因为儿女在山外,老两口近年来与外界接触多了些,但他们仍不喜欢外面的世界。住在山脚下的三儿刘明生有空就会上山帮父母干点力气活。



“她年纪大点,我能照顾她多久就多久。”刘国江说,他们二人约好,谁先走了,另一个就将其葬在山上,然后下山和儿子住,死后要运上山和老伴合葬。


本文内容于 7/4/2010 11:20:14 PM 被topgun1965编辑

4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