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91.html


(76)

卡尔迅返美航程日记之四:

5.4.1942.星期一,多云。

今天和伍上校、耶顿少校、莫罗中尉,用“伏特加”告别。习惯了苏联的他们,都习惯这种酒,以俄罗斯方式,用茶缸干杯。为感谢他们一路陪伴,我表现了一把豪爽。

当时肯定脸色通红,发烧的感觉现在还有。

小时候牧师父亲严格限制,因此我没有这嗜好。不过鱼子酱确实美味。嗜酒的苏格兰人约翰上尉,克制着欲望,即使吞咽口水,也未端酒杯。驾驶任务不允许他违反纪律。

有趣的是,伍修权约我“敖包相会”。耶顿他们显然听不懂这里的典故与玄机。

“不告诉他们!”我俩有一种独享秘密的孩子式的愉快。

伍将从朝鲜边境回国。还负有联络东北抗日联军、搜集情报的使命。他不用担心安全——他和张闻天、杨尚昆等走过这条路,那里有联络站和交通员。

我们交换手枪作为纪念。我送他一支新柯尔特。而他的毛瑟驳克,来自红军时代,曾用来代替冲锋枪近距离作战。

我要把它捐给“工合营”陈列室。

告别后,12:00起飞。雅克战斗机护送或“押送”着我们,到达海岸线。经过小小的苏维埃港,空中眺望了码头。

云缝里能看见堆积的包装箱。这是援助物资的主要登陆口岸,但吊车不足。它的优点,是比到海参崴的航程缩短900海里、3天路程,缺点是冬天结冰。

然后直飞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我被伏特加击倒,睡过了鄂霍次克海。晚上却不困了,正好补写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