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关东山 第一部分 抗战前的贼事儿 第二十五章 腐尸水

北满墨 收藏 3 9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size][/URL] “龙脉?地宫?”贼徒丙似乎没听清,吴松冈又重复了一遍,这才张着大嘴说,“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努尔哈赤修的龙脉地宫,地宫储藏室!”吴松冈尽量的压抑这兴奋,“我估计,真正的财富,就在这扇大门的里面!” “这门这么大,咱们咋能打开它啊?”面对着眼前这扇宽大无比的门,贼徒丙犯难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


“龙脉?地宫?”贼徒丙似乎没听清,吴松冈又重复了一遍,这才张着大嘴说,“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努尔哈赤修的龙脉地宫,地宫储藏室!”吴松冈尽量的压抑这兴奋,“我估计,真正的财富,就在这扇大门的里面!”

“这门这么大,咱们咋能打开它啊?”面对着眼前这扇宽大无比的门,贼徒丙犯难了。

“这么大的门绝非人力所能推动的,一定有机关!”吴松冈猜测道,“快找!既然咱们已经出不去了,咱们就把这扇门打开,看看这金山银海,开开眼,死了都够本儿!”

于是,两个人开始四下的寻找摸索,兴奋,恐惧,多种复杂的情感掺杂在了一起。

已是后半夜了,贼帮的几个头头脑脑都没睡,对与吴松冈等人的未归猜测着,探讨着。

“啊——”唐玉弓深深的打了个哈欠,“据我估计,吴老三……不,三哥他们可能是让‘松江白’的绺子给口住了!”

“这不可能啊,咱带着礼去谢他去了,也不是拿着刀枪抄他寨子,干啥扣住三哥他们?没道理啊?”木风生觉得这种情况不可能。

“老五啊老五,你就是仁义过头了!那‘松江白’以为是啥好东西?估计就是嫌咱们的礼送的不好,心生怨恨,就把三哥他们扣了!”唐玉弓说得绘声绘色,就跟真是那么回事儿似的。

“没有十足的证据咱们不能妄下结论……”杨震缓缓说道,“吴老三他们的失踪到底跟不跟‘松江白’有关系现在说还为时尚早,有确凿的把握,咱再找他算账不迟。”

唐玉弓一听老爷子这话,心中有了谱儿。这老爷子对“松江白”的绺子还是有怀疑的,看来自己的下一步棋应该不难走了。唐玉弓暗自偷乐,终于离完成自己任务的距离不远了。

“老爷子真是太英明了!咱找到确凿的证据再找他,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唐玉弓说道。

杨震沉默了片刻,说:“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明天我亲自去一趟‘松江白’的寨子探个究竟……”说完,起身出了门。

在座的也陆续回自己的卧室休息了,唐玉弓也回到了自己屋里。唐玉弓回道卧室兵没有睡觉,而是偷偷的出了贼帮,鬼鬼祟祟的向林子深处走去。

“咕咕,咕咕……”唐玉弓学了几声布谷鸟叫,林子深处也传来了几声同样的声音。接着从林子中缓缓的走出一个人来,这人便是李凤暄。

唐玉弓先是惊愕,没有说出话来。

“唐四当家的,还认识么?别来无恙啊……”李凤暄微笑道。

唐玉弓这才缓过神来,可是他并不知道李凤暄叫什么名字,说:“霍三七呢?你是……”

“霍三七有别的任务,不来和你接头了。我,你不记得了么?临走时我不是还瞪了你一眼么?你忘了?”李凤暄说道。

“哦,你是……李副官?”唐玉弓忽然想起霍三七说起过,确定了李凤暄的身份。

李凤暄点点头,说:“今天有啥情报?”

“回李副官,咱们的机会到了。今天早上吴松冈等人去给‘松江白’送礼,可是一直都没有回来,估计是凶多吉少。现在杨老爷子开始怀疑‘松江白’的绺子扣了吴松冈等人了,我在中间帮帮忙,估计这两家要打起来就是眼巴前的事儿。”唐玉弓微笑着说,“哦,对了。明早老爷子要去‘松江白’的寨子看个究竟,您有啥指示么?”

李凤暄稍思片刻,冷笑了一下,说:“太好了,队长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非常高兴!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完成了这个任务,队长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能给孙队长和李副官办事儿,是我唐老四的荣幸。”唐玉弓笑嘻嘻的说道,那样子是在恶心,“不过,我到有一件事儿求李副官……”

“啥事儿,说说。”李凤暄问道。

“那就是,等我完成此项任务,李副官能不能把那个‘狂躁静心丸’的解药给我,这样唐老四感激不尽……”唐玉弓最关心的还是拿解药,因为那关乎生命。

“哦,这这件事儿啊……”李凤暄嘴角闪过一丝微笑,“如果唐先生出色的完成任务,那解药一定会送到唐先生手里的,我李凤暄说的话掉在地上就是一个坑儿!”

“好,就冲李副官这句话,我也得把事儿办的漂漂亮亮的!”唐玉弓心中大喜。

“你不是冲着我这话,你是冲着解药……”说完,李凤暄转身欲走,回头补一句,“我爹丢了一把烟锅子,就在你们贼帮,一定要找到它!”

未等唐玉弓说话,李凤暄已经消失在了密林中。

龙脉地宫内,吴松冈与贼徒丙二人人就细细的摸索着,到底这扇门上到底有什么机关。

“三当家的,这有一个小窟窿眼儿,快过来看看!”贼徒丙发现了了一个小洞,赶忙招呼吴松冈。

吴松冈忙大步踱过来,问道:“在哪儿呢?”

“在这儿,看!”贼徒丙欢喜道,“有门道儿!”

吴松冈凑前细瞧,果然发现一个直径在一厘米的小窟窿眼儿。

吴松冈瞅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骂道:“娘的,这是个啥窟窿眼?莫非是个要是孔?那么,要是又在哪儿呢?”

贼徒丙看了吴松冈一眼,忽的一拍巴掌,说:“对啊,这就是个钥匙孔啊!”

“别高兴太早,找不到钥匙你我都得死在这里!”吴松冈叹道,“可是还不知道那所谓的钥匙在不在这里面……要是在还好说些,要是不再……咱俩就会称为这些宝藏的陪葬品!”

这些话说的贼徒丙心生恐惧,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丧着脸,说:“完了完了,本来以为有希望拿着金银珠宝出去风光呢,这下好,说不定就慢慢死去。我还没成亲呢,连女人的手的没摸过,睡女人是啥滋味儿都不知道啊。不甘心啊,不甘心啊!下辈子我一定早早的娶她十个八个的女人,把这辈子欠的都不回来!”

“别闹腾了,省省力气,琢磨琢磨怎么才能打开这扇门才是紧要!要是能出去了,三爷我给你把万春楼包了,里面的女人都是你个小崽子的!”吴松冈说道。

贼徒丙不闹腾了,缓缓的爬起来,来道呢窟窿眼儿前,单眼向里面细瞧。接着,有马上的缩了回来,惊道:“里面有好多绿色的荧光在飘,太吓人了!”

“绿色的荧光?那是啥东西?”吴松冈也是好奇。

“这里面真是邪门儿,古怪的很!”贼徒丙说。

“赶紧找那把钥匙,快!”吴松冈示意赶紧抓紧时间,“要不咱俩不饿死也得渴死!”

“会饿死,但是不会渴死!”贼徒丙把手一指那“阴阳河”,说道。

吴松冈不知此时在想什么,贼徒丙已经来到了那河边儿,正要低头饮水,证明有水不会渴死。

“哎呀,好甜的水啊!”贼徒丙用手碰了一口水喝下,觉得谁的味道很好。

“别喝那水!那水是‘腐尸水’!”吴松冈缓过神来,见贼徒丙蹲在河边,忙大声喊道。

贼徒丙一愣,回头说:“‘腐尸水’?不可能,这水……”没等把话说完,贼徒丙脸色骤然法发绿,双眼凹陷,面部扭曲的令人可怖。贼徒丙痛苦的挣扎着,四肢在慢慢的融化,最后成了一滩绿水,恶心至极,缓缓的流进了“阴阳河”中。

吴松冈眼睁睁的看着这恐怖而悲惨的一幕,惊在哪一动未动,又一个人没了性命。莫非真的像贼徒丙说得那样,这里有四座坟墓,真的就是他们四个一人一座?吴松冈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现在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