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人竟如此丑化大陆

zhang8818999 收藏 62 48756
导读:靠实力?还是靠势力?   在北京办事,不靠势力是办不通的。外地人来到北京,才能深深体会个中的蹊径。哪怕是到最基层的单位办点芝麻大小的事儿,都得亮出点「家伙」「后台」这才能左右逢源无往不利。读书就业不用说,连看个病找个好大夫都要门道;并且,有了门道还不能保管能成,还得看「包」的大小;据说给错了地方,不仅成不了还会坏了大事。   官府如此,商场也这样就奇了。照说商场都是以利益为优先,不似官府以利害为优先。但有很多「富二代」明明的就摆在那里,昭告天下自己是靠祖先的余荫得利。这么说起来如果把企业

靠实力?还是靠势力?



在北京办事,不靠势力是办不通的。外地人来到北京,才能深深体会个中的蹊径。哪怕是到最基层的单位办点芝麻大小的事儿,都得亮出点「家伙」「后台」这才能左右逢源无往不利。读书就业不用说,连看个病找个好大夫都要门道;并且,有了门道还不能保管能成,还得看「包」的大小;据说给错了地方,不仅成不了还会坏了大事。



官府如此,商场也这样就奇了。照说商场都是以利益为优先,不似官府以利害为优先。但有很多「富二代」明明的就摆在那里,昭告天下自己是靠祖先的余荫得利。这么说起来如果把企业家的身分剖开,也没几个是靠自己赤手空拳起家的?那么,如果真的靠实力,不靠势力,在中国就站不住脚吗?是不是有了实力自然有了势力;有了势力也算有了实力。



我曾经采访过一百位台湾白手起家的实业家,对这些人的呕心沥血感到骄傲和激动。还记得有个老板告诉我, 当年是把老婆结婚时后的手镯拿去当铺当资金的。后来开买卖渐渐有起色,慢慢才还完许多前期的赊欠。或许这些小老板也算不上甚么有钱有势,但是这些殷实的商人从不做一分钱不义的生意,令人可佩。反观社会上那些横行霸道、为富不仁的人们或许身边有许多人前人后的追着捧着,终究也是些人渣。



昨天看见台湾的工商时报上有条新闻,标题是:我的名字叫穷二代。里头报导了三个穷二代的故事,让人心有戚戚。小乔来自重庆,家里务农, 15岁就出外到深圳东筦打工,月薪760元每天工作13小时,后来到浙江每个月860元,最后来上海当专柜小姐每个月2,000元,她的最大心愿就是要攒够5万元给家里买房。小兰也是十年前就到上海,从200元挣起,10年来从未放过一天假,她最大的心愿是赶快赚到每个月4,000元, 回老家去创业。小王是从湖南到上海的,他是「蚁族」的成员,租的房间大约15平方米,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睡觉。



这些80或90后的农民工穷二代,寄居在大都市的屋檐下,等机会赚钱回老家创业或购屋。他们既没有实力更没有势力,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双脚,像是蚂蚁一样的爬来爬去。赚钱是蚁族在各大城市最重要的人生目标,唯有致富才能远离基层血汗工作,才有机会摆脱对他们来说带有羞辱味道的「蚁族」和「农民工穷二代」的名号。然而,这样的梦想要多久才能实现,没人敢说。



富二代可能一掷千金,穷二代可能贫无立椎。80世代的小兰说,不是她不想留在上海,而是上海逼着他们这群农民工的第二代,最终要回到故乡去发展,因为大城市对他们是无情的。小王说室友们全来自中国各地,大家互不相识,白天大家像是蚁群般,急于外出觅食,等到深夜再回到蚁窝,蚁族成员没有时间相互关心,因为大家每天都只想如何能够生存下来,疲于奔命的情况下,已经没有多少心力想要关怀对方了,因为大家都没有把握自己真的能够在上海或是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存活下来。



总有人说这是个不公平的时代,也有人说这是个机会最好的时代。无论是不是公平或者有没有机会,我们都希望看见社会是具有公平正义的,是和谐向上的。万丈高楼平地起,有机会拔地擎天也不要得意忘形,还在蚂蚁窝里挣扎的年轻人也用不着灰心,随着时代的巨轮不断的转,终有一日人们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来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希望,那时再也看不见社会上有这么多仗势欺人的势力。



点击率超1万,奖励50工分,谢谢您对环球风云的支持!

本文内容于 2010-7-7 14:47:03 被st95522227编辑

19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