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军少将郑蕴侠的改造与重新做人

柳鲲鹏 收藏 0 1267
导读:蒋军少将郑蕴侠的改造与重新做人     柳鲲鹏 欢迎访问:http://blog.sina.com.cn/quantum6 2010-6-28   关键字:郑蕴侠 改造 新中国 简介:蒋军少将特务郑蕴侠被抓之后,自认必死。但是新中国秉持毛主席的“改造论”、“重新做人论”,他不仅没有死,反而于“动荡混乱黑暗浩劫”的文革时期出狱,还分了房子和生活用品。他感恩说:“不是吾之命大,是中共的政策伟大。中共给吾之再生也!”       郑蕴侠何许人也?相信极少人知道。吾看了《迷途-先行版》才知道,

蒋军少将郑蕴侠的改造与重新做人



柳鲲鹏

欢迎访问:http://blog.sina.com.cn/quantum6

2010-6-28


关键字:郑蕴侠 改造 新中国

简介:蒋军少将特务郑蕴侠被抓之后,自认必死。但是新中国秉持毛主席的“改造论”、“重新做人论”,他不仅没有死,反而于“动荡混乱黑暗浩劫”的文革时期出狱,还分了房子和生活用品。他感恩说:“不是吾之命大,是中共的政策伟大。中共给吾之再生也!”



郑蕴侠何许人也?相信极少人知道。吾看了《迷途-先行版》才知道,他的头衔有:中统特务,青帮大佬,反共救国军少将。他管什么呢?管重庆所有区全部归他管,当年著称的较场口、沧白堂血案都是他干的。当初蒋军撤退的时候,他撤退不成,到处躲藏。由于经验丰富,他跑到云南的濯水,化名刘正刚,还结婚了。

他怎么被发现的?这就是文革名言“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论断的证明。由于他聪明,所以人民政府合作社给他一个会计工作。由于他写字好,所以也让人奇怪。有一次钢笔帽不见了,他自言自语了一句“怪哉,不翼而飞”,引起群众的怀疑(想当年吾侄女说了一句“那只鸽子已经羽翼丰满”,吾也惊诧了半天,原来是老姐教的)。于是有人报告了政府,他也去了,审讯他的房间里,有几个大字:坦白认罪,重新做人。其中设计的台词,是典型的毛主席时代句式,大家看看:

郑:八年了,几年的东躲西藏、胆战心惊终于结束了。吾知道,吾知道自己迟早有这一天的。也许老天早就安排好了,让吾这种罪大恶极的人,必须接受人民的审判。吾认罪,吾认罪。

公安:认罪伏法是对的。不过汝要清楚,认罪伏法只是改造的一个起点,要把自己改造成为一个新人,这才是最后的目的。

郑:汝不用这样说。象吾这种满身血债的人,吾知道被抓住之后的结果。

公安:郑蕴侠,汝错矣!新中国是依法惩治罪恶,不是打击报复。吾等对那些弃恶从善的犯罪分子可以减刑,就连大战犯也可以赦免(文革期间就特赦了两次,参考《特赦证明,文革时人民很团结》)。关键是要看汝,有没有这个决心和行动改造成为新人。

这里可以看出,这是毛泽东思想中继承中华文化成就的特有的“改造论”。即对罪犯的措施,不是惩罚,而是想方设法改造。这一点可以联想唐太宗时期允许犯人回家探亲后自动回来的事情。


郑蕴侠自己都承认,根据他的罪恶,“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后来中共中央惩治反革命新规定,“可杀可不杀的,不杀”。终审由死刑改判为15年有期徒刑,1975年11月出狱回到贵族务川(1975年?正是号称“动荡混乱黑暗浩劫”的文革时期啊),1980年特邀为县政协委员(注意这个时机。这位还有良心,其他没有良心的就开始攻击污蔑文革毛主席时代了)。2009年7月去世,102岁。采访时郑蕴侠提起此事,忍不住哽咽起来:“不是吾之命大,是中共的政策伟大。中共给吾之再生也!”

有在台湾的老同事指责他“有奶就是娘”,郑是怎么说的?“台湾陈立夫住党产的房子,死后李灯灰通过法院收回他的住所,而且还要他补付房租(早干什么去了)。吾现在住着的这个房子,从吾特赦回来,政府花钱买房子和置家具,国民党就办不到这个事情。有奶就是娘,吾这个娘是找对了。”此处看到他完全被特色当局洗脑了,他真正应该感谢的是新中国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而不是这么一点小恩小惠,可笑可笑。

郑呼吁统一的时候,真是让吾哭笑不得。殊不知当局早就放弃统一了,从2008年5月,已经彻底不提“一个中国”、“统一字眼”了。


有趣的是,文中说起一些黑话,吾特别记下来:

高高山上一树槐,各位拜兄坐龙台


嗨(加入帮会)

空子(假)

盘口

拿言语


问:

豪杰有难奔梁山

英雄遇险投水泊

天下兄弟是一家

四方寒士同一屋

山不转路转

船不走水流

答:

久闻贵龙大码头山高水深

我兄弟姓哪样,叫哪样

带箭鸟,负伤虎

仰大山千丈,冒犯贵码头


问:有宝献宝,无宝受考,哪个码头

答:身无公片与宝札,只有言语拿上复,兄弟是隆昌小码头。公片宝札,掉红掉墨,礼节不周。

问:有占地占。

答:上承拜兄栽培,下靠兄弟抬爱,兄弟虚占“威”字出“信”字。上承拜兄栽培,观花望景,请候各位拜兄。

问:看来还真是“嗨”过袍哥的兄弟。

答:兄弟郑蕴侠,虚得“仁”字,是“红旗”。

问:你未必是出隆昌大码头,仁堂口,红旗大管理,反共救国军的郑长官?

答:汝何以知吾?


问:如果汝不介意的话,干脆我们就在关老爷面前“吃咒”,拜把子如何。

说:老恩兄,老仁兄,馨香红烛把弟兄。起眼一看,都是大仁大义好弟兄。今天我郑某人在这里要一丈二加八尺,两丈。多多仰仗,多多仰仗。

说:下跪兄弟郑蕴侠,(接)胡长恩,从今往后,如敢(接)上不认兄,下不认弟,接(死于非命),乱枪打死。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