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一章 西牌楼 5、体检(3)

老海豹 收藏 9 11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size][/URL] 复检在江海市体检中心进行。 相对普通兵种,潜水员身体素质要求更高。十名预检潜水员被单独分出来,拉到了离里下河四十公里以外的江海市招待所。复检进行了一星期,项目有化验、拍片、透视、心理测试等,共计有四十多项,整个过程繁琐之至,就连简单的大小便常规化验,都是当着医生的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复检在江海市体检中心进行。

相对普通兵种,潜水员身体素质要求更高。十名预检潜水员被单独分出来,拉到了离里下河四十公里以外的江海市政府招待所。复检进行了一星期,项目有化验、拍片、透视、心理素质测试等,共计有四十多项,整个过程繁琐之至,就连简单的大小便常规化验,都是当着医生的面,从卫生间被临时取走的。

到了第四天,十名预选者中,淘汰了三人。这几个家伙够倒霉的,前几轮复检顺风顺水淌过来了,前庭功能检测时,他们出现了严重差错。医生安排他们坐在一张特殊的椅子上,将头、胳膊、腿都固定好,然后启动电转椅,随着椅子转动,有“嘀”的一声铃响,要求被体检者把脑袋从一侧挪到另一侧,进行摆头动作,时间为九十秒,然后,医生要他们辨别方位。这几个人都有晕车、晕船史,哪经不起这般折腾?别说识别方向,连站都站不稳了。

没办法,现实就这样残酷无情,他们只能打道回府。

红生的第二颗尖牙(俗称犬齿)与双尖牙之间,有个零点八毫米的空隙。潜水员水下作业是通过咬嘴获得氧气瓶里的气体的,对牙齿的整齐与咬合要求较高。尖牙处的缺陷,可能会导致一系列问题。

主检医生复查后认为,潜水员牙齿的咬合作用主要表现在切牙上,尖牙非切牙,俗称门牙,长在人体的口角处,红生尖牙处的空隙不会影响咬合能力。于是,主检医生在体检表上龙飞凤舞地签上几个字,红生辨天书一样,终于认出了是“合格”二字。

外科复体时,胡鑫闹出了大笑话。当天,预检潜水员脱得精光,在偌大的检查室内排成一行。对于当众裸体,大家似乎习以为常了,这些繁芜无聊的复检日子里,他们接受了多次类似检查。今天就不同了,十几名医生中,居然有三四名女医生,有几个还相当年轻。让这帮十几二十岁的男孩子,在年轻异性面前光溜溜地晃荡,在那个思想和观念还很保守僵化的日子里,令人难以置信。

裸体检查和目测一样,从室内的一端走到另一端,如果身体表面没有明显毛病,就算合格了。哪知,检查并非如此简单。主检医生是个三十多岁女性,站在正前方,命令裸体队伍走了十几个来回,才让停了下来。这下还没完。体检医生两人一组,把他们单独拉出来检查。原始的场面像牲口集市,体检医生是买主,六名被体检者成了牲口。牲口摆成了各种令人不可思议的造型,买方在这些东扭西歪的造型中,把他们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检查发现,胡鑫的外生殖器有问题,疑是先天性阴茎扭转症。正常人的阴茎在纵轴90—180度旋转或左右旋转,通常向左旋转占80%,向右旋转占20%。而胡鑫的则不是这样。体检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女性,暴露在外的头发和她医生帽上的颜色差不多,也是白色的。她把胡鑫的生殖器拎起来,玩儿似的左右旋转。医生的做法,也就是简单意义上的常规检查。旋转之中的胡鑫身不由已,下边的玩意儿突然高举,矛头直指女医生。

女医生停下手中动作,惊问,你怎么回事呀?

荒唐的场景令胡鑫面红耳赤,小玩意儿变得更调皮了,发展壮大的凌厉之态锐不可挡。

女医生不可思议地说,我都这把年纪了,你还有非份念头,怎么能当特种兵呢?

胡鑫畏葸了,想到自己过五关,斩六将,好不容易熬到这份儿上,要是被这种糗事刷下来,岂不倒霉透了?这么一想,竟然捂起脸哭起来。刚才还像战士一样顽强不屈的小东西,已经蚂蟥似的缩成一团,一行热尿也被吓出来,溅了医生一身,连体检表都被打湿了。

主检医生跑过来,问明了情况,笑呵呵说,阴茎扭转症不奇怪的,临床表现容易异常勃起,不影响潜水员水下作业。她一锤定音,对胡鑫说,别哭,你合格了。

望着救命恩人似的主检医生,胡鑫停止了哭泣,下面的玩意儿再次激灵,又不听使唤地蠢蠢欲动。

体检结束,大家正准备穿衣服,主检医生对红生说,你先别忙穿衣服,跟我来。红生赤裸着,跟她来到对面治疗室。主检医生戴上口罩,指着室内唯一的病床说,躺上去。红生躺上去,随后听到托盘内金属器械尖利的撞击声。

医生说,你有轻微包茎,我顺便给你做个小手术。红生问,什么是包茎?医生说,男人的阴茎是被包皮覆盖的,若不能回翻,就是包茎。尽管你是轻微的,不治疗对你没好处,将来还会影响到你和爱人的幸福。红生疑惑了,这是当兵体检,又不是到部队找老婆,这种手术有必要吗?床上铺着干塑胶,因为天冷,红生腿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医生的手指也是冰冷的,触到下体,感觉麻酥酥的,像恐怖片开头的部分。

手术很成功,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医生用了小剂量麻药,在他的包皮前端,剪去了一小截皮,然后包起来。刚开始没感觉到疼,穿好衣服下楼,红生不好受了。那地方是敏感区域,伤口摩擦到衣服,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疼。

潜水员体检结束后,罗连长来市内接他们回里下河。这几个人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精英,个个都是宝贝疙瘩,不重视是不行的。在体检中心的一楼大厅,她看到红生面色痛楚的样子,她问,小田,你怎么了?

想不到,节骨眼儿上碰到罗连长,有些邪门儿。红生心乱如麻,只有胡说八道,肚子……不太舒服,很快就会好。

罗连长说,不行的,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红生的头快炸开了,不知道如何回答。左右为难之中,刚好主检医生下楼,看到罗连长穿四个口袋军装,知道她是个当官的,叮咛道,刚给他做了包皮术,你让他这几天不要洗澡,否则要感染的。

罗连长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不是肚子痛,而是肚子下面的东西疼呢。她的脸倏地红了。

红生不敢吭声,脸上比哭还要难看。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