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部队 正文 第三章 路见不平

东亚神鸡 收藏 0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05.html


我一只手提着大包小包的蔬菜,另一只手把着车把,在雨中摇摇晃晃地向前挪动,头上渗出的汗水与冰凉的雨水汇聚成一股细流,流入我的阿迪王球鞋,湿透了我的袜子,泡得我双脚发软。

继续前进。

车下烂菜叶子横扫整个北门口,还有个别的死老鼠,死田鸡,以及破了n多个洞的难以分解的塑料袋。整个菜市场的路在大雨与闪电的衬托下显得格外邋遢,泥泞不堪,原本干净的车胎现已沾满烂泥,车胎滚动时犹如泥牛入海。帅气的钛合金车身也早已布满泥点。

我狼狈不堪地行驶着,准确来说应该是蠕动着。现在又正处于北门口的上坡,更增加了行动的难度系数。在这恶劣环境下,我发扬伟大的民族精神,高举社会主义的旗帜。自强不息,艰苦奋斗,顽强拼搏,并积极乐观地想着:免费洗次澡,低碳,节能,环保。

就这样昧着良心鼓励自己,终于胜利完成革命任务,爬上了北门口高低,继续向前行军。一路风驰电掣,泥水满天乱飞,浩浩荡荡,来到了北门口终点——碧潇小区门口前方100米处。望着前方的家,此时我内心异常激动,顿时力量大增,加大马力,冲了过去。

突然之间,一道可怖的闪电从天而降,一群神秘的身影出现在前方,透着浓浓的杀气与霸气,向一股洪流,冲击着整个菜市场,冰封了每一个人的心。

“城管……城管……城管来了!”一声颤抖的尖叫,打破了菜市场死一般的沉静。菜贩们顿时兴奋起来,尖叫着,咆哮着,鸡飞狗跳,社会大熔炉彻底沸腾起来。哭声,喊声,打骂声,声声入耳。

“快跑啊!”“城管!城管!”“爸!爸!你在哪!”“儿子,爸在这,快推车跑!城管来了!他们会把你抓起来关黑屋子的!”菜贩们迅速行动起来,训练有素地收拾起自己地摊上的东西,丢在小三轮上,然后翻身跃上小三轮,放开车刹,同时用自己的三角眼死死地观察着城管的一举一动,然后大腿使劲一蹬,小三轮立马冲了出去,将北门口远远甩在了身后。

这是有车的。拖板车的爷们将自身所有东西仍在车上,双手抬起车把,脚踩泥地,全身运气,再大喝一声:“起!”然后就飞奔起来,板车轮咕咚咕咚地旋转起来,只在泥地中留下两道深深的辙印。

周围的一切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城管两个大字就这样被我所铭记。城管,原本是管理城市,服务人民的工作,现在却成为了人民心中的恶魔,完全背离了建设城管的初衷。望着惊恐离去的人潮,我陷入了沉思。

“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呜……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等我养啊!放过我,我下次绝对不敢这样做了!呜……求求你放过我吧,这点菜是我家庭唯一的依靠啊!城管大爷!放过我吧!呜……”一阵凄惨的哭声从不远处城管的包围圈中传来,哭声无比悲凉,狠狠地冲击这我充满同情的心。定睛一看,一个衣着破烂的老大妈正坐在地上,泪流满面,瘦弱的身子靠着灰白的墙不住地颤抖着。嫩绿的蔬菜撒得满地,已经被众城管的黑皮鞋踩得面目全非。场面令人痛心,十分痛心。

“没有机会了,东西没收,快滚!”一名带着黑色大墨镜的城管冷冷地说道,不带任何感情的恶语彻底撕碎了可怜老大妈的希望。老大妈哭喊着,留着大把大把的眼泪拽着一名城管的腿放生大哭,想阻止他们夺取那些可爱的蔬菜,她赖以生存的希望。可得来的只是城管身旁一个没有穿制服流氓模样的大汉厌恶的一脚,顿时老大妈就这样飞了出去,又重重地砸在了泥泞的地上,一口鲜血从老大妈口中喷洒出来,染红了这名城管的蓝白制服。

“你们这群恶魔!不得好死!”老大妈撕心裂肺、歇斯底里地咆哮这,一滴滴鲜血从撕裂的嘴角流到身上,与泪水、雨水勾兑成一股愤怒。流氓一声冷笑,走上前去一巴掌将老大妈打得晕头转向,布满皱纹的老脸立马红肿起来,又是一股鲜血离开了老大妈的身体飞洒在墙上。

“恶魔……恶魔……你们这群该死的恶魔!去死吧!FUCK!”老大妈惊人地飙了一句国际骂语,同时用瘦弱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扑,那个流氓防备不及,被这突然一击撞翻在地,泥水满身,犹如一头泥猪。流氓彻底愤怒了,挣扎着爬了起来,揉了揉脑袋,便一脚踹向老大妈的胸口。

“啊……”老大妈一声惨叫,双眼一翻,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着,失血过多的脸显出令人恐怖的苍白。流氓似乎还不解恨,抬腿,运气,踢出,第二脚就逼向了奄奄一息的老大妈。千钧一发之际,在一旁早已被眼前情景所激怒的我飞奔过去,离流氓三米时,左脚点地,右腿运力甩向城管,踢在流氓的颈部,又依着身体的惯性,右手化作手刀,朝脚踢的部位猛力一砍,流氓整个人飞出了三丈远,鲜血如喷泉一般不要钱地从口中激射出来,洒遍流氓全身。然后砰地一声,倒在地上,脖子一歪,再也爬不起来了,只能躺在地上痛苦地喘着粗气。

“小瘪三,不想活了吧。老子打断你狗腿!”旁边又一个更加邪恶的老流氓恶狠狠地骂道,飞溅的唾沫清晰可见。老流氓轻蔑地叫嚣着:“识相地快给你爷爷跪下来磕几个响头,否则你今天别想回去!”

我最恨别人骂我小瘪三,愤怒之火在我胸中猛烈燃烧,身上冰冷的校服被我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杀气所逼干。我黑色的瞳孔死盯这眼前这该死的流氓,杀气迅速向他扩散。面对我强烈的杀气,老流氓似乎有些胆寒,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看似柔弱的初中生却有如此强大的杀气,能逼的自己抬不起头。可老流氓终究是老流氓,没在乎杀气,依然狞笑着走了过来,想一巴掌拍翻眼前这个小白脸。我冷笑着,不带一丝感情的冷笑着,周围的温度瞬时降低了不少。我缓缓地扭动着脖子和手腕,骨头发出骇人的嘎嘣声。师傅的十年特训,不知让我吃过多少苦,挨过多少骂,流过多少泪,出过多少血。现在的状态足以干趴下2名身经百炼的海军陆战队员。回想起一年前,那还是初二的时候,师傅为了锻炼我的抗打击能力,特别找了10名特种队员在我放学时偷袭我,在任意地点,任意时刻。特别是第一天,在我路过CS市最大的男厕所时,一名特种兵从厕所中咆哮而出,对我大施特种格斗术。面对突然袭击,我像个SB一样愣在那里,被他锁喉摔飞出去。我刚爬起来,就被他一脚踢翻,绊倒了路边苍蝇缭绕的垃圾桶,一箱子香蕉皮就这样将我埋没。当晚我怒气冲冲找到师傅请他为我报仇时,却被告知此乃师傅之变态训练也。此后一个多月的日子里,每天都是提心吊胆,一步三回头,通过种种手段防备突然袭击,神经差点给崩坏了,却隔三差五仍被毒打一顿,直到我能成功抵御任何一次突袭,没被不知疲倦的特种兵打皮开肉绽。也多亏这种BT训练,艰苦磨练培育了我强大的抗打击能力与警惕性。

老流氓逐渐靠近,试探性地向我挥了几拳,却全都被我晃开了。见自己没有一拳打中,老流氓气急败坏,拔出腰间漆黑的电滚,狰狞地向我比划着,电棍发出嗞嗞的电流声。

“唰!”老流氓出手了。右手抓着电棍,向我左肩劈去。我左脚轻轻向后一摆,左肩随之一侧,带着高压电流的电棍打在了我身后的墙上,脆弱的墙面瞬时脱漏出数块碎片。我晃开电棍的同时,右手掐住老流氓的狗爪,往外一拉,别过老流氓的左手,身体转身,右脚膝盖用力踢向其膝关节。

“啊!”老流氓忍不住疼痛,左脚立马瘫软下来,跪在了地上。我左手也没闲着,反手横劈在老流氓的右肩,嘎嘣一声,老流氓右手脱臼,一声惨叫,电棍在也拿不动了,脱手在地上滚了一段时间后,掉入了路边的排水沟,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老流氓在我手中仍不消停,奋力挣扎着,妄想逃脱我钳子一般的右手。老流氓的坚决反抗激怒了我,右手猛地用力,又是一声惨叫,老流氓左手小臂继右臂后脱臼。再一记直拳,运力30%,老流氓轻飘飘地飞了出去,在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本垒打!”老流氓准确落进垃圾箱。“砰!”最终只剩下老流氓痛不欲生的抽搐声。

“小……小子,你想想……干嘛,老子可是城管!你别过来,别过来,你狗胆敢袭击城管?”中间那名城管颤抖地吼着,身边的几个小流氓用着同种频率跟着城管一起抖,眼中流露出恐惧之色。我转转手腕关节,狞笑这缓缓靠近他们,同时捡起了那个欺辱老大妈的流氓腰间的电棍,按下电源,恐怖的电流声瞬间划破宁静,城管喉结紧张地一动,脸上不断渗出冷汗。

我渐渐逼近,强大的杀气将他们彻底掩盖,让他们惊恐的感觉到我眼中闪烁的凶光似乎能秒杀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兄弟们,掏武器!我就不信我们5人就搞不定他一个!”城管咆哮着用电棍指着我,身边的小流氓顿时向我杀了过来。我微笑,这群锑星人似乎想用人海战术,却丝毫不明白他们5人的战斗力与我一个人的战斗力之间有多么遥远的距离。此战就像一个拥有无限弹药的永不卡壳的马克沁重机枪的特种兵单挑100个3岁大的小Baby一样,胜负毫无悬念可言。流氓们进攻,我同样进攻,身躯连连闪动,速度快到这些流氓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只听到骨裂声不断响起,接着就见到一具具身体就这般倒飞出去,划过一道道美丽的曲线,最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不停地哀嚎着。

城管惊呆了,下得全身只哆嗦,手中的电棍早已摔在地上变成的一堆废品。我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一步一步地迈向似乎全身瘫痪的城管,手中的电棍像一个有生命的黑色小精灵,在我指尖飞速旋转。

“大哥……大哥!我错了!大哥放过我吧!我求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一个没饭吃的老婆啊!大哥!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城管哭嚎着,鼻涕眼泪肆意横流,样子惨不忍睹。

“你这么可怜,那老大妈也很可怜,你他妈为什么还打他!”我狰狞地咆哮着,一脚踹向城管,城管就在地上滚了几个圈后,颤颤巍巍地爬起来,又腿一软,一屁股坐了下去,继续哭嚎。

“大哥,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我打的!是他!就是他!就是那个该死的!是他打的我尊贵的老大妈的!大哥!别打我啊……!”城管哭着辩解道。

话还未落,我就一巴掌扇了过去,响亮的一声从城管脸上产生,一颗带血的牙齿从城管口中飞射了出去,城管半个脸顿时肿了起来。

“狡辩!你还敢狡辩!明明是你打的!你还敢狡辩!说!到底是不是你打的!”

“是!是!大哥!是我打的!是我打的!呜……”“啪!”我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城管惨叫一声,有一颗带血的牙齿反方向射出,脸对称了。

“NND!是你干的还这么理直气壮!吃了豹子胆是吧!你还配得上你身上这身城管队服吗!”我抓住城管的衣领将他拽了起来,口水喷得他满脸开花。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放过我吧!我……我……我马上去向老大妈道歉。道歉!”城管哭笑不得,张着嘴有气无力地哀求道。

“快去!”我将城管甩了出去,城管一溜烟就滚到了老大妈身边,昏迷的老大妈早就醒来,望着眼前的城管满脸显露出愤怒。

在我的威逼下,城管低声下气地向老大妈连连道歉,不知在泥地上磕了多少个响头,整个猪头沾满了一层又一层泥水。老大妈胆战心惊地看了我一眼,看到了我眼中的那种力量,顿时扶着墙站了起来,铆足力气,一脚踢向城管,城管有滚了起来,最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只是一张臭嘴在那一张一合。

“老大妈,我送你回家吧。”我搀扶着老大妈挪动着。

“不用了。谢……谢你,年轻人,多亏了……你啊!谢谢!谢谢!我这条老命啊,差点就丢在这些败类手中了。谢谢啊!谢……谢!”老大妈不停地道谢,眼中流露出感激的泪水,声音变得异常颤抖。又慢慢地捡起地上的蔬菜,叹息的将其放进了倒在地上的篮子里。我看此情景,不由的同情心泛滥,掏出1000元,强塞在老大妈手中,便上了单车,头也不回,飞快的驶向家中。只留下老大妈拽着钱在那颤抖地感慨。

“好人……啊!好……人啊!”老大妈眼中的热泪,混着雨水,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