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用血肉之驱输送电波的曾泰庆[蓝剑军团]

梦回沙场秋点兵 收藏 28 5254
导读: 用血肉之驱输送电波的曾泰庆 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在此之前我已发了十八篇文章介绍我们部队在巨里室北山的防御战斗和英雄们的亊迹。这次陆军论坛为了纪念抗美援朝胜利六十周年,专门征集有关文章。我沒有长辈参加那场战争,只好写老部队了。 为了纪念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现将一九七四年我在整理部队历史沿革时,老首长田景荣副师长介绍的金城反击战巨里室北山战斗中,用肉体接通电话的曾泰庆这篇史实资料原汁原味的整理出來,让我们一同回顾那场血与火的战争,怀念浴血奋战的英雄们!

用肉体接通电话的曾泰庆


今年,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在此之前我已发了十八篇文章介绍我们部队在巨里室北山的防御战斗和英雄们的亊迹。这次陆军论坛为了纪念抗美援朝胜利六十周年,专门征集有关文章。我沒有长辈参加那场战争,只好写老部队了。

为了纪念中朝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现将一九七四年我在整理部队历史沿革时,老首长田景荣副师长介绍的金城反击战巨里室北山战斗中,用肉体接通电话的曾泰庆这篇史实资料原汁原味的整理出來,让我们一同回顾那场血与火的战争,怀念浴血奋战的英雄们!

师山炮营配属404团歼灭五二二点高地之敌担任炮群时,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用肉体接通电话,保证了命令下达时电话的畅通。这个故亊的主人翁叫曾泰庆。

曾泰庆同志出生在广西省北流县一个贫农的家里,祖祖辈辈受苦,他是苦树上结出的苦果。

解放后,共产党和毛主席给我们挖掉了"苦根",栽上了"甜根"。"要永远甜下去!"所以曾泰庆当民兵、剿土匪、斗争恶霸地主都特别积极。他深深地懂得,这些都是"苦根"

他还懂得,"苦根"的"总根"是美帝国主义,不斩断它,它就老想伸到中国的土地上来。当美国强盜发动侵略朝鲜战争后,曾泰庆特别仇恨它。"为了不使灾难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必须抗美援朝!"部队在广西剿匪时,曾泰庆积极报名参军,并隨部队雄赳赳地跨过了鸭绿江。

入朝以后曾泰庆在师山炮营总机班当电话员。"这是科学的东西,我粗手粗脚能掌握它吗?"起初,他看到电话机有些发愁。

班长说:"电话是首长的耳目,打仗时更少不了它。"话虽然简单,但对曾泰庆启发很大。"怕困难,还算什么志愿军!"以后,练习架线、收线,修理电话机,都有一股特别的劲头,在不长的日子里,就成了一名熟练的电话员了。

在平时的架线、查线中,每次经过炮兵阵地,他总要停下来看看,指着炮对同伴说:"它要是发了脾气,敌人可得死老鼻子了!"同伴说:"要炮手打得狠,打得准,我们就要保证电话畅通!"曾泰庆更加懂得了自己工作的重要性。

七月十三日晚上九点钟,我神威的炮火向敌人发起了猛烈的轰击。经过一小时的激烈战斗后,由急速射击转为监视射击。这时,敌人的炮火还拼命地打过来,敌机也來轰炸。照明弹一个连一个的散布在天空。

不久,营长把电话副班长叫去了,营长特别严肃地嘱咐他:"必须记住:由总机到指挥所的线,要保证不断,万一断了,最迟在三分钟内要接上,否则就会影响战斗!"副班长回來了,照样传达给每一个同志。曾泰庆牢牢地记在心里,并向副班长表示决心:"一定保证首长的指挥畅通,如果断线了,我不怕任何危险把线接通!"

于是,他们不断的试线。再过几分钟,营长就要下达延伸射击命令了。忽然,敌人打过來十几发榴弹,在不远的交通沟内爆炸了。曾泰庆马上摇鈴试线,沒有回音,原来查线站与总机之间的线断了。他急得满头大汗,对副班长说:"我去接线,保证完成仼务!"副班长想说"我去",曾泰庆已跑了好几米远了。

曾泰庆跳进交通沟,摸着线,一脚高,一脚低地走着,转了一个弯,碰到几名受伤的友军。看到这种情况,更激发了他对美伪集团的仇恨,"狗娘养的,再过几分钟,要你们都见阎王!"他一面咒骂,一边拉着线向前走。

敌人的炮弹不断地在他周围爆炸,他一点也不理会,只希望快把断线找到,首长能顺利地指挥,各炮能准时射击。但心里很沉重,也跳动得特别厉害,汗珠直淌,把衣服湿透了,因为他怕耽误了时间,营长不能按时下达命令。

把断线头找到了,恨不得一下把它接好。但是线被炸去了一公尺。拉了一会,仍不够长。正在这时,炮手己把炮弹送进了膛,只等命令一到,马上就可以射出去;步兵勇士们也做好了准备,只要炮火猛袭一阵,就要发起冲锋。曾泰庆想起营长的嘱咐和自已向副班长表示的决心,加上面前困难不能得到解決,心里就卟卟直跳,急得满头大汗。"不接上是要影晌战机的!"想着,就拼命拉指挥所这边的线头。就在这个时候,营长看了看表,射击时间到了,便走到电话机边來下达命令。一揺铃,电流就通到曾泰庆身上,使他全身发麻,他明白:"首长要下命令了!"

"任务重于生命,我要实现决心!"曾泰庆这样一想,立刻把另一个线头抓住,全身都抖动起来。不久,他就昏倒了,但把线头握得紧紧的,命令就顺利地下达到了每一个炮阵地。接着,炮就吼叫起来,向敌人炮阵地上飞去,向敌人工亊上飞去,敌炮被打成了哑吧,敌工亊被打得稀巴烂,敌步兵都抱头向南逃窜。

副班长怕曾泰庆在查线中遇到危险,不能完成接线仼务,所以当他走后不久,也背着单机去了。副班长也急得直流讦。"要是沒有接上,不就要影响战斗吗?"他想起营长的嘱咐,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忽然,他听到我们的炮弹在头顶上"呼呼"的向敌人阵地上飞过去,心里才舒畅一些,用手拍着单机,笑起来了,"曾泰庆把仼务完成得漂亮,一定要给他请功!"

他继续向前走,看见曾泰庆躺在地上,苍白的脸,他吓了一跳,在他身上摸了一遍,沒有一点血迹,他又奇怪了,仔细一检查,他才完全明白,马上把线头从曾泰庆手中拉出来,剪一节电线接上。

曾泰庆静静的躺着,副班长接好线,伏在他身边轻轻的呼唤着,摸摸他的胸口,心脏在急速地跳动,"不要紧,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副班长心里也就舒畅多了。

副班长听了我们炮弹出口的声音,又借着照明弹的光亮,看着曾泰庆微笑的面孔,更感到曾泰庆的可爱。几分钟以后,曾泰庆苏醒过來了,他看见副班长在他身边,顿时感到奇怪:"副班长,我沒完成任务吧?"

副班长指着我炮阵地对他说:"你听,我们的炮不是在进行急袭吗!这次仼务的完成是你的功劳呀!"曾泰庆笑了笑,站起來,低声地说:"让敌人都死在我们的炮火下面吧!"

他们正要往回走,看到步兵勇士们的冲锋信号弹在天空升起。曾泰庆蹦跳起來:"副班长,敌人就要完蛋了。"

慢慢地,我炮火打得少了,曾泰庆感到奇怪,从查线站的洞里钻出来,只见一发一发绿色的信号弹向天空飞去。

五二二点二高地被我占领了。

战后,曾泰庆荣立了二等国际功。

本文内容于 7/2/2010 5:29:36 AM 被梦回沙场秋点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