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抚河唱凯堤决堤前一天:村民曾收政府辟谣短信

张纪纲3 收藏 2 2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江西抚河唱凯堤决堤前一天:村民曾收政府辟谣短信

尽管之前有过数次决堤的传闻,但直至决堤前一天,村民们还收到了临川区委区政府的辟谣短信——“未发生决堤”,这给当时的人们吃了一


粒莫名的“定心丸”


刘子倩(发自江西抚州)


6月27日,站在自家饭店的门槛上,34岁的陈细科探着身子扫描大街,指望找到被洪水冲走的半扇门和那台花三千块买来的“美的”立式空调。


门外,散落的垃圾充斥着街道,昨天还把镇子团团围住的洪水,随着决口大堤的合龙正慢慢退去。



6月21日,江西抚州市临川区抚河唱凯堤发生决口,罗针、唱凯、罗湖、云山、湖南等5个乡镇被淹,40余个村受灾,被淹区平均水深1至2米,


其中罗针镇和唱凯镇16个村受灾最为严重,受灾人口达10万人。


陈细科所在的罗针镇,距决堤口的直线距离仅3公里,决堤后半小时,罗针镇便成为一片汪洋。尽管之前有过数次决堤的传闻,但直至决堤前一


天,村民们还收到了临川区委区政府的辟谣短信——“未发生决堤”,这给当时的人们吃了一粒莫名的“定心丸”。


“大堤很安全”


罗针镇副镇长周国林还记得短信的大致内容:上顿渡镇被淹,有传言称其原因为连城乡发生决堤,实为多日大雨造成内涝,并非决堤,希望村


民不要以讹传讹。


在此之前,周国林对于决堤已很敏感。从5月开始,抚州频降大雨,2010年5月全市平均降雨量372毫米,比去年同期多出156毫米。进入6月之后


,降水有增无减,多日的暴雨让周国林担心起大堤的安全。


罗针镇三面环水与唱凯镇相接,京福高速公路穿镇而过。以京福高速公路抚河大桥为界,罗针镇负责抚河大桥以西21.1公里的抚河唱凯大堤的


汛期安全,而大桥以东为唱凯镇负责的堤段。


按规定,每至汛期,乡镇都会制定详细的防汛方案,设立指挥所,由镇领导带队每天进行多次巡堤查险,发现情况立即向上级报告。


18日起,雨量越来越大,罗针镇政府专门加派了巡堤人手,并增加了巡堤次数。当天,周国林收到通知,处于抚河上游的廖方水库即将开闸泄


洪。


罗针镇距处于南城县、金溪县和临川交界处的廖川水库百余公里,但河道曲折,根据周国林的经验,大约12小时后,洪峰才会到达罗针镇。


19日下午3点,抚河罗针段水位迅速上涨,水位距堤面不足3米。之后雨水仍不消停,20日早上,带队巡堤的周国林发现河水水位与堤面仅有一


米之距。


水位上涨如此之快,村民们始料未及。当天上午罗针镇村民听说,2公里外的连城乡决堤,上顿渡镇已被淹,直接威胁罗针。


“这么近,要淹也先淹我们。”陈细科对惊恐的邻居们说,这定是谣言。


与陈细科一样,59岁的张金根也没有理会这个传闻。在他眼里,抚河风风雨雨50年,大堤固若金汤。而按照村里流传的说法,抚河闹大水灾大


多会出现在壬子年前后。


唐朝之后,临川水患频发,而壬子年前后水灾犹为严重。据史料记载,1134年,临川大水,疾病流行,造成近万人死亡;1912年5月,临川连


降大雨,圩堤冲破数十丈,农村十室九空,哀鸿遍野。


不过,村民万琴香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与其他村民家不同,她家经营着临川最大的蛋鸡养殖厂,如果决堤,家中4万多只蛋鸡将面临


灭顶之灾。丈夫邓卫兵的信念却很坚定:大堤很安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