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河山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风雪刀客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size][/URL] 徐兰香见菜已摆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想告辞,又觉得那样太客套了,其实,她根本就不想走,她特愿意与马明金说话,虽然马明金话不多,都是她与马明玉在喋喋说着。 马明玉出去想取瓶好酒,在中院,被母亲叫住,自然问的又是徐兰香,她说上次徐兰香与女儿来时,她没在意,这次细看过,说徐兰香有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


徐兰香见菜已摆上,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想告辞,又觉得那样太客套了,其实,她根本就不想走,她特愿意与马明金说话,虽然马明金话不多,都是她与马明玉在喋喋说着。

马明玉出去想取瓶好酒,在中院,被母亲叫住,自然问的又是徐兰香,她说上次徐兰香与女儿来时,她没在意,这次细看过,说徐兰香有福相,还问女儿,是不是想把这个姑娘介绍给哥哥。马明玉笑了,说她有这个意思,可不知哥哥他……明金娘武断的说,她看出儿子挺中意这个姑娘的,她还说,她有办法。马明玉知道母亲所说的办法,无外乎是让父亲出面,可是以哥哥的脾气,他要是不同意的事儿,恐怕谁也……她笑着劝母亲,说这不是急的事儿,但老人,从此便把徐兰香挂在心上了。

徐兰香从马家大院出来,心情不再那么沉重了,但忧郁依旧,原因很简单,因为马明金还在忧郁。尽管马明金在她与他妹妹面前,表现得挺自如,但这种非正常被逼脱下军装,对一个军人来说,比在战场上受伤或阵亡都难受。尤其听马明玉说哥哥常借酒浇愁,她也看到了,马明金一口口喝着闷酒。她在想,怎么才能使马明金脱离这个窘境呢?其实,她已萌生个念头,只是没敢与马明金说,她虽然与马明金仅仅接触两三次,但若用心去了解一个人,不需要时间来验证。她知道以马明金的性格,肯定不会同意她的做法,那就是她想借助于姐姐,劝熙洽收回成命。她对马明玉说了,马明玉只是叹息一声,说不上是赞成还是反对。

这天,熙洽来家,饭后三人喝茶时,姐姐先提起话头。事先,徐兰香已央求过姐姐,帮马明金多多美言,姐姐还问她,为什么关心这个马营长,徐兰香说是朋友,还说以后会对姐姐明说的。姐姐笑说她诡计多端,但还是答应了。

熙洽一听提起马明金,火气又上来,骂说:“这个混蛋,违抗军令不说,还要上奉天告我去,我……我没枪毙他,已够便宜他了。”

大老徐:“算了,事儿过去就算了,那马家大院的老掌柜,在吉林市也是一蹦三颤的人,他家业那么大,把儿子送到你们军队里,当个小军官,还不是为了光宗耀祖,你犯得着为了个日本人,得罪人啊!”

熙洽:“妇人之见,你以为我愿意这么做呀?他差点没把日本人活埋了,你说他胆子也多大吧,现在关东军还为这事儿,找我要个说法呢!”

松川在事后的第二天,被送到日本驻吉林的领事馆,随后转送给奉天的关东军。

徐兰香:“松川是日本间谍,不是说按国际公约可以……”

熙洽:“胡说,你懂啥儿,是间谍不假,那也得看是哪国的间谍,日本人,咱们惹得起吗?再说了,我在日本留过洋,关东军有我不少同学的朋友,我手下做出这种事儿,让我日后咋见他们?”

徐兰香:“那你处理得也太重了,我在军需处听不少人为马明金打抱不平。”

熙洽眼睛一瞪:“谁?谁为他打抱不平?你告诉我,我把他们全都撤职查办……”

徐兰香:“不,不,我……我也就是这么一说……”

大老徐:“那个姓马的,不过是个营长,你跟他治啥儿气,再说了,以后你要是碰到他家的老爷子,咋说话呀?”

熙洽:“官不惧商,我在乎他啥儿……”

徐兰香用哀求地口吻叫着姐夫,这对她可是少有的:“姐夫,就算我求你还不行吗?”

熙洽想到什么:“你……你们姐俩儿今天这是咋的了?咋为姓马的叫起屈了?噢,我明白了,你们是不是收马家大院的钱了?我跟你们说,收钱也不行,我是参谋长,说出的话就是军令,我咋收回呀?哎,对了,兰香,我还忘了问你,前天李子安上我哪儿,我问他见没见到你,他支支吾吾的,说你愿意搭理他,这是咋回事儿啊?”

徐兰香一看为马明金说情未成,反要惹火上身,忙站起来,想走。

熙洽:“我说兰香,你别这山望着那山高,李子安人不错,你们要是成了,我少不了还得提拔他……”

徐兰香与妹妹也说过李子安,知道妹妹没看中他,打圆场说:“行了,行了,兰香岁数还小,这事也急不得,以后再说吧!”

不用说,徐兰香背着马明金的努力,徒劳无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