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话抗洪主任:平庸的恶也是恶

流雲化雨 收藏 1 55

“平主任被人肉了,”央视主播李小萌以同情的口吻发了一条微博,“有人举牌要其走人,接匿名电话,精神恍惚,不敢回家,妻子哭泣,孩子不能上学。”这条微博引发了网民的热烈讨论。


平主任是江西防总办副主任平其俊,他在接受央视采访介绍洪灾时,没有直接回答主持人有关“下游群众的安危”的提问,而是连篇累牍地提及各级领导的“重要指示”,网民们认为他是“官腔浓厚”的“马屁精”,对他进行挖苦嘲讽并人肉搜索。


身为江西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官员,在有民众被洪水淹死的情况下,平主任没有直接关心救灾情况,而是官腔十足地为领导表功,引发网民愤怒,证明这个社会还没有完全被官僚文化腐蚀。我也对他的家人遭到人肉搜索的伤害充满同情,但是并不认为他有多么无辜。


江西防总办公室主任祝水贵为他的下属开脱道:“当时大堤刚刚决口不久,现场很紧张,确实没有下面情况的数据,换了谁也回答不上来。”不知道祝主任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懂,网民们愤怒的原因,并不是他答不出来数据,而是他的所答,非但不是民生疾苦,而且只有没完没了的“领导重视”,是一种令人反感的“把坏事变好事”的宣传模式。


让很多人感到困惑的,是李小萌在微博中为他的辩解:“我只问自己,我是平主任的话,不那样回答的可能性有多大?”平主任的同事也说,“他讲的这些材料是当时汇总的一个通稿,这不能代表他个人”,任何一个人在当时都只能那样介绍情况。


换位思考有助于理解当事人的处境,但是并不能成为混淆是非的理由。一件事情本身的对错,不能因为换个人也会那样做而改变性质。假如真的每个人都会那样回答,问题就更加严重了。如此一来,对平主任的抨击,不仅是对他的工作的批评,而且还具有了自我批判的价值――有时我们激烈地谴责某种行为,也的确是在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辙。


这让我想到汉娜?阿伦特讲的“平庸的恶”。在所犯错误的程度上,平主任远远不能和汉娜?阿伦特当时的思考对象相提并论,但是官僚文化有其内在的一致性。所谓平庸的恶,就是以“职务行为”、“换了其他人也会这样”作为理由,为自己在职务中所犯错误乃至罪行进行辩护。汉娜?阿伦特认为,尽管体制应该承担部分责任,但是平庸的恶也是恶,其错误就在于放弃独立思考,心甘情愿地变成官僚体制的螺丝钉。如果我们原谅平主任的表演,就等于认同这样的官僚文化――把每一次灾难都当作领导们自我表扬的舞台。



那么平主任是否应该遭受人肉搜索呢?在正常的情况下,当然不应该。网民们应该按照官员们要求的,通过正常渠道反映问题。然而他们知道,在很多时候,通过正当渠道反映的问题都如泥牛入海。就这个事情而言,平主任的上司已经表态,他的工作不会受影响。


人肉搜索是一种私力救济。在公法系统相对完善的社会中,过度的私力救济既不合法也没有必要。当公法不举的时候,私力救济就获得了正当性,而且容易扩大甚至泛滥。我们应该警惕滥用人肉搜索的危害,但是更应该清楚,在抗议表达受限或无效的情况下,人肉搜索等私力救济难以阻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