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06.html

万里之外

布多布,位于阿富汗东北部的一个市镇,毗邻中亚重要国家塔吉克斯坦,距离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只有不到三百公里的距离。

黄昏再一次地将凉爽的清风送到了贫瘠的山地间,放眼望去倒处都是光秃秃的山头和谷底,除了远处市镇上几点可怜的灯光,方圆几百平方公里内几乎没有一点生机和丝毫文明的气息。

“全体注意!目标即将出现!”随着一声低沉的话语声在耳机中响起,九名隐藏在伪装网下的黑影纷纷地打开了手中武器上的保险,每个人脸上都是暗黑的油彩和坚毅的神情,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成都军区猎豹特种大队的士兵将在阿富汗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把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恐怖分子提前扼杀在摇篮中。

“日产丰田皮卡六辆,人数三十人左右,拥有三挺美制M-60机枪,人手一枝AK47,少量美制M4卡宾枪、RPG四具!”在夜视仪的镜头下,远处崎岖山路上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恐怖分子的火力配备几乎全世界都是一个模本,什么武器容易搞到就用什么,恐怖分子是这个世界上最现实的实用主义者。

“重复一遍,攻击时间只有五分钟,三十秒钟后开火。”指挥官冷静地下达着命令,恐怖分子先导车距离95式轻机枪有效攻击距离还差最后的一段路程,只要再等上几十秒,冷血的恐怖分子就将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恶付出代价。

“嗒、嗒、嗒!”95式轻机枪突然击出一个精准的点射,寂静的夜空立时就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不到一秒钟,穿越了四百米阴冷空气的三颗5。8毫米重弹在击碎先导汽车挡风玻璃后就直直地贯进到了驾驶室中,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喊,驾驶员胸前和脑袋上的三个巨大血洞就让整辆汽车在瞬间失去了控制。

“还击!快还击!”坐在第二辆车上的阿布希勒。摩亚惊恐中睁大了眼睛,尽管做为“东突厥斯坦***运动”驻阿富汗分部最高负责人曾亲手策划了十几次血腥的恐怖事件,但在亲眼看见翻滚的前导车又被一枚轰然而至的单兵云爆弹扯成纷飞的碎片后也不由自主地尖叫了起来。

“嗵、嗵、嗵!”余下的五辆丰田皮卡刚刚踩下刹车,三枚35毫米DFJ87式破甲杀伤弹就如流星般撞击到了车队中最后的那辆车上,五名手持自动武器的恐怖分子只是看见眼前有三朵暗红的火球爆裂,刹那后灼热、锋利的弹片就将碰到的所有肌肉和骨骼连同破乱的斗篷一同撕成了残片。

“快!还击!”阿布希勒。摩亚狼狈地趴在地上,手中握着一枝中情局提供的M4卡宾枪,尽管枪管下的M203型榴弹发射器内压着一枚随时可以击发的榴弹,但面对着身旁成串不断呼啸而过的5。8毫米钢芯弹,任何起身还击的想法都是那么的愚蠢和不现实,眼前唯一逃生的机会就是尽量地隐蔽自己,只要坚持上十几分钟,那么北约和美军的援兵就一定能到,在奉行双重人权标准的美国人眼中,只有针对西方国家的极端穆斯林分子才能被认定为恐怖分子,自己领导的东突武装和活动与车臣地区的武装分子则是不折不扣的“民族解放斗士”!

“机枪手清除完毕!”冰冷的山坡上,两名面容冷峻的狙击手只用了五颗子弹就将四名妄想操纵M-60机枪还击的恐怖分子从身体中间劈成了两半,12。7毫米钨心脱壳穿甲弹打在人身上或许是战场上所有死法中最为人道的一种,相对于几名压在汽车残骸底下活活烧死的同伴,被M99型12。7毫米大口径狙击步枪一击而亡的四名恐怖分子算是福气不错。

“继续清除!”指挥官放下手里的突击步枪,目光渐渐地移向整个伏击阵地最外围,在所有人都在使用微光瞄准镜进行射击的时候,只有伏在这里的一条黑影依然是只凭微弱的月光用机械瞄具打着精准的点射,两百米的距离上居然有这样的自信,不知道要多少万发的子弹才能喂出这样的一个枪手,简直比受过最严苛磨练的狙击手还要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轰!”又是一枚单兵云爆弹轰然地炸开,无比耀眼的橙色火球中,十几块残破的尸体在瞬间变成了暗暗的焦黑,在被巨大的超压横扫后,远处的山路上就彻底地恢复了平静,除了几堆汽车残骸还在噼啪地发出爆响外,剩下的就是极远处隐约传出的装甲车行进声。

“停止射击!狙击手掩护!”随着指挥官一声轻喝,进攻的枪声刹那间就全部地停止了下来,远处的那条身影没有丝毫的迟疑,立时如狸猫一般从隐蔽的地方向山路上的汽车残骸疾奔而去。

疾跑中的身影单手一枝加装了消音器的92式手枪,夜视仪中不断可以见到其敏捷的射击姿态,每一名恐怖分子都被在近距离上一一补枪,随着两个弹匣内几十颗子弹的全部击发,三十几名恐怖分子就彻彻底底地结束掉了罪恶的生命。

“四分四十七秒,撤!”指挥官果断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一堆废弃的携行装具和打空的弹药包装上立时被一枚燃烧手雷引起的火焰所笼罩,在轻蔑地看了一眼远处若隐若现的灯光后,所有的身影就向着几十公里外的预定撤离地点疾速地穿行了过去,空气中徒只留下淡淡的硝烟味道和随风飘荡的“烤肉”气味。“

“豪猪呼叫总部!豪猪呼叫总部!”一队来自波兰驻阿富汗第十装甲骑兵旅的武装车队在听到郊外猛烈的交火声后就按照预先的作战计划从布多布内疾冲了出来,烈烈的冷风夹杂着细小的石子把整支车队砸得是噼啪直响,在先导的三辆M1025-Trynka高机动车上,三名紧张的机枪手不断地用手中的Whm-b12。7毫米重机枪威慑性地向道路两旁打着或长或短的连射,谁也不知道在幽深的山脊后面隐藏着什么样的危险,在美军直升机没到来前一切都要万分谨慎。

“豪猪!这里是总部!什么情况!”车载电台里传来一句答话。

“一公里外发现被袭车队!没有袭击者踪迹!正在小心接近中!”波兰士兵的心跳速度几乎是瞬间就到达了顶峰,天知道远处的路旁有没有早就埋设好的路边炸弹,抑或山顶上蹲着八、九个扛着RPG的阿富汗游击队队员。

“小心!保持联络!祝你好运!”车载电台里发出一句略显人情味的应答,随后就陷入了寂静。

“让后面的人跟上!我们对付不了这样的局面!对手很强悍!”第一辆高机动车上的驾驶员果断地踩下了刹车,距离远处的火光还有三百米远,让跟在后面的十二辆“狼獾式”轮式步兵战车尽快跟上应该是此刻最好的选择,眼前就是遍地的尸体和各种燃烧中的残骸,没人敢说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

一小时四十分钟后,十八公里外的一片寂静山谷。

所有完成狙杀任务的特战队员此刻正等待着直升机的到来,按照预定的计划,两架米-17直升机将在得到任务完成的信号后准时到达指定的接头地点,看着手表上不断跳动的指针,每名士兵都是尽力地向四周的天空眺望以期能听到那熟悉的螺旋桨撕破空气的声音。

“全体准备登机!激光地面引导!”指挥官冷冷地发出一道命令,手上便携PDA上两个若隐若现的小点正从边境的另一面稳稳地飞来,只要再等上三、五分钟,整个的作战任务就将圆满地划上句号。

一名特战队员快步跑出隐身的地方,单膝跪地后将一道细细的激光束射向了远处的夜空,经过几分钟令人窒息的等待,两架黝黑的身影就一前一后地落在了宽阔的山谷中,旋叶带起的气流将无数细小的砂石卷向远处冰冷的崖壁,没有多余的言语,几乎就是眨眼之间,所有隐藏中的特战队员就鱼贯地进到了直升机的机舱之中,随着舱门的迅疾合闭,两台VK-2500发动机就以巨大的力量带着所有一切轰然地挣脱地心引力的束缚离开了地面。

“这是你捡回来的?!”不断轰响的机舱中,郝海波诧异地看着自己身旁的“外来户”从一个长长的背囊中取出一枝赞新的M4卡宾枪,做为整支小分队的带队队长,郝海波直到此刻依旧不知道这个在最后五分钟才被总队长加进队伍中的莫名者的来历,没有任何的标识,就好似是来自几十年前的一个怪人,在普通步兵都配备95枪族的此时此刻,竟然还有人使用AK-47来进行狙杀任务。

“留给你们吧,我用不着,看着挺新的,就捡回来了。”“外来户”淡淡一笑,熟练地卸下M4卡宾枪的弹匣并仔细地检查了弹膛和下挂的M203型榴弹发射器。

“这也是你捡的?!”郝海波睁大眼睛,脸上带着惊诧的表情,“外来户”顺手又从背囊中取出一只闪亮的手表,尽管不认识手表的品牌,但“瑞士制造”几个英文还是认得的。

“留着也是浪费,不如让我捡回来,还有几天我父亲生日,正好寄给他,这个是瑞士的‘江诗丹顿’,很名贵的。”“外来户”欣然一笑,小心地将手表揣进胸前的一个口袋。

“兄弟,哪支部队的,怎么和我们一起行动?还用这个。”郝海波愈发地有些迷惑,心中的惊诧是一波连着一波,目光不禁直直地盯着那枝闪着幽蓝光芒的AK-47。

“这个不能说,真的不能说。”“外来户”微微摇头,脸上的神情让人琢磨不透。

“臭小子,你要是我的兵,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跟老子打哑谜!”郝海波被气的七窍生烟,心中接连地怒骂了几句,在狠狠地将“外来户”的面容记在脑子里后这才悻悻地走到一旁,机舱外是黝黑的一片,不知道是谁吹起了轻快的口哨,轻松的气氛在驾驶员亮起提示已经返回到祖国领空的绿灯后达到了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