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部队

您知道部队吗?呵呵 一定知道,但您知道部队是怎样的吗?我相信,如果没当过兵的人一定会说‘不知道’是吧?


我以前有三个梦:一个是大学梦,可到了初中,成绩一落千丈,这个梦已成泡影;再一个就是当兵,我爸从小就想当兵结果没能当上,我随我爸,当然,这个梦最终还是未能实现;这两个梦都显得不太现实,最后我又有了一个自觉得现实的梦,就是~~~和爱的人浪迹天涯,走遍全世界 呵呵 这不是旅游吗?嘿嘿 还是不太现实啊。


好像有点跑题啊,说部队吗?回来,终于有一天,有机会到部队打工了,一把年纪了高兴的~~~不行。到这的那天是晚上,但来到部队大门口,坐在出租车里依然可以看到站岗的士兵竖立在那里:挺拔、庄严、神圣、可爱。我的心砰然心动、心潮澎湃,好像什么语言都无法说明我当时的心情,因为是黑天,我眼睛也近视吧,所以没在看见别的兵。我从没这样期待过明天,好期待。


好晴朗的天,工作开始。突然一个兵走过,我偷看了一眼,好帅。不一会来了好几个兵,他们就在我的面前,等着我给拿东西,好想摸摸他的衣服、帽子、还有那张可爱的脸。一天两天的过去,第三天晚上来了两个女兵,呵 帅,我都看傻了,我觉得只有帅能代表她们。接下来的一幕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他们俩拿出了一盒我叫不上名字的,听说还是很贵的烟,点燃,吸吮着,随后又拿出两罐啤酒,哼 还好似鬼鬼祟祟的,一个蹲着 一个坐在一边,她俩连抽带喝的,看了,这回我是真的看傻掉了。还有,我发现每个兵都一样:无论男兵、女兵、还是‘官’骂人。一张嘴就是满嘴的脏话,无论开心还是生气。这个部队真是让我大跌眼镜,触目惊心。这就是我向往的部队吗?这就是人人都向往的部队吗?


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慢慢的和他[她]们越来越熟悉、了解。一个男兵给我的感触很深,他每天早上都要倒垃圾,打扫部队大院的卫生,这个部队很大的,虽然都只是负责一部分,但每个人都是轮着干的,而他却不是,一天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当兵后,每天都训练,在练习打把时,要趴在地上所以烙下了风湿的毛病,不能每天跟着训练了,所以就每天扫地喽’他没说苦,但我听了好心酸,我还说他们不好。于是对他说了来这之后,我对这里的不好的感受。他却说‘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其实部队改变一个人,是在无形之中改变的,我来之前脾气特别不好,粘火就着,是方方正正的有棱有角的,现在是圆的。’呵听懂了吗?棱角都被磨平了。虽然那些女兵是家里花大价钱送来的,可她们是单纯的,也是无奈的。时间长了,我见证到了他[她]们的不易,去部队医院,虽然他[她]们有的轻视我,我感觉到了,有点气。但看见女兵顶着烈日站在大门口,气也就不再是气了,只有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爱上了他[她]们,他[她]们是可爱的。当之无愧的‘可爱的人’。


一转眼,夏天到了。这些可爱的兵再一次让我心疼,大热的天,厚厚的迷彩服只能穿在身,没有命令,他[她]们是不敢脱的。我们看着都热,还得每天训练。还好部队里有个浴池,冬天是每周六开门,只是他[她]们每人要拿两元钱才可以,也好,水吗````花钱也对。夏天是每周二、四、六、日晚上六点半到七点半开门,因为用太阳能不用锅炉了,水少用不了多久,所以时间就改了,不过是免费的喽,不用在交两元钱了,呵呵。他们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迷彩服,再加上训练,还要干活,打扫卫生、还有菜地呢,也是他们侍候,周六和周日可以换夏常服,那也热,因为他们每天都不闲着,老有事做。到了,今天是周二,他们每个人端着黄色的脸盆,排着队来洗澡,唉,门怎么没开,去营房科找找吧,因为浴池是他们管理的。‘这还用找吗?你干嘛的自己不知道吗?’当然这是我心里想的。这么热的天,我想,洗澡是他们最开心的了。可惜的是,他们怎么端盆来的又怎么端盆回去了。说是忘了往太阳能里加水了。唉 热。周四到了,他[她]们又排着队如期的来了,嗨,门还是锁着,又去找,营房科的人架子好大呀,老得用人找,真行。当然,结果是一样的。说是哪坏了,还没来得及修。真忙。家属院的几个老人骂了一会,也走了。谁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小兵也是人啊,你们当官的怎么知道热呢,一个个的裤衩、背心,大不着急就把好好的迷彩服改成短袖穿,我认为纪律面前人人平等,皇上还不免如此呢。你们已经不再是几年前的军人了,已经丧失了一个军人该有的责任感和品质,是变质的一群~~~ 又隔了一天,他[她]们还真鬼,先来人看看,不再傻了,结果也没洗成,又过了不知几天,终于给开门了,啊原来是有人找,有个孕妇想洗个澡,所以,原来如此。可谁去告诉他[她]们呀?时间已过,门又上了锁,他[她]们没能来,只是家属院的几个老人洗了,听说水还是凉的。前天也是,来了两拨兵也没能开开门,周六为什么不开门,说‘水凉。’他[她]们说水凉也洗,回去也是凉水只能擦擦,还没这洗的痛快。结果又找不着钥匙了,还是没能洗成。 营房科的人在做什么?至从6月5日开始改点以来,只有侦查连驻训回来那天,这些当兵的才洗了一个痛快的澡,就没在洗过澡了。还得天天捂着厚厚的迷彩服。营房科的不负责任就没人管吗?


到这之后 我曾听过这样一句话‘去交水电费,什么时候交,什么时候有人管;你要去结账,嘿嘿 那就,去一回没人管,去一回没人管。’可等到结账了吧,唉 还这不行,那不对的,弄不好你还得破费一点,您说这部队怎么还要整社会那一套。各位领导,国家给你的工资不少了,别再想着咔油了;对他[她]们好点吧,你也是从那时过来的。不是吗?



本文内容于 7/1/2010 4:03:21 PM 被小编a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