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反民主联盟]民主在有些场合是不合时宜的!

糯米牛 收藏 49 577
导读:[反民主联盟]党内民主要不得! 本牛上月底曾发帖宣布改旗易帜,正式加入伟大和光荣的反民主联盟。但由于近来工作繁忙无暇他顾,并未能很好的对坛子中的‘反民主联盟’成员形成强有力的支持,可谓是尸位素餐惭愧之至啊!毕竟咱注定不朽的‘反民主联盟’是非常强调论坛灌水要有‘组织性纪律性’的嘛! 今日终得浮生半日闲,就立刻兴致勃勃慷慨激昂义正严辞义无反顾浓眉大眼道貌岸然的蹦达到坛子上来了,可是却发现,由于先前的懒惰,虽名义上本牛已加入‘反民主联盟’,但完全参合不进盟友成员那极其严谨的战阵!嗯,诸如1号抽取片面的

[反民主联盟]民主在有些场合是不合时宜的!


本牛上月底曾发帖宣布改旗易帜,正式加入伟大和光荣的反民主联盟。但由于近来工作繁忙无暇他顾,并未能很好的对坛子中的‘反民主联盟’成员形成强有力的支持,可谓是尸位素餐惭愧之至啊!毕竟咱注定不朽的‘反民主联盟’是非常强调论坛灌水要有‘组织性纪律性’的嘛!


今日终得浮生半日闲,就立刻兴致勃勃慷慨激昂义正严辞义无反顾浓眉大眼道貌岸然的蹦达到坛子上来了,可是却发现,由于先前的懒惰,虽名义上本牛已加入‘反民主联盟’,但完全参合不进盟友成员那极其严谨的战阵!嗯,诸如1号抽取片面的事实节选省略的真相,2号紧接着展开第二波攻势进行无理谩骂扰乱敌方思维,3号乘乱包抄偷换逻辑……及至敌方陷入混乱哑口无言之际,4号5号乘势展开心理战攻势、以一些个笼统的、一般性的、基本上适用于任何常常混迹铁血bbs坛友的、本无褒贬含义但用特定词汇可形成强烈羞辱效用的性格描述,去讽刺挖苦敌方[注1],让敌方彻底怀疑自己的学识和理念、亦或者在这种疲劳轰炸之下心力憔悴心灰意冷最终黯然离去……


话说,吾伟大的‘反民主联盟’经典战阵,由于其严谨性,肆意加入很有可能不但不会对友军形成有力的帮助,更有可能自乱阵型。所以,本牛一来为了能为反民主联盟尽一份绵薄之力、二来为防搅乱战阵有损于联盟的战斗效能,所以目前就暂且就一些个联盟所忽视的盲区,展开打击好了。


目前,吾‘反民主联盟’主力,正与敌方角逐于将来时战场,即我们‘要不要’实行民主。毕竟就目前现实的大局而言,是不民主的,所以那群该死的民主人士,也就只好卑鄙的妄图决胜于未来,而为防其狼子野心,吾反民主联盟之主力正与对方在这片未来的战场上展开殊死搏斗屡败屡战,尽显吾辈反民主人士一不怕死二不要脸三不怕丢人的伟岸和高尚以及无私!


然而,卑鄙狡猾无耻的民主人士亡我之心不死,他们在正面战场上大造声势,实则已经在背后暗度陈仓了~!


这便是,他们往往言必称罗马共和国,绕过普世价值关于广义民主的界定,于当前时态顺利的将狭义的民主思想(内部民主),扎下了邪恶的钉子!诸如在很多的历史架空小说中常常见到他们偷渡此概念!

所以,目前不适于加入正面未来时战场、而游走于敌后当前时态的可爱牛牛同学,今天,就要来好好的拔拔这颗钉子!为伟大的反民主事业尽自己的绵力、拍块砖砸块瓦……


=========传说中的正文总算可以开始引经据典旁征博引了=========


近日以来,为更好的为吾‘反民主联盟’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开始恶补春秋战国故事,以期通过对强秦大一统故事的了解,从而对吾方之反民主观点进行强有力的事实支撑。在阅读相关著作时,忽然看到了这么一段。话说晋楚争霸之时,处在两大超级强国夹缝中的郑国,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


话说由于特殊的地缘政治因素,这个处在两大超级强国夹缝中的大国,屡次朝晋暮楚。有一次他们刚刚与晋国盟誓,楚国紧接着便大兵压境了。于是就选择坚守待援还是再一次的叛晋附楚,郑国朝堂之上展开了一次深入而广泛的探讨。郑国六卿分成两派和谐的吵做一团争论许久依旧莫哀一是。


这个时候,郑国执政子驷发飙了,其曰:《诗》云,‘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誰敢执起咎?如匪行迈谋,是用不得于道。’请从(这个字不认识、顺从的意思)楚,騑也受其咎。


当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本牛拍案而起,情不自禁的喝了一声:‘彩~!’

好一句‘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誰敢执起咎?如匪行迈谋,是用不得于道。’啊!


是啊,出主意的人很多,大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吵吵嚷嚷的,事情就难以办成。大庭里发言的人七嘴八舌,到最后誰都不愿意负责。这就好像一个人一边走路一边还和路人商量,因此难以找到正确的路。(呃,最后这半句请各位读者选择性无视,太邪恶太反动!)


着啊~!大家伙瞧瞧,看了这话,你还好意思酸溜溜的说:肉食者鄙 吗?多么的精辟啊!两千五百多年前的一句话,简直可以让两千五百年后、反民主联盟的我们,羞愧不如无地自容啊!


==================下面开始旗帜鲜明的反民主论述==================


说起春秋战国,那绝对是一个璀璨的时代,在那个亡国不是因为自己的错误比别人多,而是自己正确的比别人少了那么一点点的残酷时代,各诸侯国诞生了一代又一代的杰出精英。他们的言论,拿到两千七百多年后的今天来看,依旧是那般的振聋发聩。


嗯,貌似扯远了,拉回来先!话说郑国,作为一个半奴隶半封建的封建诸侯国,它的政治方略,毫无疑问是由郑国公室诸卿说了算的。在封建礼法的约束之下,郑国公室内部诸卿,在决定一些个国家大事的时候,必需采取类似古罗马共和国时代元老院一般的‘党内民主’政治(当然这里这个‘党’,是以血统决定的,这里只是个不恰当的类比),而不可以一个人说了算,那叫独夫之令,是会被春秋人鄙夷的。

这也就是我们在政治课本上常常能够看到的,关于古典社会体制中狭义民主的政治方略,当然也是被无比正确的教科书所鄙夷的。噢,sorry,先前说错,春秋要略早于罗马共和国,嗯,一定是愚蠢的西方猴子高仿山寨咱们的先进社会制度。

所谓‘发言盈庭’,这一点大家伙也许在愚蠢的国内导演的历史剧中看不到,大可参照西方反应罗马共和国时代的历史剧中那吵吵嚷嚷堪比菜市的滑稽场景。


然后,问题就来了。我们都知道,古罗马,最为璀璨耀目为咱们这些市井后人所津津乐道的,大概便是埃及艳后的故事了。而同时,这段故事,也是罗马,由共和(内部贵族民主),走向帝国时代(凯撒独裁)的分水岭。

话说当时的郑国子驷,犹如罗马共和国凯撒大帝一般,面临的外部压力的加剧,认为依旧沿用愚钝的元老院制度(内部贵族人员民主),自然无法应对险恶的外部压迫(faint,貌似时间上又说反了,子驷同学可比凯撒老太了超过百年,大家见谅)。

不得不佩服那个险恶年代的政治家,一个二流国家的执政,其言论之犀利、逻辑之严谨,让吾等伟大的久经考验的反民主人士自愧弗如啊!

是啊,在严峻的局势面前,当内部人员通过民主商议,做出决策之后,又‘誰敢执起咎’呢?决议是大家伙一起做出的而非某个个人,如果事后证明决议的错误和无效,那么,谁又能为决议的错误而导致的灾难,而引咎承担责任呢?


当然有人会说了,集体做出的事儿,集体负责。这样说的人那是不理解春秋礼法!郑国者、郑国公室诸卿之郑国,国家的一切财富、人民,是属于郑国公室诸卿管理的,那么,当他们的决议出了问题,制造了巨大的灾难,这个集体又如何去负这个责(难不成作为草民的你还去把他们赶下台然后你来执政?你有那太子党血统吗?)、又如何去引这个集体的咎呢(公室诸卿的错误决策,或许的确损害了作为草民的你的利益,但你是属于国家的,国家是属于公室诸卿的,你还唧唧歪歪个啥子喃)?


所以,综上所述,可见,公卿内部贵族成员民主也好、元老院制度也好,这些x内民主的狭义民主,亦如广义之民主一般,都是不可行的!公卿内部,是需要一言堂的!只有独夫之令,那么事后才能找得到该去追责的那个独夫!


我的讲话完了,谢谢大家围观。反民主万岁~!一言堂万岁~!独夫之令万岁~!乌拉~!


[注1]:所谓笼统的、一般性的、性格描述心理攻击大忽悠,是指诸如评价某人发言是由于不满现状或曰个人现状糟糕(实则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没有哪个人可以说是没有烦恼完全无忧无虑犹在天堂。否则人类还是自以为幸 的猴子呢。更何况所谓知识越高越反动,混的越牛社会接触层面越高、便越能意识到社会之丑恶嘛)、内心软弱(拜托这叫做情感丰富悲天怜人心怀社稷忧心天下好乏!)、冲动激烈(拜托这叫急公好义正直刚烈等等等等——铁血坛友的通病/或曰美德!)对于此类算命先生模式的心理攻击大忽悠,以及什么什么巴纳姆效应、罗森塔尔效应,本牛有闲会开帖做进一步详细阐述,撕破这些星座塔罗类语言的面纱,以防广大坛友中招真就被给忽悠瘸了。





本文内容于 2010-7-2 23:29:29 被糯米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