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上卷 较量 第五十六章 血溅棒槌沟(5)

beifanggulang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811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白文举站在柴房门口,气得他七窍生烟,把那两个被关住的喽罗叫到面前,问道:“你们是怎么被他们捆上的?”

一个喽罗说道:“后来的那个点子他说要上茅房,我让他在屋里上,他说……他说……”

白文举怒不可遏地说道:“他说什么?!”

“他说要在茅房才解得出来,我就……”那个喽罗见白文举发了火,吓得他不敢再往下说了。

白文举骂道:“妈拉个巴子!就他妈是你坏了大事!”抬手“砰!”的一枪把这个喽罗打死了。

随后他们又来到了“靠山好”被打死的地方,看了看“靠山好”的尸体,又看了看那两条被烈风咬死的巨犬,白文举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终于知道了,那个跟霍老三一起来的人,不是一般的茬子,单说“靠山好”这一个人,他可是纵横东北三十来年的惯匪,在他没有隐退之前,官府多次派重兵对他进行围剿,都没把他逮着,而他之所以敢收留“靠山好”,一多半的原因是慑于“靠山好”的“匪名”,一小半的原因是想借“靠山好”的谋略,所以他才低三下四地讨好这个昔日的巨匪,那一次,他买了一条在斗狗场上连胜六场的猛犬,白文举对犬类的认识也只是停留在能咬仗的狗就是好狗,所以他用枪硬逼着那个人把狗卖给了他。

本来这事办得挺好的,可是却由于他在临河镇上欺负一个老实巴脚的生意人,被驼峰山里的绺子,外号叫“铁狼”的二当家的给羞辱了一顿,那条猛犬也被“铁狼”打死了,白文举从那以后就恨上了那个“铁狼”。

回到山里以后,他和“靠山好”提起了此事,他的用意很明显,想让“靠山好”帮他一雪前耻,可是“靠山好”却不以为然,一来,“靠山好”已经退隐了,不想节外生枝,二来,“靠山好”也知道这个白文举不是什么好鸟,专爱惹事生非,被人羞辱一顿也是他咎由自取,当初“靠山好”投靠白文举的时候,和白文举谈的条件是帮他壮大棒槌沟的绺子,可不是为了帮他和绿林同道结怨的,所以“靠山好”断然回绝了白文举让他出马对付驼峰山绺子的要求。

白文举见“靠山好”不肯帮他这个忙,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另想别的办法。

一个多月以前,“小刀会”找到了他,跟他谈起了和日本人合作的事,并许给他如果和日本人合作,将来可以给他一批武器装备,用以壮大棒槌沟的实力。

白文举深深明白这个道理,吃绿林这碗饭,谁的实力雄厚,谁才会生存,否则的话迟早被别人吞并了,所以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没过多久,“小刀会”给他传来消息,从吉林来了几个日本人,将要在棒槌沟和另外一伙日本人会合,他就按照“小刀会”信上所说的,到山下去接那几个日本人,也许是那些日本人不认得路,他们走两岔去了,而那些日本人在路上遭到了“俏阎王”的袭击,还死了两个日本人。

“俏阎王”被他抓了以后,他也和那几个日本人见了面,当他听那几个日本人说起让他派人去驼峰山接另外一批日本人时,他本不想去,他和“神行太保”倒没什么过节,就是那个“铁狼”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可他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打发人去把那几个日本人接了过来。

“靠山好”得知“俏阎王”被他抓来了之后,给白文举出了一个主意,让他用“俏阎王”作饵,诱凌啸天和霍正霄前来棒槌沟谈判,让“阎王岭”的绺子归顺棒槌沟,如果他们不同意,就在山上将凌啸天和霍正霄干掉,“阎王岭”上从此群龙无首,白文举自然就接管了“阎王岭”上的绺子。

白文举一时间利欲熏心,就定下了这条计策,并派人到“阎王岭”送信,请凌啸天和霍正霄前来,没想到的是今天黄昏时候霍正霄和张铁鸥来了,霍正霄他认识,可他并不认识张铁鸥,在他用蒙汗药放倒了两个人之后,凌啸天正好也到了,白文举故伎重施,将凌啸天也拿下了,并将他们关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对付了这两个难缠的角色,白文举的心情不错,把那些日本人送走了之后,他本打算假戏真唱,用老办法将祈云拿下,纵然事后祈云再有什么不轨,生米已经做成了熟饭,她又能怎样?

他还想着,等“靠山好”来了以后,和他商量一下怎么对付“阎王岭”的两个当家的和他们手下的弟兄。

办完这些,他就该去找“铁狼”算算那笔帐了。他到现在还不知道,驼峰山里的“神行太保”已经被日本人炸死,他们的绺子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些事,日本人是不会告诉他的,所以他一直都蒙在鼓里。


没想到的是,“靠山好”居然死在这里,而且是一枪毙命!

今天晚上山寨里没有别的外人,除了柴房里的那两个人,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另一个是霍正霄带来的张铁鸥,他不相信“靠山好”是死在他的手上,可事实摆在那儿,也由不得他不信了。“靠山好”的本事他倒是见过,不愧是名震东三省的大惯匪,能一枪击毙“靠山好”的人,他有多厉害,好象不用费劲就能想出来。

那么这两条凶猛无比的高加索斗犬呢?又是什么怪物能把这两条巨犬咬死的呢?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总之,他觉得这次有大麻烦了。

正在这个时候,从他们的枪械库的方向传来了一连串的巨响,顿时火光冲天。

白文举等人听到这一连串的爆炸声,当时就懵了,白文举对一个喽罗说道:“快!去枪械库看看是怎么回事!”

那个喽罗刚要走,从那边跑过来几个喽罗。惊惶失措地叫道:“大当家的,咱们的枪械库被人给炸了!里面的枪都废了!炮头也被炸死了!”

白文举当时脸就白了,这时候他才感到了害怕,显然这一切都是霍老三带来的那个张铁鸥干的,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找到霍老三,也许只有霍老三才能帮他说说情,可是霍老三和那个凌啸天已经被他们关起来了,这两个人还会管这个事了吗?还能帮他说话了吗?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霍老三好象说过,这个张铁鸥好象是他们“阎王岭”四当家的,这回白文举才知道捅了马蜂窝了!

可是白文举也不是白给的,在道上混了这多年了,没有两下子早就让人给崩了,所以他一咬牙,吩咐手下几个精通枪械的头目带着那些残余的喽罗们,再到枪械库里看一看还有没有能用的枪械,用那些零件拼凑一下也比手无寸铁强,又派一个头目下山到卡子上让他们盯着点山下,以防万一。

然后,他带着其余的手下向着“俏阎王”祈云住的那个院子奔去。


爆炸发生的时候,张铁鸥已经在烈风的引领下来到了一个低矮的小房子外面,这个小房子周围杂草丛生,足有半人多高,小房子隐藏在杂草中,如果不细看,根本无法看见这里面居然会有一座这样的房子。

张铁鸥端着捷克式轻机枪,仔细察看了周围的环境,确定比较安全之后,他来到了小房子门口,而此时的烈风已经蹲坐在门口等着他了,见到张 铁鸥走了过来,烈风汪汪地叫了两声,似是在催促张铁鸥快点把门打开。

张铁鸥摇了摇头,放下手里的机枪,一边拿钥匙开门,一边说道:“你着什么急啊?”

“哗啦”一声,门锁被打开了,烈风象一阵风似的飘了进去。

张铁鸥低声道:“里面有人吗?”

屋里面有人“唔唔”地发出了声音。

张铁鸥连忙进了屋子里,黑暗中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堆缩在地上。而烈风却发出了撕咬什么东西的声音。

张铁鸥摸索着来到那个人的面前,从他的嘴里掏出了一团破布,那个人说道:“大哥,你们来了!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是刘元庆的声音。

这时烈风也停止了撕咬,张铁鸥蹲下身子一看,是青虎,它好象受伤了,而且伤得还不轻。张铁鸥连忙抱起青虎,来到了屋子外面,把它放到地上,仔细检查了一下它身上的伤口。

青虎的身上布满了伤痕,浑身是血,前腿也断了,不用说,这是和那两条高加索斗犬撕咬时留下的。伤这么重居然没死,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张铁鸥连忙取出药包给青虎处理伤口。

刘元庆走了出来,无声地蹲了下来,抚摸着青虎的头,说道:“多亏了它,要不然的话,我就得让那两条猛犬撕了。”

张铁鸥一边给青虎的伤口上药,一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声,把刘元庆吓了一跳,他紧张地站了起来。

张铁鸥好象什么也没听见似的,说道:“别害怕,没事的,只是放了几个焰火而已。”

刘元庆狐疑地蹲了下来,道:“焰火?这大半夜的放什么焰火啊?”

张铁鸥淡淡一笑,道:“这个你得去问问白脸狼了,来,你给我说说,那个‘靠山好’是怎么发现你的?”

刘元庆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是青虎发现了那两条巨犬,他们是从我们身后偷偷上来的,要不是青虎,我可能早就被那两条巨犬咬死了!青虎也差点……,那个人好象并不想让那两条巨犬咬死青虎,所以,在青虎招架不住那两条巨犬的攻击的时候,他就喝住了那两条巨犬,可那时候青虎就已经浑身是伤了!”

张铁鸥接着说道:“后来他就把你和青虎送到这个房子里来了,是这样的吗?”

刘元庆点了点头。

张铁鸥想了想,又道:“他对你说什么了吗?”

刘元庆愣了一下,道:“对,他是说了,他说这是一条好狗,而且已经带崽子了,就这样死了太可惜了,他要把这条狗带回去,等它下完崽子再处理它。就这些,对了,他还说和白文举见一面就走,然后他就把门锁上,带着那两条巨犬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