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狙击线 正文 第2章 雇佣兵野狼

shangshu111 收藏 0 10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0.html[/size][/URL]  我叫野狼,26岁,出生于中国北京,有着十分坎坷的身世,曾经在中国最神密的血狼特种部队服役,我是一名身经百战的狙击手,在我那短暂又极富冒险性的戎马生涯里,肯定已有超过一百条人命被我无情的夺走。身为中国PLA最具传奇性的狙击手之一,我的每一次的任务是潜伏,然后精确的瞄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20.html

我叫野狼,26岁,出生于中国北京,有着十分坎坷的身世,曾经在中国最神密的血狼特种部队服役,我是一名身经百战的狙击手,在我那短暂又极富冒险性的戎马生涯里,肯定已有超过一百条人命被我无情的夺走。身为中国PLA最具传奇性的狙击手之一,我的每一次的任务是潜伏,然后精确的瞄准、然后扣下狙击步枪的扳机,一颗子弹从远距离飞至夺走一个敌特/恐怖份子/黑社会头目/国家敌人的贱命。

我目前是一名自由的雇佣杀手,我为什么要当雇佣兵?

因为我经习惯了弹雨横飞的战场,习惯了用狙击镜锁定猎物,习惯了子弹击中人体飙溅的血浆……没有了战争我就什么都不是,我是一个战士,因战斗而生,因战斗而死。当然,我之所以选择充满血腥暴力的佣兵行业,还有一些很复杂的因素。而现在,我只是为了金钱而战斗,谁付钱就为谁卖命,这也是我们雇佣兵共同的生存原则。其实我还是挺欣赏雇佣兵的作风,那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决不含糊。

我所从事的职业,是一份充满冒险和激情的职业,尽管不断受到和平主义者和道学家的猛烈批判。所谓的雇佣兵就是一群走极端的为了生存和爱好而选择的在常人眼里违背人性的职业的热血男儿。那是一群把脑袋别在裤裆里玩命的猛人,他们以命换钱,是冷血的杀人机器,是一群没有信仰没有道德观念的战争魔鬼,习惯从呼啸的子弹、猩红的血浆、冰冷的尸骸中寻找归宿……

目前我是“IMA”国际杀手联盟的契约伙伴,“IMA”是一群利益集团成立的秘密组织,暗中控制和操纵佣兵成员。IMA接受世界各地雇主的申请,将任务赋予给契约伙伴,当任务顺利完成,IMA抽取33%的佣金作为报酬。当杀手们接受任务后,要绝对效忠于雇主,如果出现叛逃行为,IM会将向全球的佣兵同行发布赏金令,即使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无处藏身,最终难逃一死。只有最强捍的雇佣兵才有资格成为IMA的契约伙伴。IMA的契约伙伴包括世界十大杀手、,以及“骷髅党”、“猎头族”、“送葬者”、“地狱天使”全球四大佣兵组织——都是各国特种部队退役军人,比如美军海豹突击队、德国边防军第9大队、俄罗斯阿尔法突击队等等,都是一等一的特种兵。这群危险份子一般单独行动,执行高等级的刺杀任务,他们枪法出神入化,搏杀凶狠无比,更重要的他们拥有族诡异的战术技巧,什么攻心术,读心术,忍术,幻术无所不精。普通的佣兵杀人用刀枪,而高级杀手更擅长使用大脑,可做到兵不血刃,借刀杀人,不战而屈人之兵!他们不仅仅是一个出色的特种杀手,更是军事家,武器专家,生化专家,医学家……他们几乎无所不能,是佣兵中的王者!

我的实力目前在世界杀首排行榜第五位,我以华丽而沉稳的狙击战术见长,单兵格斗也是我的强项。我主要执行机密的的红橙色任务,以及一些鲜为人知的任务。我和我的同行们经常参与联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暗杀和抓捕行动,在一些重要行动中扮演了核心角色,军方之所以喜欢秘密使用雇佣兵参战,那时因为雇佣军是没有国籍、军衔、身份的亡命之徒,雇佣方完全没有承担政治的风险,就算失败了也不会被政府承认。而且雇佣兵相比与政府的正规军,更训练有素,更强悍忠诚。一句话,只要有需要,我们就能够出现在那些政客不愿意、不方便出现的地点,代替其完成向全世界输出军事和外交影响力的任务或执行肮脏的政治命令。一但事件败露,执行任务的佣兵就会被扣上恐怖份子的帽子,由正规军剿杀。

我和IMA签订了8年的契约,单独执行暗杀任务,恐怖大亨,毒品枭雄,西方特工和奸诈的政客都是我的猎杀的目标。枪林弹雨,血雨腥风的日子,一过就是四年,我杀人如麻,由于我像狼一样凶狠,如幽灵一样诡异,人们称我为野狼,一条野性十足的狼,这个名字正符合我的命运,我很喜欢。

尽管我是个冷血的刽子手,但心里一点不内疚,因为那些人都该死,假如那些恶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只会死更多的人,增加更多的寡妇和孤儿。我也曾被仇家雇佣的高级特工追杀过,但凭借我强悍的反侦察能力高超的杀人技巧,一次次化险为夷,但凡敢追杀我的同行悉数被我无情的狙杀,当我在最后狙毙赫赫有名送葬者头号狙击杀手“死神镰刀”之后,整个佣兵界就没人敢接猎杀我的业务了。但是我为了安全,逃到偏僻宁静的美国西海岸的一座无名小城,过着隐居的生活。

如今,我早已厌倦了颠沛流离的杀戮生涯,四年来,我积累了令人吃惊的财富,足够我下半生享受奢华的生活,但我盘算着,坚持到契约结束,积累足够的资金,然后开始我酝酿很久的复仇计划,假如我还能活者回来的话,我会退出佣兵界,然后跑到偏远幽静的阿拉斯加的阿留申群岛,买下一栋临海的别墅,在买一艘帆船,或许娶一个低眉顺眼的温柔女人,每天出海打雨,看日出日落,观云卷云舒,没事到小酒馆喝酒,过些平淡的日子,了此残生。

因为,一个双手粘满鲜血的刽子手,就像背负沉重枷锁的囚犯,内心永远被死去的冤魂诅咒,上帝不会理会我的忏悔,我只能选择逃离,逃离被灵魂纠缠的噩梦,找个干净的地方苟延残喘。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