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事实是抗战期间川军无一成建制部队投降日寇

深圳川军 收藏 130 31454

不可否认,抗战期间,国民党地面部队降将如毛、降兵如潮(主要是杂牌部队),但是作为杂牌部队的川军没有一支部队向日军投降。

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有一支军队从大后方四川,主动请缨出川去参加抗战,这支就是由四川军阀部队组成的出川参加抗战的川军,是四川内战里打出来的部队,到了1934年好不容易内战停息了,只享受了2-3年的平静安宁日子,在国家的安危又使他们拿起枪来,走出四川去,打击日本侵略军、保家为国。

从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三三年,历经二十一年的大小数百战,四川的军阀在川内的争夺终于有了大体眉目,“面带三分憨相”的刘湘当上了四川省主席。川军打内战的在全国很闻名,装备不算很好,但人员众多、称得上是中国国内最大的杂牌军群。军队的战斗力却因领导人不同,而参差不齐,强的部队很强,弱的很弱,他们曾经与长征时的中央红军在四川南部作战阻止中央红军入川,在土城一战中,中央红军的红1军团和红3军团两部并力参战,与川军在长江以南的教导师(师长是郭勋祺,该师仅两个旅),激战一天一夜,未能战胜川军这两个旅,就后撤在赤水河一带做运动战“四渡赤水”,向云贵转移;红四方面军在与中央红军分手后,以十万之众,提出要“打到成都、到川西平原吃大米”,苦战数月,损兵近半,也还是未打进川西,只得退往川康高原、最后北上。这也算是显示了一下四川兵的战斗力吧。

但川军将士们还来不及在天府之国的土地上尽情享受,抗战就爆发了。川军将士们深明国家大义,在国家民族危亡的紧要关头,用自己对民族的忠诚、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向世人展现了中国人的铮铮铁骨,实现了作为军人的价值! 他们以省府的财力为出川费用,以30多万的部队(几乎全系精锐),开往抗日前线,为国家和民族尽忠抵敌。

抗战初起,川军将士们纷纷请缨参战,据说当时的川军将领杨森曾经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过去打内战,对不起国家民族,是极其耻辱的。今天的抗日战争是保土卫国,流血牺牲,这是我们军人应尽的天职,我们川军决不能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要洒尽热血,为国争光。”,这段话可谓代表了广大川军将士的心声。这位杨森虽然也是一名军阀,但很有民族气节,当年驻防川东门户万县,就曾率部与英国海军血战(事件缘起于英国兵舰在川江上肆意横行,撞毁我渔船、残杀我平民,详情请查阅万县“九五惨案”有关史料----与 “五卅运动”同时期),杨森可谓川军中的代表人物。

当时国家面临生亡的危险关头,蒋介石需要兵源、需要各个地方高层人士为国出力,加上四川人多兵也多、兵且能战,而且数十万四川兵出川抗战,又基本上是四川省府出钱,不要中央政府开支,再加上另一说也有“借刀杀人”之意,遂同意调川军出川抗日。

当时刘湘正在患病,众多士绅、谋士、川中父老都苦劝他不要率军出征,但刘湘执意抱病亲率首批十万川军出川抗日,说是要以对日的血战一赎川军二十年内战的罪过、洗刷川军“打内战”的恶名。1937年8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川军各部组成第二路预备军,以刘湘为总司令、邓锡侯为副总司令,分两路纵队。从9月7日起,分别从川北和川东开赴抗日前线。同年10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任刘湘为第七战区司令长官,负责督师抗战。蒋介石将川军编成第22、23两个集团军,第22集团军总司令邓锡候,副司令孙震,辖41、45、和47军(由李家钰新6师扩编而来),第23集团军由刘湘自任总司令,唐式遵副之,辖21、23军。蒋介石先将从川北出川的22集团军调往山西,划入阎锡山二战区。当由川江出川的23集团军到达汉口时,蒋介石又将其划归程潜第一战区,拱卫南京外围。等到刘湘到达南京时,他第七战区防区何在,任务是什么都还不知道,手下的川军就全没了,刘湘完全失去了对川军的控制,不久就病死了。

对于刘湘的死因,另一种在川内流传很广的说法是:刘湘在前线吐血不止,不得不回到武汉医治,但随即处于军统特务的监视和软禁之中。刘湘遂与手下设计诈死,图谋躺在棺材中以“灵柩回乡”的名目返回四川再作打算。不料被戴笠识破,戴笠遂将计就计派人将棺材钉死,把刘湘活活闷死在了棺材中。载灵柩的船到达重庆朝天门码头,欢迎会就开成了追悼会。也有说他是在武汉治病时被蒋介石的特务下毒谋害的,各种说法中,“阴谋论”占了上风。

总之,刘湘一死,不仅川内军阀一时群龙无首,已经出川的川军将士更是顿时成了没爹没妈的孤儿,境遇如草寇一般。九月从川中出来时,十万人都是单衣草鞋,一路向东、向冬,到寒冬之时却没有什么补给,也无人理睬。徒步行军千里,冻饿而死者不计其数。川军22集团军逆着国民党华北的溃军,义无反顾地来到第二战区的山西前线,却饱受阎锡山晋绥军的欺压和白眼,连口粮都要自行解决,于是只好四处找借,有扰民的、有砸开军械库“自己解决”的。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山西土皇帝阎锡山趁机向蒋介石告状,说川军是“土匪”,让蒋介石把川军赶回四川,蒋介石也想趁机撤并支解这些川军部队。幸亏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的认识不同,愿意要这批部队,还为川军补充给养,把他们安置下来,结果证明了李宗仁很有眼光,这批川军打得相当不错。

一九三八年三月,台儿庄战役打响,滕县一役,川军41军代军长王铭章率122师,奉命驻防滕县与日军展开惨烈血战。日军主力板垣师团猛攻滕县不下,以重炮飞机猛轰,炸毁城墙。王铭章率部退到街上准备与日军巷战,在中心街口不幸被占领城墙的日军机枪扫射。王铭章身中数十弹,壮烈殉国。其余川军将士在师长阵亡后,退入房屋,与日军展开逐屋争夺。城内伤兵不愿做俘虏,以手榴弹与冲进来的敌人同归于尽。全师牺牲五千余人,在城中部队战至最后一人而不后退,共击毙日军四千余人,为孙连仲部赶到台儿庄设防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奠定台儿庄一战的胜利基础;在滕县以北的界河、龙山带布防之川军131师陈离部,也伤亡四五千人。李宗仁将军得战况后,深为感动,曾挥泪而言:“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战斗任务,写成川军史上最光辉的一页。”

王铭章(1893~1938)抗日烈士,字之钟。成都市新都人。历任国民革命军第29军第4师师长,川军第41军第122师师长,第41军代理军长等职。1937年出川抗战。1938年初率部参加徐州会战,3月14日,在滕县保卫战中殉国。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1984年9月1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徐州会战,川军21军防守南线,其中145师守广德,在优势敌人的围攻下,阵地失守,师长饶国华毅然率剩余仅一营部队冲入敌阵,以图恢复阵地,终因寡不敌从,身陷重围,弹尽援绝,将军不愿做俘虏,举枪自戕殉国。144师师长郭勋祺也在战斗中负重伤。

川军刘雨卿的26师,是第一支进入抗日前线的部队,于1937年10月17日参加淞沪会战,全师五千余官兵,在上海大场接替中央军38师的阵地,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激战七昼夜,给进攻日军以沉重打击,到撤离战场时仅存六百多人,伤亡85%以上。后来国民党中央军委会评比,该师是淞沪会战里参战的数十个国军师级部队中,战绩最好的五个师之一。

川军李家钰部第47军,长期在晋东南作战,大小作战千余次,歼敌上万余人。后编为三十六集团军,驻守河南,在豫鄂湘桂战役中,由于国民党上层指挥不力,豫西各部在混乱中转移,36集团军因是杂牌,奉命担任掩护。1944年5月,在河南陕县秦家坡,在转移途中的司令部直属队不幸与日军穿插分队遭遇,总司令李家钰当场中弹身亡,成为抗战中殉国的川军最高级别将领。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举行国葬。1984年5月,民政部追认为“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

川军在抗战中以硬战、血战闻名,前后出川三百万兵员,共六十四万余人伤亡,除了英勇顽强外,装备过于简陋也是重要原因。另外也有人说是蒋介石借日军之手图谋消灭川军,因此在抗战之初,国民党中央军主力溃退之时,以褴褛之众的川军去一线冲杀,试图将川系军队的老本都拼光在抗日前线。川军首领刘湘据称是“七七”事变后第一个通电请战的高级将领(“七七”后第三天),其抗日热情却正中了蒋介石“消除异己”的下怀。蒋介石遂要求四川调集三十万部队(川军当时把各种武装加完不过四十余万)出川抗日,另准备五十万壮丁备战。刘湘亲率川军精锐十万战士出川即暴病而死,部队被分散抽调各处最前线,又得不到补给,蒋介石很难与“阴谋论”脱离干系。

川军将士就是在这样装备简陋到不堪使用、给养短缺到“几乎没有”的艰难困苦之中,还斗志顽强地与装备飞机大炮的机械化优势日军死拼,在忻口战役台儿庄战役淞沪战役南京战役和武汉会战中,死伤极为惨重。就这样,他们还作为“杂牌”饱受国民党系统内的排挤和非难。例如在一九三八年冬由蒋介石亲自主持召开的衡山军事会议上,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对本战区在武汉会战中南岸战场的某些失利,把责任往川军第30集团军总司令王陵基头上推。说王陵基的第30集团军毫无战斗力,且训练差劲,见敌即溃,以致影响南岸全局。军委会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又指责川军第29集团军总司令王瓒绪的部队在武汉会战中作战不力,影响了第五战区战局;接着又指责川军第30集团军王陵基的部队作战不力,影响了第九战区作战。虽然后来又拨第8军和第73军给王陵基指挥,令其反攻瑞昌,但王陵基却没亲临前线指挥督战,以致贻误战机等等,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要想拿川军开刀。

中国军队中的派系问题,日军的冈村宁次是很清楚的,他在一九三九年就专门制定了分化、瓦解中国军队中杂牌武装,集中优势兵力消灭国民党中央军的“解决方案”,并付诸实行。日军的“招降”政策也不是没有效果的,尤其汪伪政权成立后,也的确有部分中国军队(多为杂牌军)投降日军。一些受不了中央系的气杂牌部队投降,川军也受的气不少,很多苦战、硬战、血战让川军去打、但是,川军为国家和民族的大义,经受住了这一切,川军部队里没有任何一支部队投降。

由川军部队组成了抗日战争中的国民党军第22、23、27、28、29、30、36等7个集团军;组建的军有,第20、21、23、24、29、41、44、45、47、50、67、72、78、88、95等15个军,这些部队参加了正面战场上的所有的战役,歼灭敌军数以十万计,有涌现有众多优秀的师级部队,如26、122、127、131、133、144、145、147、148、150、以及新21等师,都是抗击日军的精锐部队,在抗日战争大多歼灭日军在千人以上或数千人之多的。

例如:川军第30集团军参加南浔会战,全力协同友军反攻麒麟峰及万家岭围歼日军的106师;川军第23集团军防守皖南并封锁长江,先后击沉是日军舰艇300余艘; 川军第22集团军参加信(阳)罗(山)战役。歼敌极多,自身部队伤亡也大;川军第29集团军奉命在浠水、上巴河逐次阻敌,掩护五战区部队转移,与日军激战损失过半;川军杨森部133师随第8军进攻罗盘山、棺材山,该师397旅浴血奋战,伤亡极重,全旅的营长只余一人;川军第29军参加南昌反攻,26师一部攻克机场,击毁飞机3架,击毙日军众多。该役军长陈安宝阵亡殉职; 川军第30集团军参加长沙会战,歼敌甚重,战后集团军司令王陵基升任第九战区付司令;川军杨森部的第20军,在抗日战争的全过程里英勇善战,被誉为抗日名将名军,日军闻之变色。

在四川人民的倡议下,国民政府于1944年7月7日,成都东门城门洞树立了由著名雕塑家刘开渠设计的《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市民通常称为"无名英雄铜像"。铜像造型是一国民革命军人,着短裤、绑腿、草鞋,手握步枪,身背大刀、斗笠、背包,俯身跨步,仰视前方欲出征冲锋状,形态威武.

川军将士抗日纪念碑这座被成都市民称为“无名英雄”的铜像,却有难以言状的遭遇。20世纪60年代,“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居然被斥为“美化反动派”以“国民党反动派兵痞”的罪名被红卫兵砸碎,并禁止市民进行任何悼念活动,否则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对毛主席,就是阶级敌人,特务分子(据说铜像头流落到海外)。1989年8月15日,成都市政府将塑像重塑于万年场。2006年成都市二环路改造,万年场路口的无名英雄再次“下岗”。2007年8月15日,“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矗立于成都少城公园东大门......

川军官兵都是土生土长普通四川人,喜欢悠闲恬静,不愿意与外界争斗。而在有外敌入侵,关系民族存亡的时候四川人敢于奔赴国难,英勇抵抗侵略者。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前川军退役官兵大部分人主要以蹬三轮、泥水匠、做小生意等为生,一辈子无人过问,没有享受过政府的什么待遇补助,部分人在文化大革命中还遭到批斗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抗日战争胜利已经60多年了,所有的川军烈士们没有碑,没有任何名号、没有任何荣誉,连一个口头上面的荣誉都没有,只有默默的牺牲和曾经被毁的塑像,但是却赢得人民无数的悼念和敬仰——光荣的川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7/1/2010 8:34:49 PM 被深圳川军编辑

26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是四川人,但父(河北)母(山东)是北方人,解放四川后留在成都了,据我道听图说,四川人在抗战期间确实付出了很多,有人出人,有钱出钱(当时是大后方),川军出川时穿着短裤,草鞋。武器装备上很差(说出川后补充,后期得到了点),又是到北方(生活,气候也不适应),出去后又受到排斥(这里不要,那里不收),哪里有大仗了就让他们到最前线去,所以付出了巨大牺牲。不管怎么说, 在抗日战争中四川人是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全国都一样)这是不争的事实。

114楼cnki

川人真是对得起共和国了,近代的几次的对外战争中,皆是川人牺牲最大.也涌现了数不清的战斗英雄,象小学课本里耳熟能详的赵一曼,黄继光,邱少云都是四川人.

川军在抗战中的表现全国人民都知道,川人为国的付出是巨大的!

118楼hanyvzhe

不管怎么说按照当时刘湘的实力,完全可以不用听蒋介石的,而保存自己的实力,可是刘湘主动请求出川抗战,这就要比那些鸡蛋里挑骨头找川军里面有几个汉奸的要高尚的多不是吗?

川军抗战的成果肯定比共党领导的八路军 新四军大得多。后者是摩擦专家,最善于拆台,最善于摘桃子。

1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