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泪 正文 第五十二章 屠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

2001年12月31日15时30分 菲律宾南部的一座小岛

在菲律宾的剿匪持续了已近半个多月,除了几个小头目被斩首外,几个派别的领导人却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幽灵的人最后干脆化整为零的分散到各个剿匪大军里充当炮灰。

我、雨人、僵尸、毒刺、修罗被分到了一组政府军和各国特种部队组成的搜索梯队里,任务是菲律宾南部数十个岛屿的武器搜索和障碍清除。由于之前我的英勇举动,上面还特意将一名联合国的观察员分派给了我,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竟然是那个险些被我捏碎锁骨的战地记者。

“后羿!你丫觉得麻烦的话,要不要我们帮你把那小子给做了?”僵尸走过我身边时故意做了个割喉的手势,鬼一样的面孔外加凌人的杀气直接把我旁边的那家伙吓了个半死。

“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的屁股再说吧!”我一脸坏笑的将枪口对准他的屁股,吓唬着后坐了一下。

“如果你真敢那样做的话,我就把你的老二割下来喂我的喀秋莎!哈哈……”僵尸不屑一顾的贱笑。

“后羿!我们支持你!毕竟很久没尝过狗肉的滋味了!不知道藏獒的肉是不是更劲道些呢?”毒刺流着口水的从一堆草丛中探出头来,由于叛军不可能有空中火力,所以他手中的家伙换成了一把装有三个20发并联弹夹的SIG550突击步枪,背后则是一枚AT-4火箭筒。

“狗日的毒刺,你要再敢惦记老子的喀秋莎,就别怪我宰了你的索菲亚!”毒刺的一席话立即招来僵尸的激烈反击。

“嘘!——”热闹的争吵顿时被一声细微的嘘声打住,我一把将旁边那家伙的脑袋摁到泥土中,自己则三两下蹿到了旁边的一节树杈上。

架起怀里的M40,瞄准镜的一头是一个颓败的村落,到处是坍塌的围墙,而污浊的墙体上则是一滩滩不规则喷洒后的血迹……

在我快速安装上SUER-FIRE消音器的同时,雨人、修罗他们已经从两侧各自包抄了过去,耳麦中很快便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抽泣与惨叫声,屠杀依旧在继续,只是村落里的枪声显得越来越零星。

“怎么办?”修罗小声的问了一句,雨人是我们小组的队长。

“我们和政府军的距离有多远?”雨人问了我一句,卫星接收器在我身上。

“五公里!”我利落的回答道。

“哼!这样也好!后羿!解决掉最具威胁的家伙并提供火力掩护!其他人从两边进入,速战速决!”

“了解!——”

“扑!扑!扑!”在我第四次拉动枪机的时候,空地上便再也没有一个站立着的叛军了,两个机枪手的脑袋被钻出个洞,一个手持火箭弹的光头被打中眼睛。

耳麦中不时的传来鲜血激射在地上的沙沙声,四个幽灵一样的身影在一间间潜藏着着生命气息的房屋里飞速的穿梭,消音器的声音偶尔亲切的响起。

“后羿!你的宝贝观察员是否还有一口气?最好亲自让他来观摩一下这盛大的杀戮场面!啧啧!真让人兴奋……”十分钟后,僵尸享受的嗓音伴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惨叫从耳麦中飘来。

收起枪的瞬间,我用眼角瞥了一下脚下的那个卡着副厚厚眼镜的文弱书生,结果只看见那家伙像只鸵鸟一样高高撅起的臀部,而他的脑袋却仍旧扎在潮湿的泥土中不停的战栗。

“喂?”我落地的同时一脚踢在那家伙的屁股上,直接把他踢翻在地上。

“结束了?”虽然只是畏畏缩缩的挤出三个字,但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期。

“除非你想继续像只鸵鸟一样的窝着!”我摆出一幅无所谓的表情,转身向村子里走去。不出所料,那家伙很快便清醒过来,一步不离的紧跟在了我的身后。

从村子的一侧进入到位于中央的一间民房内,为了不让我身后的家伙受到更大的刺激,我把他留在了屋子的门口。

刚一探进头去,我就险些被屋子里浓重的血腥气味掀翻过去,仔细看过去,不大的空间内竟然躺着十几具尸体,除了屋子中央躺着的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女人的两条大腿上布满了锉刀一样的刀痕,流有血水的下体还在战战兢兢的抽搐……躺在他周围的清一色的是手持武器的叛军,其中几个甚至还没来得及提起裤子。

“哼!哼!……”我冷漠的哼笑了几下走出屋子,另一间屋子传出的惨叫不用猜都知道在进行着什么。

在村子里巡视了一圈,遍地都是七零八落的尸体,而且大部分都是在惨遭蹂躏之后被成批的扫死。

“呕……”突然勇敢起来的观察员不再跟在我的屁股后面,但却在刚刚拿起胸前相机的瞬间一发不可收拾的呕吐起来。

“American?”我将手中的相机丢还给他,并无聊的用有些生疏的美国口音问了一句。

“Phoenix(凤凰城)!”吐尽最后一口杂物的家伙虽然不解但又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我想这里的任一张照片应该都足够你获得今年的普利策最佳摄影奖了!”其实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普利策奖只有美国国籍的人才可以有资格取得,除此之外,我这样做仅仅是为了补偿一下其险些被我摁碎的眼镜片。

“谢谢!”或许觉得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酷,竟伸出手来介绍起自己,“肖恩·李!”

“你最好不要知道我的名字!”我冷冷的将剩下的半句话吞进肚子里,并一脸严肃的用手套抽打了一下他的钢盔,转身走进尖叫声刚刚停止的小屋。

屋里的刑讯已经接近尾声,因为被绑在支架上的几个家伙早已经被疼痛折磨去了所有的力气,一个个耷拉着脑袋,眼神中只留下早些死去的夙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