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历史 (作者整理收藏版) 上篇 正文 77-7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77)

卡尔迅返美航程日记之五:

5.5.1942.星期二,阴,大雾。

天气原因,今天无法继续飞行。于是和机组一起保养飞机。黑烟把约翰心疼坏了。嘟哝着四处去找汽油添加剂。

是啊我的B-25。我的鹰、我的鸽子……是她给理想插上了翅膀。对她要象对蓓姬一样好。大人物们不是把专机以他们的妻子命名吗?“埃莉诺号”、“乐士文号”、“美龄号”……

机组一致同意:现在她叫“蓓姬号”。

这个小城——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是苏联远东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堪察加的首府。据说始建于1740年,我估计那时顶多是个渔码头。

小城人口数千,周围是山丘,很不平坦。堪察加是个难以到达的地方,没有定期的海上航线。“埃利佐沃机场”距市区30公里,竟有一趟公共汽车。

意外逗留,有了意外收获:在港口我发现两艘——换挂苏联国旗的美国货轮!史迪威将军所说的情况验证了。

船主因为补充淡水而短暂停留,其中一个来自俄勒冈的水手,已是第3次往返。我得知从西雅图到苏维埃港,单程5200海里,约21天。

他的载货,有铝锭、橡胶、军用食品、炸药和机车等。回程则把锰或铬矿石以及木材运往美国——这叫做“逆向租借”。

回驻地很晚了。小城电力缺乏,街道没有路灯。幸好已进入白昼期,黑夜很短。


******

(78)

卡尔迅返美航程日记之六:

5.6.1942.星期三,阴雨,大雾。

还是不能飞,着急。

机组小伙子们缠着我讲故事,我想起一个笑话。

在延安,惠特赛很诧异,他骑的马为什么和我的不一样。孔告诉他,那是骡子,比较稳当。因此给了没骑过马的亨利。

一次外出回来,他又产生疑问:“我看到骡子,通常很矮小,为什么我的那匹很高大?”

孔庆德弄明白他的意思后,笑得岔了气:

“我的外祖母啊,亨利老弟!你看到的,那是毛驴!”

“猫…狸?毛卢?它是骡子的甚么——父亲还是母亲?”

“两种可能都有,亨利。”

“为什么它很小,骡子却很高大?”

孔说,因为骡子能吃。这显然不正确;但我也对复杂的遗传学缺少研究,只好打比方:人类的孩子往往也比父母高大。

“那么它的孩子一定高大——我是说骡子?”亨利推理。

“老弟啊,它不会有孩子。”

“为什么?”

“不能把好处全占了呗。老天爷把那么些长处给了它,总得给它留个短处啊。”

“可惜啊。这是哲学。”亨利若有所思。

孔说:不要小看毛驴,它是西北农家的宝贝。相比之下,一匹好马的价钱10倍于毛驴,但使用价值就远达不到这么高。对农家来说,马很娇贵,容易死亡,喂养要精细。

而毛驴则吃苦耐劳,驮力惊人,饲养粗放,成本很低。并且生命力顽强。

某种意义上,这是孔的价值观。它涉及了成本、效率、务实等多个方面!这也就是我制订计划的原则——这次武器供应,就该遵循这个原则!

这就是毛驴的启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