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泰州高港区蔡滩村被强制拆迁调查

金宝黑聊 收藏 7 958
导读:来源:中国廉政周刊 作者:王伟 孟春花 易真真 记者近日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口岸街道蔡滩村强制拆迁,出台的征地文件违法,未向群众作任何公告,也未进行听证程序。在实施拆迁中恐吓威胁拆迁户,村民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拆迁中不按规定对被拆迁户的土地进行补偿,不按规定对被拆迁户的房屋进行赔偿,不按规定对被拆迁户进行安置补助,一些领导干部在拆迁中中饱私囊等贪腐问题严重。记者第一时间赶赴该地进行采访。 严重侵犯百姓利益激化社会矛盾的野蛮拆迁 可耻的伪造签

来源:中国廉政周刊 作者:王伟 孟春花 易真真



记者近日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口岸街道蔡滩村强制拆迁,出台的征地文件违法,未向群众作任何公告,也未进行听证程序。在实施拆迁中恐吓威胁拆迁户,村民的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拆迁中不按规定对被拆迁户的土地进行补偿,不按规定对被拆迁户的房屋进行赔偿,不按规定对被拆迁户进行安置补助,一些领导干部在拆迁中中饱私囊等贪腐问题严重。记者第一时间赶赴该地进行采访。


严重侵犯百姓利益激化社会矛盾的野蛮拆迁



可耻的伪造签名


在蔡滩村,许多村民对记者说:“我们没有看到征地的任何公示,也没有任何人给我们打招呼。我们是被迫拆迁。”村民丁某表示:“我们不反对拆迁,但拆迁要依法,得按规定办。不能胡来!”



村民朱某说:“我们之所以不同意宅基地补偿,是因为土地补偿费用不够买房子的,想盖房子又没有地。”




居民房屋拆迁要履行听证程序,这是各级政府在红头文件中的规定。但蔡滩村的房屋拆迁,不但不让村民参加听证,而且弄虚作假,伪造村民放弃听证的材料,公然欺骗公众。据知情人提供的一份蔡滩村《征地告知书送达证明》,备注栏里写着村民“放弃听证”,受送达人是村主任“王宏”。显然,村主任王宏瞒着村民,违背村民的意愿写下“放弃听证”,这是强奸民意,肆意剥夺村民的知情权、选择权。







另据《关于批准泰州市2009年度第13批次城镇建设用地的通知》中的征地涉及的蔡滩村农户签名,一共有10人签名,但据村民反映并经记者核实,这签名的10人都是村委会组成人员,从笔迹上看,这些签名又明显是一人所为。王宏对此解释说:“签字也是群众的呼声”。试问:没有一个村民在这些侵犯他们根本利益的文件上签字,签字的都是有特权的干部,这哪里是什么“群众的呼声”?这简直就是绑架群众。












记者来到高港区政府办公室,秘书科的施秘书告诉记者,副区长兼拆迁总指挥封新华因家里有事已经请假。施秘书说:“对于拆迁,法律上是非常完备的,城市的发展必然会触动一些老百姓的利益,但政府还是很谨慎的,可能是下面有的地方处理不当。”“下面有的地方处理不当”,这是政府工作人员的评价,从这句话里可以看出,拆迁中显然是有侵犯百姓利益等违法问题的。施秘书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等封新华副区长回来第一时间和记者联系,截止记者发稿时地方政府仍没有和记者联系。









被拆迁户门外一片狼藉,该户已经被断水、断电







在口岸街道蔡滩村北西组拆迁现场,记者看到一圈红砖垒砌的围墙里面,是几户还未拆迁的村民。一台推土机停靠在围墙一角。据了解,这里被断水断电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几个不明身份的人见到记者,显得有些慌乱,其中一人说:“拆迁已经司空见惯了,动不动就抓你也见得多了。”







据记者调查,

包括村官在内的一些干部之所以强迫百姓拆迁,并把拆迁补偿的价格压得极低,以至于百姓无法用补偿款去购买一套面积很小的房屋,其根本原因是这些干部在拆迁中与开发商沆瀣一气,贪污受贿,中饱私囊,其严重的贪腐问题令人震惊。









丧失民心的殴打和刑拘







蔡滩村村民向记者反映,在拆迁中,有些村民无辜遭到殴打,有关部门还动用警力,非法刑拘村民。高港区口岸街道社区居委会的王宏村主任也承认,曾动用警力用于拆迁。







据群众反映,6月9日,口岸镇派出所带走了村民朱继堂等4个人,第二天其他3人被放出来,朱继堂被送到红旗农场劳动惩罚。记者到朱继堂家采访,他仍未回家。







6月9日当天的情形是,上午九点多有4个不明身份的人翻墙进入到朱继堂的家里,朱的妻子遭到殴打,并被限制人身自由,据了解朱继堂的家人已经被困楼上10多天了。(记者在朱家见到她的腿上有明显的伤痕,现在还行动不便)。110被拨打多次后未出警,后因有人称朱家所谓欲放火才出警。警察在朱家做了笔录后离开了现场。晚上9点后,朱家人再次拨打110多次,要求查明4人的身份和动机,警察一直未出现。之后朱继堂家里遭到了来自不同方向的砖头袭击。记者在现场看到,朱家二楼的窗户已被砸得破碎不堪,房门也有被撞击的痕迹。











朱继堂家的门被拆迁人员砸坏







朱继堂的家人回忆说,他们多次拨打110和口岸派出所的电话之后,警察未出动。后来有自称是警察的人敲门,并称是接到报警有人要放火才来到这里的。在另一侧门,警察直接破门而入,并砸破窗户玻璃。共来了几百个警察,他们为掩盖恶性,把警号撕掉,将朱继堂、朱亚军、包经付、丁翠押出来,以“妨碍公务罪”带走。据朱家人讲,朱继堂被带走时,头被打破了,脸上有血,全身都是泥。朱家人问警察这次执行什么任务,一名警察说不知道。








朱继堂家二楼被拆迁队砸破的窗户



在朱继堂家里,记者还看到地上堆放着凌乱的饭盒,据朱家人讲,这是拆迁办的人留下的。他们在这里监视朱继堂的家人。


朱家人还说,他们在外做生意的亲戚都不敢回家,因为回到家里就会面临24小时被监视的命运。


颠倒黑白的执法



《110接处警工作规则》第九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合理布置警力,确保案(事)件发生时,处警民警能够及时赶到现场。高港区110和口岸镇派出所却未按这个要求做,在朱继堂及其妻子遭到不明身份人的殴打、其权益遭到侵犯时,派出所未能及时出警,而是任其事态发展。




记者查看的报警人通话记录显示,朱继堂的家人在21:46:37打电话给当地110,告知6月9号上午9点多有4名不明身份的人翻墙进入我家,但110要报警人打口岸派出所的电话0523-86327700,朱的家人打了3次,答复是他们了解一下情况。在21:50:55,再次拨通了110。一直到22:17:15朱家人又一次拨打110,期间他们没有看到警察出现。



这些记录是铁的事实,说明朱家人报警4个人翻墙一事,警察至始至终都未出警。



警察后来出警,是因为有人捏造事实诬告朱继堂家有人要放火。警察来到后,朱继堂家人提出,要对翻墙的一人(其他三人已经溜走)查明身份和动机,并进行笔录,现场的警察以没有纸笔为由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针对此事,记者先后来到公安局高港分局口岸派出所和泰州公安局高港分局,警方都以“没有时间”等种种理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如果110及时出警,如果警方的做法是合法合规、合情合理的,那为什么派出所和公安局不接受记者采访?为什么警方对此事的真相想方设法捂盖遮掩?直至记者采访结束,相关部门也未给出合理解释。这说明,在拆迁中发生的暴力殴打和警方不适当处置,均违法违规,违背民意。



4个不明身份的人翻墙入室、私闯民宅、殴打百姓,此恶性事件没有人理会;而朱继堂却因为家里有煤气罐等物品被人诬告,就被警方认定意欲“放火”,冠以“妨碍公务罪”。这种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执法观念和执法行为,是对执法机关和人民警察称号的玷污。




以下是朱继堂的儿媳妇对当天经过的记录,原文如下:



(六月九日事情经过 6月9日晚我去我婆婆家(下文称老家),因为拆迁的事情,老家已经是多日断电断水断路,今天白天又有四名不明身份的人员翻墙入室,当时我家只有八十岁的老奶奶和我妈妈两个人,他们进来后就限制我妈的人身自由,妈妈拔打了110报警,我先生知道情况后也拔打了110,在拔打了110多次后,110才出警。现场做了记录,但他们走的时候,并没有将四名嫌疑人带走,仍然留在我家里。



晚上我先生和我爸爸到家后,发现嫌疑人还在就与他们发生了冲突,我妈妈因为拆迁的事,已经被困在楼顶上多日,苦受断电断水日晒雨淋的日子,晚上还要防着砖头的暗袭身心均已被折磨的不成样子,精神到了崩溃的极点,看到这种情况,人就像疯了一样。发现现场有拆迁办的人,就以死相逼,说他们不出去她就死给他们看,我说什么她都不听,精神恍惚。或许看到这名五十多岁家庭妇女着实可怜,在我的劝说下,他们都离开了,四名嫌疑人被我留下,要求他们等110来了,带他们走。



我妈妈一直是一位温柔娴顺的妇女,不管是在亲戚、朋友还是在邻居中都有很好的口碑(这一点可以找任何人熟悉她的人调查),我进她们家几年了,从来没看到她与人发生口角,今天看到她这样,我真的很吃惊,才十几天的功夫就被折磨成这样,可以想像到她受到何等的委曲和苦。



晚上9:46分我拔打了110,告知情况,要求他们带走嫌疑人,查明他们的身份和动机,他们要我打口岸派出所的电话86327700。9:48、9:50、9:52我分别多次拔110和口岸派出所的电话,得到口岸派出所的答复是他了解一下情况。后来我们一直没有等到警察到场,解决此事。



就在我打电话后二十分钟左右,我看到多名黑影从马路上向我家方向走来,不一会儿我们就听到钳大门锁的声音,同时受到多方向砖头的袭击,我连忙打电话报警并报了名字(后来我到派出所做笔录时,在他们电脑上有看到我的报警记录),等了一会儿我看到了警车过来,我还很开心,可是警车停在路上,和拆迁办的人在一起就是不过来,接着我又看到马路上多辆警车来回穿梭。



他们在马路上停了好长时间,我在楼下后门口陪亲戚聊天,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说是警察,我连忙开门,一批警察进来后说有人报警我家有人要放火,让我们所有人靠墙,而我家另一侧门没有任何喊话,警察直接砸门进来,现场混乱,什么人都有,我听到砸玻璃的声音,不一会儿我先生、公公、姑父、姨娘分别从里面被押出来,我先生、公公押出来的时候很惨,我公公头上都破了,身上全是泥,后来我才知道我姑父被抓是因为看到四名警察把我爸爸压在地上打,说了一句“人都被抓了,你们不要打他”这句话而被抓的。


我找他们带队的想问他们这次抓人是什么原因,没找到人,现场所有的警察全把警号撕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两名警察,问他们这次执行的是什么任务,其中一名警察说他们不知道,我到现在也不知他们是为什么出警抓人。


我又告诉他们,我报警了到现在也没人出警,现在你们正好在,顺便也把我这件事处理了,我抓住其中一名嫌疑人(其他三人已经溜了),让他们把他带走,查明身份和动机,并交出其他三名同伙,并要求现场做笔录,他们以没带笔录纸为由,要求我跟他们到派出所,中途他们故意放走嫌疑人,我跟他们去派出所,上车的时候,没发现嫌疑人,就问他们,其中一名警察说已经被带走了,后来我到派出所后,我问他们怎么没嫌疑人做笔录,他们说做笔录不一定非在这个派出所。

在做笔录的过程中,因为他们不同意我说的把嫌疑人交给他们,只说在现场指认了嫌疑人,并没有交给他们,我认为这份笔录不符合实情,我没有签字,离开派出所。

现我公公因为阻碍公务罪被刑拘。)


恐怖的监视困扰


蔡滩村的丁三英是围墙中还未拆迁的一户。她家的窗户却被敲开了一个洞。丁三英告诉记者,每天晚上8、9点钟,就有10多个人来到他们家搞破坏,拆迁组组长还带头砸房屋。她和老伴担惊受怕,整天被困在房顶,不敢下来,把大门和里面的门死死顶住。家里没水的时候,他们就趁拆迁办的人不注意的时候小心翼翼出来用桶提水。


被拆迁户丁三英家被困楼上,不敢出门


当记者快离开的时候,有几个人走近丁三英家,丁三英和老伴赶紧用木桩把大门顶住。


为了避免拆迁队的人破门而入,村民丁三英采用了这样的办法


当地人反映,在拆迁过程中,蔡滩村北东组的丁华被拆迁办的人紧紧盯着,心情紧张烦躁,血糖升高,现在还躺在高港区人民医院的住院部。


记者来到医院,看到丁华正躺在病床上打吊针。病房外安置着一张床铺,几个人来回走动,据知情人透露,他们是拆迁办来监视的人。丁华对记者说,他24小时被监视,晚上不让睡觉,家里人也被监视。


病床旁边有一位姓高的女士,在和丁华聊天。她称是来’谈谈”,做政策宣传的,我们也是尽可能说服他。


丁华的住院一日费用清单显示,他除了要交本人的床位费、药费、治疗费等以外,门外监视人员那张床的费用也算进丁华床位费里面了。



卑劣的株连恐吓



株连,是黑暗的封建社会里的一种残酷做法。高港区的拆迁事件中,相关领导也竟然用上了株连这一卑劣手段。



高小梅是中航船舶重工有限公司的一名职工。在拆迁中她被无辜株连。高小梅告诉记者,6月10日中午,她被机件设备部顾部长叫去,并被要求叫上她的老公。高在会议室见到了高港区技术局的邱局长、张镇长、刘科长和吉部长。经介绍得知,是高小梅婆婆家拆迁的事情。公司王刚书记告诉她,厂里为她放三天假,动员婆婆家拆迁,如果事情没有处理好就不允许她来上班。



在拆迁中被无辜株连的事也发生在陆敏身上。泰州市某中学教师王林(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家的房子也在被拆迁范围之内,因为拆迁问题,她被领导叫去“谈话”,要求暂时回避一下,休息休息。据王林介绍,她被停课两次,第一次被停课两周,第二次是在一个学期之内只上了两周的课。王林说,有关领导曾威胁她说,如果不办好事情,要把她调任到乡村去教书。




对于房子拆迁,王林家要求货币补偿,该地公布的口岸街道城中村动迁安置房价格为1650元/平方米,王林家面积300多平米的房子共得到补偿金60.2万。然而,当地商品房平均价为4000多元每平米,按照这个价格,老百姓根本买不起房。




记者采访结束,高小梅和王林还心有余悸,担心领导炒她们的鱿鱼。她们都与单位签订了劳动合同,没有触犯国家的法律,没有违反单位的规定,也没有违反劳动合同法的任何条例,用人单位竟然在房屋拆迁问题上,威胁要解除她们的劳动合同。这些单位实在是卑鄙下作。




编后话:房屋拆迁关系千百万老百姓的根本利益,在这个问题上,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都应该本着“以民为本”的原则来行事,都应该换位思考,从百姓的角度考虑和处理问题。然而,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口岸街道蔡滩村发生的事,却完全相反,强行拆迁、低价补偿、私闯民宅、殴打百姓、无辜抓人、株连亲属、贪污受贿等等。这哪一条都与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背道而驰,与人民政府执政为民和公安机关执法为民的性质背道而驰。




江苏泰州市素有祥泰之州的称号,自古人杰地灵,按理说应是和谐平安的好地方。在拆迁问题上这里却发生了不和谐、不公平、无视国家法规、侵害百姓利益的事。实在是不应该,实在是愧对祖先、愧对百姓。在此事件上,我们希望有关部门严肃查处相关责任人和贪腐分子,为百姓讨回公道,给百姓满意的答复。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