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魂 正文 第七章 “俏阎王”祁云

beifanggulang 收藏 16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size][/URL] 这时,张铁头端着一个杯子走了进来,他从凌啸天的手里接过那剩下的半包药,把药末倒在杯里,又在杯子里面倒上热水,晃了晃,见药末已经全部化开了,他双手捧着水杯,递到了祁云的面前,歉疚地说道:“二姐,真的对不住您,白毛那个家伙就是这样,总是给我惹麻烦。上次在野狼山口,它就差点把一个猎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14.html


这时,张铁头端着一个杯子走了进来,他从凌啸天的手里接过那剩下的半包药,把药末倒在杯里,又在杯子里面倒上热水,晃了晃,见药末已经全部化开了,他双手捧着水杯,递到了祁云的面前,歉疚地说道:“二姐,真的对不住您,白毛那个家伙就是这样,总是给我惹麻烦。上次在野狼山口,它就差点把一个猎户的脖子掐断,已经被我收拾一顿了,这次它咬了您,不管怎么说都是它的不对。等您的伤好了,再找它算帐。来,您先把药喝了吧!”

“俏阎王”祁云接过杯子,叹了一口气,道:“唉!还是算了吧!要说这事儿也不怪它,谁让我跑你的房间里去了呢?”说着,祁云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凌啸天在一边纳闷地对祁云道:“是啊,二妹,刚才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跑到张老弟的房里去了呢?”

祁云的俊脸微微一红,放下了杯子,用嗔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凌啸天,道:“还不是因为你!我是昨天晚上住进来的。今天早上我本来想起早走的,省得让你们找到我,又跟我罗哩罗嗦地说那件事。谁知道你带着弟兄们来了,还挨个房间地去叫,把那些还在睡梦中的客人都叫起来了,本来我在最后那间房里,跟张老弟就隔着一堵墙,后来那三个兄弟来到张老弟的房间里,把张老弟叫走了,我一想,过一会儿还得有人来,我就想,张老弟已经被你们叫走了,即便一会儿再有人来,他也不会进张老弟的房间来看了,我不如先躲到他的屋里去,你们找不到我就会走了,谁知道他的屋里有一条大狗,那个头,那毛色,任谁看了都会以为那是一头狼,我连忙掏枪,可是那个家伙却象一道闪电一样冲了过来。唉!我长这么大,大小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狗,更别说吃过这么大的亏了!”

张铁头端过来那个盆子放在祁云的面前,道:“二姐,先别说了,用这水泡一泡伤口,过不了几天就好了,不是我说大话,用了我配的这个药,等伤好了,连疤都不会留下的,你的手脖子还会和原来一样。”

祁云一边把受了伤的手放进药水里,一边将信将疑地看着张铁头,毕竟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祁云也不例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想到将来手腕上的伤好了,可是却留下那被狗咬的疤,想一想她都觉得恶心,此刻听张铁头这么一说,连忙道:“你说的是真的?要是留下了伤疤怎么办?”

张铁头一拍胸脯,道:“这还不好办?大不了把我的手脖子砍下来赔给你!”

祁云“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谁要你的手脖子?”说着,拿起毛巾擦了擦手,对凌啸天道:“哎!大哥,你们回去吧!我也该走了!”说着,祁云把那个盆子往旁边一推,就要下地。

凌啸天见状,连忙道:“二妹,你已经伤成了这样,在外面太危险了。我看还是回山再说吧!等你的伤养好了,我们还要喝你跟老三的喜酒呢!”

祁云听了这话,把一双杏眼一瞪,道:“大哥!到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在提这个事?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老三根本不是我想要嫁的人,难道你真的要逼我和你们绝交吗?”

凌啸天不解地问道:“二妹!你说这个就不对了,老三他哪一点不好,让你这么反感啊?再说你也这么大了,早就该成家了,难道你想就这么过一辈子吗?今天咱就把话说在明处,如果你找到了你相中的人,大哥我也不是糊涂人,我绝不勉强你和老三成亲的事,反过来我还支持你!老三那头我去跟他说!可你这么不明不白地一走,让我怎么跟老三交代啊?难道你就真的不念咱们的结义之情吗?”

这时一个胡子上前递过来绷带,祁云一边往手腕上绷带,一边冷笑,道:“大哥,老三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以前我还真不知道他是那样的人,自从他带那个东洋娘们儿回来,他变成了什么样子?如果不是我把那个东洋娘们儿杀了,你我的脑袋恐怕已经被那些洋鬼子们砍下来了!你看看他整天都干些什么?除了喝酒就是与那个东洋娘们儿鬼混!我也是女人,有些事我都抹不开说,还是算了吧!好歹咱们也结义一场,我就给他留点面子。山寨我是不能回去了,大哥,你多保重!我走了!”

凌啸天见她心意已决,知道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只好说道:“二妹,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不想回山里去,当大哥的也不勉强你,不过你手上的伤这么重,绝对不能在外面乱跑,你就在这个小店里养着,我留下几个兄弟陪着你。等你的伤好了以后,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总可以吧?”

祁云想了想,只好点头道:“好吧!我就听大哥的,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如果能答应我就在这里养伤,你不同意的话,那也不要紧,我现在就走!”

凌啸天点了点头,道:“只要你能答应我不再乱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祁云咬着嘴唇,道:“很简单,不要把我在这里养伤的事告诉老三,我不想再见到他,老三要是知道我在这里,他准得来纠缠我,我怕到时候控制不住,真的会动手杀了他!”

凌啸天很了解祁云的脾气,她向来说到做到,他心里也在暗暗地骂着老三“笑阎王”,这个老三真的象祁云说的那样,可他有什么办法呢?

凌啸天道:“好吧,二妹,这个我答应你,我不会把你在这里养伤的事告诉老三,你多保重吧!”说着,凌啸天对那个叫大黑的胡子道:“你带几个人在这里陪着二姑奶奶,等她的伤好了,你们再回山里去。”

大黑应道:“是!请大爷放心,我们几个寸步不离地陪着二姑奶奶,等她把伤养好我们再回去!”

凌啸天点了点头,道:“再有,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特别是不能让那些洋鬼子知道二姑奶奶的身份,在这段时间里,你们不许出去胡混,以免走漏风声,记住了吗?”

见大黑点头,凌啸天又对祁云说道:“二妹,大黑这几个兄弟是咱们最信得过的人,而且他们的身手也不弱,有他们在这儿陪着你,你就放心在这儿养伤吧!”

祁云冷冷一笑,道:“大哥,你也太胆小了吧?小妹我还真没把那几个洋鬼子放在眼里,他们要是敢来,我手里的枪可不是烧火棍!你就放心吧!”

凌啸天哈哈笑道:“我当然放心!凭你‘俏阎王’的本事,杀几个洋鬼子还不跟踩死几个蚂蚁一样吗?再者说,这方圆百十里的地方,那些洋鬼子也不敢来啊!好了,不多说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转头对张铁头说道:“张老弟,你也跟我们走吧?跟老哥回去看看咱们的山寨,那以后就是你的家了!”

张铁头犹豫了一下,道:“老哥,按道理说我应该跟你回去,可我还有事去办,这就得动身了。以后吧,以后有机会我会去找你的。咱们哥们相识一场也算是缘分,走吧,我送送你。”说着,张铁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凌啸天拍了拍张铁头的肩膀,哈哈笑道:“张老弟,老哥我真舍不得让你就这么走了,既然你有事,那就以后再说吧!等你来到山上,我还得跟你切磋一下,你的本事比我高啊!”对那帮胡子们叫道:“弟兄们,你们记住,这位张老弟以后就是咱山寨的四爷,来,你们都来见过四爷!”

那群胡子们不敢怠慢,齐声叫道:“见过四爷!”

凌啸天摆了摆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对张铁头道:“张老弟,这是一百块大洋,你有事去办,老哥我就不留你了,这些钱你收好,在路上做个盘缠,钱不多,这是老哥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

张铁头连忙摆手道:“这如何使得!这钱我不能要!”

凌啸天笑道:“张老弟,老哥我真的把你当成了自家兄弟,你要是看得起老哥,就不要客气,好不好?”

张铁头无奈地摇了摇头,接过布包道:“那好吧,我就谢谢大哥了!天也不早了,咱们也该走了!”

凌啸天点点头,带着手下那些胡子们走了出去。

站在客栈门口,目送着凌啸天等人渐去渐远,张铁头叹了一口气,转身走进了客栈。

这时,客栈里的客人们早已经被大黑和那些胡子们撵回了各自的屋子,客栈老板专门在后院腾了几间房,让祁云住了一个干净的房间,大黑和他的那帮兄弟住另外两间,大黑还特意嘱咐店掌柜的,从即日起,任何人不得到后院去。

店主是个老实巴脚的生意人,他也知道大黑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胡子,没事谁敢去招惹他们。

就这样,祁云带着大黑等人在后院住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